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六十五章 舊識無數
【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拜謝】

從闖入楚念昔的居所,一直到擊殺牛頓,重創卡特劫走楚念昔,彼爾遜一共只用了兩三分鍾的時間,在這位年輕的血族伯爵的面前,牛頓和卡特對楚念昔的保護形同虛設.

此時此刻,彼爾遜眼中血光大盛地看著床塌上秀發披散,沉沉入睡的楚念昔,體內升騰起一股難耐的躁熱,用舌頭添添嘴唇,兩顆尖銳的長牙翻出唇外,配合他那蒼白到極致的妖異面龐,使得室內寒意大增.

"從深淵歸來的王者,一個不朽的族群,第五代血族伯爵安德烈.彼爾遜在此向偉大的始祖該隱大人無所不存的黑暗力量起誓,我將以吾之血,成全彼之血族真身,賜予她不死不滅,令其永生……"

彼爾遜做出一連串古怪手勢的同時,口中念叨著誓言,腳步移前,這一刻嗜血的光芒在其眼中盡顯,對美麗的東方處子血液的渴望令他血脈沸騰,一股難以抑制的病態快感由心底升起.

"我的東方公主,你將成為我彼爾遜的第六個專屬後裔,從公主成為我永遠的女仆……"

吸血鬼的獠牙已然湊上了楚念昔如玉雪白的粉頸,只是輕輕觸碰的刹那,楚念昔嬌嫩的肌膚已經沁出兩點血珠.

"轟"地一聲震天巨響,驚得彼爾遜倏然返身,"這幢別墅隸屬英國使館的領域,怎麼有人能夠闖進來的……"聽清是樓下正廳傳出的聲響,彼爾遜心道一聲,勃然怒起,"壞我興致者——死."

血族那與生俱來的奇詭速度,令得彼爾遜在不到三秒的時間內已經從樓上臥室沖出來到了正廳之中.

正廳中破敗狼籍的景象也是令得這位怒火沖天的血族伯爵愣上一愣,正廳那扇紅木打造的巨大房門碎成了片片木屑,整個廳里的家具等物無一還是完整的,仿佛此處剛剛席卷過一場狂暴的龍卷風也似.

除此之外,最是讓彼爾遜無法接受的是,一個眉頭微微皺起,嘴角上翹顯出一絲傲然的俊秀少年人正用一種自己極為不習慣的凌厲眼神盯著自己.

雖然血族議會早在五百年前就與中土修真界達成了一個協議,那就是血族絕不在炎黃土地上傷人害命,更不得在這片神奇的東方土地上物色專屬後裔.

但這一條令對于彼爾遜而言,早在上次晚宴的時候就被直接忽略了,既然已經做了,他自然不會在乎再多殺一個本來就甚為怨恨的小子.

不過,彼爾遜有了殺人的想法,卻沒有立刻動手,因為他還有幾點沒有想通透,對于一個已經可算是囊中之物的小子而言,多讓他活上一刻從而解答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你知道私闖英大使館駐地的罪名有多大嗎?"

楚禦祭出"禦虎令"轟碎正門後的第一時間,就釋出了神識,這一刻已然感應到了正在二樓臥室正處于昏睡之中的楚念昔,確定了後者並未有事後,已然壓制許久的沖天怒氣終于爆發.

"血族議會當年與中土修真界簽定下的協議如今已經作廢了嗎?"

楚禦冷哼一聲,渾然不理會彼爾遜那略顯愚蠢的問話,聳了聳肩膀又道:"既是如此,我把你作掉也不算是違背五百年前的協議了."

"你知道血族議會……"彼爾遜心頭微驚,畢竟自己這次的舉動實際上已經觸犯了血族議會的條令,如果被倫敦那邊的議會長老們知道的話,估計不死也得脫層皮.

"那就更是留你不得了."彼爾遜在說話之間兩只手迅速的交疊變幻,口中倏然吐出幾個古怪的字節音,跟著正廳之中無中生有的卷起一層稀薄黑霧,只是幾個呼吸間的工夫已是將百多平米的正廳籠罩起來.

"我不管你是誰,念昔注定是我彼爾遜的專屬後裔,誰都阻止不了,在'暗影囚籠’的束縛下,就算是你修真者也別想逃走……"施展完一個血族魔法"暗影囚籠",彼爾遜已是不虞眼前一語道破自己身份的小子有可能逃走了,心里已經開始思忖著該如何玩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用最殘忍的方式玩死這個曾經令自己憤怒過的小子.

而且"暗影囚籠"成功釋放後,彼爾遜已是可以通過這一血族魔法的超大鎖定范圍准確感應到楚禦的強弱,這也是心頭為之篤定的根本緣由,"這小子果然是個修真者,但實力卻是要差上自己整整兩階,聽說中土修真者的血液對血族實力的提升有著極為神奇的效果,今夜正好一試."

"暗影囚籠……這應該是三階血族魔法,是伯爵階位血族所能掌握的一種……"

楚禦輕蔑的掃視身周愈聚愈濃的黑霧,哪有半點慌張的意味,而他這句話也讓彼爾遜驚到不行,畢竟血族魔法的詳細等階與施展所需要的條件並不是誰都能夠知道的,只有血族一脈方才有所傳承,這樣一個少年修真者他是從哪里得知暗影囚籠的等階的……"不過楚禦顯然話只講到一半,接下的一段話更是令得彼爾遜蒼白的面色一陣抽搐緊張.

"記得以前我曾經有過三五個血族親王朋友,同樣是施展三階血族魔法的暗影囚籠,他們隨便放一個就能覆蓋近一公里的范圍,對了,還有一個血族親王曾經在我面前表演過一招'血牙’的禁咒級血族魔法,那招的威力倒是不錯,至少能夠迫使我使出七成力方才抵擋過去……"

"你胡說!"雖然已經通過"暗影囚籠"的窺探知曉了楚禦的實力深淺,但彼爾遜在後者這一番話說罷之後,卻是完全不複之前的鎮定,"整個血族議會一共只有九位親王大人……"

"是嗎?"楚禦不置可否的冷笑一聲,很是隨意的報出了幾個人名,"波波克,索達拉,依格爾,費郎南尼……還有誰來著,唉,他們的名字太拗口了,真是不好記."

楚禦每報出一個人名,彼爾遜的身體便微微顫抖一次,先前的獰笑也已因為此刻內心的無比震撼而凝固在嘴角.

聽著楚禦隨口報出的人名,無一不是血族議會中鼎鼎大名的親王級人物,任何一個都能用兩根手指就把彼爾遜給捏成肉泥,要知道即便是彼爾遜所屬的安德烈家族的族長,格魯爾.安德烈也僅僅只是血族公爵而已,和血族親王可說是有著非常之大的一段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