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七十一章 太乙門徒
【第二更如期奉上,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

原路返回,當楚禦再度踏足觀云峰頂的那一刻,卻是愣在當場,一共六名身著玄黃道袍的修真者正以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著他.

"玄風,你們幾個先與這位小道友聊著,師叔去去就回."

一個長著對三角眼,蓄著山羊胡子的老道向身旁一名豐神俊郎的年輕道人吩咐了一聲,跟著甩袖飛出一口尺半來長的飛劍,騰身踏足其上,下一刻已然飛落山崖,正是朝著楚禦方才所入山洞飛去.

"剛才使用'乾雷符’轟破岩壁到底還是驚動到了旁人……"楚禦眉頭微微皺起心道一聲,不過如今赤炎古樹上唯一可作築基靈種之用的火靈果已經到手,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倒是那株赤炎古樹恐怕就此要被人連根拔走用作煉材之用了.

楚禦正待避開正前方的五名年輕道士離開時,卻不想方才那個被三角眼老道喚作玄風的年輕道人搶先一步攔住了楚禦的去路,"這位道友何必如此急著走呢,我師叔還要話向你相詢呢,不妨多候上片刻."

那年輕道人所言雖是客氣之詞,但他的口氣卻全然不是那麼回事,儼然有著幾分強留的意味.

"我樂意去哪里是我的事,與你無關,與你師叔更是無關,沒什麼好聊的."楚禦冷哼一聲,再度朝旁橫移兩步朝前走去.

"這華山修真境大半地域都是我們太乙門的,也包括這觀云峰,道友來者是客,貧道好意相邀,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玄風笑著再度擋在了楚禦身前,而他身周其他四個道士也均是走開幾步,儼然形成了一個半圓之勢將楚禦給圍在了當中.

"太乙門……此次華山開府道宗一脈的帶頭宗派……"

楚禦心中微怒的同時,口中卻是冷道:"太乙門廣邀諸多宗派齊至觀云峰,難道就是為了逞威風的不成,連他人的行動去向都要限制,我看縱然是蜀山峨眉派,闡教鼻祖昆侖派也不曾有你們這般蠻橫強勢的吧."

玄風被楚禦這番話問得一滯,神情有些難堪,雖然他心知自己此番強留的確過份了,但方才師叔有言在先留住此人,卻是不能放他走開.

正在玄風無語相對時,一道白光從崖下竄了上來,正是方才禦劍而下的三角眼老道,這老道上來的時候一臉古怪笑容,手中還拿著一截鮮紅的嫩枝,正是赤炎古樹上所采之物.

"這位小朋友當真是牙尖嘴利,不請自來取了我太乙門播種之物,還欲倒打一耙不成."那老道方才落定身形,一對三角眼閃動凌厲目光,陰著一張老臉看著楚禦道.


"乘早把火靈果交出來,貧道可以不計較你的年幼無知,少年莽撞之舉."

這三角眼老道乃是太乙門現任掌教的師弟,道號辟塵,雖是太乙門同輩之中修為最弱的一個,但百多年的修煉下來,也已能有出竅初期的修為了,此番太乙門成了華山仙府開啟事件的道宗領頭人.這個平日里在門派中就以小心眼見稱的辟塵也是好一陣心爽,領著幾個太乙門中的七代弟子在觀云峰東游西蕩的,已然在不少小宗派面前耀武揚威過了一番.

之前突感地面一陣微顫,這辟塵老道也是敏銳的很,領著五個七代弟子就直奔崖邊,卻是剛好到了方才楚禦瞧見那截橫生出山崖的赤炎古樹插枝的地方,與此同時又是見到楚禦從崖下翻身而上.

辟塵也是個識貨之人,心中竊喜的同時,他又生怕楚禦已經拿走了什麼好寶貝,囑咐了小輩們先行留住後者,自己則是第一時間飛下了山崖,當瞧見山腹小谷內的那株赤炎古樹時,險些把個辟塵老道的嘴角都給笑歪了.

不過當他飛上樹冠,發覺赤炎古樹內最是珍貴可作築基靈種之用的火靈果不見後,立刻醒悟到是楚禦得了去,不作二想的飛出洞,而且開口就直奔主題,言下之意已是再明顯不過的了,"你小子在我們太乙門的地頭搶寶貝,識相的話就趕緊交出來,不然便給你安一個強搶太乙門播種靈物的罪名."

楚禦早在當年就已經是出了名的狂傲,典型吃軟不吃硬的主兒,縱然如今因渡劫失敗而重修再來,但這一脾性卻是始終未改,聽到辟塵這一威脅的口氣,頓時沒好氣的白了後者一眼,"華山修真境靈物何止萬千,若是因為出自華修真境便當屬于你們太乙門的東西,試問即將開啟的仙府是否也全歸太乙門所有呢!"

楚禦問得犀利,也是令得辟塵好一陣郁悶,冷哼一聲道:"這就是你對待長輩應有禮數嗎?好一個不識好歹的小子,速速報上你的師門名號……"他倒也不傻,生怕楚禦有什麼背景,是以先行問清道.

"禦云真人門下."楚禦如今連正眼看一下辟塵老道的興趣都欠奉,"不過是多了幾把胡子,滿臉皺紋便要倚老賣老,我沒興趣與你們繞舌."

一般而言,修真者一旦達到元嬰之境即可重塑身形外貌,但這個辟塵老道由于當年突破元嬰境的時刻險些走火入魔,致使未能有機會再造身形,是以到如今出竅初期的修為仍是一副老態龍鍾的模樣,關于他的一副垂垂老態,可說是他最大的一個禁忌,加上他本身又是心眼極小之人,每當有人以此嘲笑他時,全都被他記恨在心里,大有睚眦必報的意味.

而對于楚禦胡謅的禦云真人,辟塵老道自然麼有絲毫印象,只道楚禦是個不入流的修真者門下的弟子,更是連宗派都未必能有,氣焰頓時又是高漲了幾分.

"本次華山仙府開啟我太乙門廣邀道宗一脈名士,禦云真人這號人物卻是未有在邀請之列,如此說來,你卻是個不請自來的主兒,如今又搶我太乙門播種的火靈故,此等行徑實與強盜無異,若不是看在你身無邪魔之氣,且修煉有道宗一脈的功法,貧道便是轟殺了你這小賊也不未過."

"辟塵師叔,與這張狂小子又有什麼可多說的,不如先行將其拿下再作定論."說話的是玄風,雖然他身為太乙門掌教落塵真人的弟子,但因為脾性欠佳,卻是甚為不受落塵真人所喜,反倒是與辟塵老道走得很近,說話間,玄風已然踏前幾步,嘴角掛起一絲不屑,顯然已有了出手的跡象.

【第二更如期奉上,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周一中午還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