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六十九章 觀云峰頂
【足量5000字更新,已經把兩章並在一起了,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

早年期間,楚禦也曾來過此間,不過那時候可不是通過"避世點"進入的,而是遁光而入,兩者間的差別可不是一點半點.環目四顧之下,楚禦認准了一個方向,沿著一條蜿蜒小路朝東而行.

"先與火云老鬼碰頭再作計較,還有六天就是華山未知名仙府開啟的日子,此間雖說沒有什麼大宗派坐鎮,但在自己的記憶中應該還是有那麼三五個中流宗派的駐地設在此處的,加上如今正值仙府即將開啟的當口兒,往來的修真者絕對不在少數,自己而今不過是金丹初期修為,在這一真正的修真者領域可說是最弱的那一類人,一切還是低調的為好."

心中有了計較之後,楚禦徑自奔東而行,因為修為實力著實有限的很,遁光這等需要出竅後期的趕路方法他自然不能用,就連禦劍飛行也是不能夠,雖說禦劍飛行要比遁光的要求低些,但也需要修真者凝煉了元嬰之後方才可行的,所以楚禦此刻是在用——跑的!

這一路疾奔,楚禦倒是數次瞧見天空有遁光或是飛劍疾掠而過,瞧得他也是一陣苦笑,早知道就應該花上了一天時間將那口揀來的"怒風劍"重新祭煉一番的,雖說自己未能有元嬰期的修為,但憑借著煉寶閣一脈疾風壓縮靈陣的效用,倒是勉強能夠讓如今只是金丹初期修為的自己禦劍飛上那麼段路途的,總要比現在奪命狂奔要好得太多.

華山修真境奔東而行是一處高聳絕峰,一條山路蜿蜒而上,其奇險之勢更要遠勝五老峰中最為險峻的北峰,疾奔之下,不知不覺中楚禦已是上到了半山腰,卻不想居然瞧見了前面不遠處也有人在朝上行進,而且還是五個之多.

"用跑的而不是飛的,那只說明一個問題,修為實力未至元嬰期……"

楚禦倒是有些納悶了,"畢竟人貴自知,一般而言,尋思著來此分一杯羹的修真者怎麼著也不應該連元嬰期的修為都沒有吧,要知道上一次東海散仙仙府開啟的時候,來者全都是元嬰期以上的修真者,即便未能有這等修為,與之同來的師門宗派也定有高人存在,狠的帶嫩的,老的帶小的,反正沒可能有修為未至元嬰期就敢來混水摸魚的,因為那和送死簡直沒什麼兩樣.

那五個同行之人清一色的玄色道服,三男二女,樣貌都是不俗,顯然,他們也同樣發覺到了從後而來的楚禦.

"這位道友也是去往觀云峰的嗎?"五人之中看似年紀最長的一人當先停下了身形,轉身向楚禦道.

"正是."楚禦從容應了聲,也是停下了腳步,從五人的裝扮上,楚禦已然猜測出他們應該是某個世外宗派的弟子,三男二女顯然是師兄妹的關系,而且這一身道裝還有些眼熟呢,只是一時間卻想不起具體是哪個宗派的.

"師兄,這人的打扮好奇怪呢?"一個梳著兩條小辮,眉心有一顆紅痣的女孩好奇的盯著楚禦一陣好瞧,向身旁的另一名玄衣道士道.

"師妹,可不許胡鬧,人家那是入世穿的便裝."回答女孩的是個留著兩撇胡子的年輕道士,身後背著一口古色古香的長劍,用黃布裹了大半斜背在身上.

"我們五個都是龍虎山天師教的十七代弟子,貧道守心,這是我師弟守言,守蘊,這是我們三人的師妹守靜,守云,敢問這位道友是……"之前第一個開口的年輕道士顯然是五人之首,言語極是客氣,先行作揖後向楚禦介紹道.

難怪這麼眼熟了,是天師教的人,當年自己雖是未曾去過龍虎山,但卻與天師教三大鎮教長老之一的某位有過一筆交易,難怪會對五人的道袍有些眼熟了.楚禦心中釋然的同時,回禮應了聲道:"我是禦云真人門下,入世曆練已有數載,這次是接到師命來此的,在下蕭易."這是當初在沈家的時候,楚禦胡謅的一個來頭,此刻拿這身份來用用倒也合適.

"禦云真人……"守心道人沉吟了一聲,腦中卻是想不起中土修真界有這麼一號人物,不過中土修真界各宗各派極多,不入流的小宗派,散修之士也是多得很,不出名並不代表沒有這號人物,是以守心道人仍是禮節性地和氣笑道:"原來是禦云真人高徒,蕭道友由俗世而來,難怪穿著如此現代前衛了."

"現代……前衛……"聽到這兩個詞兒,楚禦不由會心一笑道:""守心道友一定也曾入世修行過了."

守心道人笑著點著頭道:"那已是三年前的事了,我輩弟子總要入世曆練一番,這紅塵俗世卻也自有其吸引人之處."

"守心師兄,我什麼時候能入世修煉呢?"聽到"入世"二字,方才那個說楚禦穿著古怪的女孩又是蹦出來發問.

"等你什麼時候修成金丹中期之境,師傅他老人家自會安排你入世曆練的."

"啊,那要等多久啊!人家花了五年工夫才從靈動後期達到金丹初期……能不能提前入世呢?"守靜這個小姑娘長相雖談不上絕色,卻也算是養眼的那一類了,尤其眉心的一顆紅痔將其身上那股子活潑勁兒全數顯出,言行之間又是可愛非常,一看便知是個在師門中極討人歡喜的小姑娘.

留著兩撇胡子的守言道人搖著頭道:"九師妹,以你的天資,遠要較我和幾位師兄都要高,只要能夠收攝玩心,努力苦修,他日成就定然在我等之上,入世修行也是遲早之事."

"是了啦,人家知道了."很顯然,守靜一點兒都不靜,嘟囔了一聲,玩捏著衣角跑到一旁與另一個女孩守云說悄悄話去了.

"想必幾位也是為了華山仙府即將開啟而來的吧,不如同行登頂,一起前往觀云峰吧."交談了幾句,楚禦倒是對這幾個天師教的小輩弟子生出一絲好感,主動邀請道.

"也好,蕭道友說的是,一路上我們也好聽蕭道友講講俗世間的趣聞."守心道人坦誠笑言.

這一路同行,隨著眾人閑聊愈多,加上又有守靜這個好奇寶寶的存在,一路登山卻是沒有絲毫沉悶,熱鬧得很.

楚禦也是與眾人的閑聊中知曉了不少中土修真界近期的情形,同樣,對于此番華山仙府開啟的事件也了解得更為詳細了.

此番華山仙府開啟,趕來的修真者們儼然分成了兩撥勢力,一撥是以華山修真境中最大宗派太乙門為首的道宗一脈,一撥則是由北邙山枯榮老祖為首的魔修一脈,道宗一脈盡數聚于觀云峰上,而魔修一脈則是由北邙山枯榮老祖帶領,霸占了華山修真境西邊的天岩峰,儼然成了一個東西對立之局,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守心他們幾個是隨同天師教三大長老之一的淳鈞真人一起的,一起同行的還有天師教十七代弟子中輩分最長的張風凌,張風凌身為天師教現任掌教張道越的唯一獨子,自然是天師教下任掌教的首選,此番前來,一來是因此等修真界的大事件,天師教絕沒有不參與的道理,二來則是為了讓讓張風凌這個天師教內定第十七任掌教能夠在眾多同仁道友面前露下臉,博些名望.

進入華山修真境後,因淳鈞道人與張風凌俱都能夠禦劍飛行,是以先行上了觀云峰,而守心他們一行五人,修為實力最高的也就只有金丹後期,唯有從山腳走上去了,不過也正因此,方才與楚禦碰到一起.

"當年用天師教煉符秘術與自己做交易的是個叫作淳靈真人的家伙,想必與這個淳鈞是師兄弟的關系了."就在楚禦尋思的當口兒,一行人已然轉過一個彎,向上百米處儼然已是到了山頂,快行幾步,眼前頓時一片開朗,這觀云峰頂竟是一塊占地足有數十里地的青頂翠坪.

放眼望去,青山翠木之間搭建有上百間簡易的精舍,抬頭望天,不時能夠得見遁光飛劍破空而至落定山頂,顯然之前守心等人所言無誤,這處自己與火云老道約定相見的地點便是此番道宗一脈齊聚的大本營了.直到這一刻,楚禦方才有了一種回歸世外修真界的感覺.

"蕭道友,我等師門駐地暫設于觀云峰東首,如今先要與淳鈞長老與大師兄彙合,就此暫別,他日再行相敘."守心向著楚禦作揖一禮後,遙指著東邊道.

"守心道友客氣了,就此過客,恕蕭某不遠送了."楚禦回了一禮,看著守心領著四個師弟師妹漸漸朝東走遠,這才想起自己來時只從黃權的口中得知了火云老鬼會在觀云峰等著自己前來彙合,可這觀云峰頂如此廣闊,一時間要尋到火云,卻是有些茫然.

"總不能把這十多里地的山頂給逛個遍吧,而且即便自己有這份心,恐怕也是不行……"要知道雖說此處是道宗一脈各宗派前來奪寶謀仙府的齊聚地,從明面上來講大家都是同盟軍,但歸根結底,各宗各派還是只為自家宗派的利益考慮的,結盟之說十有八九是為了與魔修一脈分庭抗禮,加之避免一些在仙府尚未開啟前容易產生的不必要沖突.

別看此時觀云峰頂一片平和氣象,其實每個宗派都選了一處地兒作為自家的領域,要是楚禦為了尋找火云老道貿然沖進別家宗派的區域,好一點是被人家勸離,壞一點被人家用武力驅趕出來,要是碰到個不講理的蠻橫宗派,估計直接喊打喊殺的也是大有人在.

畢竟,道宗一脈並不是一團和氣的存在,各宗各派間的明爭暗斗曆來都有,也從未停歇過.

道宗一脈內的不和諧,楚禦可說是知之甚清,當年的他因為始終能夠置身事外,是以也成了瞧得最清楚的一個,而且話說回來,到了如今,在楚禦的個人看法中仍是沒有正邪之分,惟有好壞的衡量,而這個衡量的尺度只有他自己清楚.

不過似同當年楚禦那等超然存在于紛爭之外的存在,並不是誰都可以做到了,試想一個既與道宗一脈有接觸,又是和佛門談天說地,更是和魔修一脈也素有來往的家伙,估計整個中土修真界也就楚禦這麼一個人人都需要求著幫忙的主兒能夠置身一切于事外了.

而且這還不是絕對的,甚至是當年的楚禦也曾遭遇到數次旁人尋釁,最出名的那一次當屬楚禦剛剛為魔修一脈中赫赫有名的黑水魔君代煉了一件魔寶,而後黑水魔君又是仗著這件魔寶之威滅殺了筆架山崇隱派的掌教,因為黑水魔君滅殺崇隱宗掌教之後也是大傷元氣,隱身匿跡的不知躲哪里去了.

崇隱派舉宗上下無仇人可尋的情形下,竟是將掌教之死的罪過全都怪責到了為黑水魔君煉制魔寶的楚禦頭上,全宗上下幾乎傾巢而出,打著鏟除魔頭幫凶的名號殺上了蒼莽山.

說起來,崇隱派也算是個規模不小的宗派,那一次舉宗出動,不但去了十余元嬰期的門人,更是同往了三個出竅後期的師門長輩,兩名久不出世的,且修為已至分神後期的派中長老.

如此浩大聲勢只殺上蒼莽山,那時分神後期修為的楚禦卻是連根手指頭都沒有動,在知道了崇隱宗這一蠻橫無理的行為後,楚禦只是先後聯絡了幾個以前曾經求上門來請他煉制法寶未果的老魔頭……

于是乎,迎斗崇隱宗的成了五大魔頭,而非楚禦,一場惡戰下來,五大魔頭雖說是各有損傷,但使他們這五個成名數百年的老魔頭受傷的代價卻是崇隱宗從此在世間除名.莫說是道宗一脈的人,就連佛門與魔修一脈在此一役之後,也再沒有誰人膽敢遷怒于楚禦了.

要不是此次華山尋妖之前火云老道特意留言讓楚禦與他彙合,前者還未必就來觀云峰了,對他而言,道宗一脈齊聚的觀云峰其實同魔修一脈霸占的天岩峰並沒有任何的區別.

一來楚禦本就不以各人所屬派系而判斷他人善惡;二來他是來尋千瞳妖的,本就沒打算在仙府開啟的時候分一杯羹,說起來要不是火云老道留言說在觀云峰等他碰頭,估計楚禦十有八九會選擇獨自在華山修真境搜尋,而不是登頂觀云峰.

一時間也尋火云老道不到,楚禦索性閑下心來慢悠悠的在觀云峰頂逛了起來,當然,他這一路走下來,盡數避開了那些個已經被規劃了領地的宗派所屬區域,雖說楚禦從來都不怕事,但他也從不主動惹事,做人低調自然有低調的樂趣.

這觀云峰頂也委實面積廣闊,楚禦沿著邊走了半個小時都快有了,居然還只是初窺了其中一角,又朝前行了幾步,楚禦卻是突然頓住了腳步,目光被左側懸崖邊上露出的一小截鮮紅枝葉吸引住.

那露出山崖的一小截枝葉約莫有半米來長,呈現出妖異的鮮紅,斷非尋常植物可比,因為山石阻擋視線的角度的關系,如果不是飛到崖邊或是正好站在楚禦如今的這個位置,從其它任何地方瞧來都是發覺不了的.

【足量5000字更新,已經把兩章並在一起了,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