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六十八章 預謀跳崖
【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

華山古稱"西岳",以奇險而稱冠五岳,南接秦嶺,北瞰黃渭.以上只是世人所了解到的東西,而在修真者眼中華山則是因神而靈,依道而興的一座靈山寶脈.

此刻的楚禦一身休閑裝扮,悠閑地走在華上棧道上,因為時值冬季,即便是聞名如西岳華山這樣的旅游勝地,也沒有多少游客了,而且因為前不久的幾場大雪,使得本就奇險的棧道更是難行,甚至有不少路段已經徹底封路,嚴禁游客前行了.

很顯然的是,楚禦並沒有把自己當作游客,他也不會懼怕路途難行,一身金丹初期的修為,區區雪掩棧道的困阻又如何能夠對他造成影響呢.

"小兄弟,你不能再往上了,山路已經徹底被大雪封凍了."一名衣著樸素的中年腳夫從棧道上退下的時候瞧見楚禦,不由勸阻道.

這名腳夫本也是想冒著大雪路凍之險強登上山的,卻不想才走到北峰山腰,以他這等久居華山且走慣難行山路的人也是沒能耐繼續往上了.

心知迎面下來的淳樸腳夫是善意的提醒,楚禦也是抱以微笑道:"這位老哥,我嘗試一下,要是力所不及,我自然會循原路下山的,不妨事."

此處已至北峰山腰處,因為大雪封凍的緣故,狹長的棧道上竟是除了楚禦和這個剛剛無奈退下的中年腳夫之外,再也瞧不見半個人影.

"看起來小兄弟你也一定是經常走慣山路的人,這種路況和天氣,別說是登頂了,能夠爬到這山腰來的都算很了不起了."中年腳夫露出潔白牙齒,咧著嘴樂呵呵道,說話的同時因山高溫降口中噴出一團團白氣.

"再往上登個百多米就要到"老君掛犁"的地兒了,那里的道更是難走,當真是一步一驚心呢,小兄弟你要繼續往上俺不阻你,不過千萬要有個衡量,覺著不行了就退下來吧."

"好嘞."楚禦嘴角掛起友善笑容道:"這位老哥想必是這片山里的人吧."

中年腳夫點頭道:"是嘍,俺們山里人,也就給旅客們引引路,抬抬山轎混點閑錢,靠山吃山嘛."

"最近天氣實在是不怎麼樣,不知道老哥這些天還有見到旁的人登山的沒?"楚禦又是加了一句,我是指登到'老君掛犁’那處的."

經楚禦這一提,中年腳夫立刻興奮道:"還別說,真被小兄弟你問對人了,就在昨天,俺就瞧見四五撥冒雪登山的人哩."

"現在城里人的身體素質真好啊!那好幾撥人全都沒穿多少衣服,登山那叫一個快哦,連俺的腳力都有些跟不上他們,一路上還都有說有笑的,難怪俺婆娘經常跟俺說,城里人就是好,吃的東西也好,身體所以長得壯!"

楚禦笑著點頭道:"謝謝老哥你了,不耽誤你時間了,我先走一步."

中年腳夫再度善意提醒了一聲,這才循著下山的棧道而去,山里人的嘴里頭邊走邊嘟囔著,"往年到了這天氣在這處哪里能見到人哩,今年倒是奇怪的緊,隔三差五的有人來……"

"老君掛犁"可說是華山真正的險道,沿途岩巒萬丈,如果沒有鐵索牽挽,絕難攀登,而在現今這個大雪封山的時節,即便有了可以攀依的鐵索,也同樣寸步難行,當然,這僅僅只是對于普通人而言的,遠超常人的修真者自然不在此列.

老君犁溝的東邊是陡削的石壁,西邊則是深邃莫測的幽壑,自上而下,高約五百七十余級.本是相傳老子修煉時,因見人們開山鑿道之不易,于是趨其乘牛,一夜犁成此道,因而得名.

此刻的楚禦依舊掛著一臉淡然笑容地行于棧道之上,因為此處實際上已經屬于封山之道了,倒也不虞被人看見,為求走得輕松,楚禦亦是微微運轉起真元力于腳底,一路踏雪無痕而上,惡劣的氣候環境對他而言,實在不構成絲毫難度.

登上老君犁溝的台階,一路上行,五百余台階在楚禦的腳下也只是幾分鍾的事情,站定在最後一級台階上,楚禦面向西首,眼前是那深不見底的幽壑,他嘴角的笑容愈發明顯了.

"這個華山的避世點設的位置倒也奇特,居然放到這萬丈溝壑之中,雖然比起峨眉派用兩儀微塵大陣將俗世與修真區域劃分開的手段仍嫌略遜一籌,但也能稱得上'精妙’二字了"楚禦運轉起真識慧眼,雙目望定西首萬丈深淵,心中暗歎一聲.

沒過多少時間,楚禦已然于萬丈溝壑之中尋到了"避世點",一點璀璨青華得現眼前,雖是距離甚遠,卻是瞧得真真切切.

所謂"避世點",其實就是修真者為求避世,將世上所居的靈山寶地劃分出修真界域,以各種神通手法將之"隱形"于世人之前後所留下的一個"入口".

當然,這個入口不是誰都能夠發現的,只有修為在金丹期以上的修真者方才能夠瞧見,哪怕是靈動後期,僅差一線便能踏入金丹期的修真者也一樣發現不了,這是中土修真界各大宗派所定的規矩.

其實說起來,這個規矩也使得絕大多數的修真世家只能在俗世中修行,而無法去到靈氣充盈的洞天福地之中,間接地落實了他們"修真邊緣人"的地位.

以神識鎖定了"避世點"後,楚禦做出了一個驚人舉動,猛地一步橫踏而出,整個人奮起一躍,竟是投身萬丈深壑之中.

隨著身形的不斷下降,楚禦丹田紫府內初結的金丹衍生出一股浩大元氣,被楚禦快速釋放出體外.

跟著便是一股巨大到無以複加的牽引力從深淵內生出,分明就是楚禦鎖定的"避世點"之上傳出的,本來在楚禦眼中只是巴掌大小的一點青華竟是愈漲愈盛,轉眼間已是形如一扇光彩奪目的青瑩虛空之門,楚禦不做任何抵抗的放松身體,只是維持著體內金丹釋放出的元氣繚繞身周,任由那股吸扯力將自己牽引其中.

身入"避世點"的瞬間,楚禦只覺吸力盡消,下一刻已然身處一片青山翠峰之間,遠要強過俗世間數倍的靈氣充盈其間,這即是華山修真境——修真者的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