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六十一章 須彌納芥
【請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

已然祭動了七成真火威力的楚禦也頗感驚訝,不過在真元力無法試出九蟒凝碧鐲確實功用的情況下,似乎也惟有憑借五蘊真元火來搞明白這只鐲子內中所藏的奧妙了.

隨著楚禦的逐分加力,不知是何種材質打造的鐲身依舊沒有絲毫要被燒熔或是變化的跡象,倒是刻畫在鐲身的九條巨蟒開始游曳于鐲身,或張口咆哮,或擺尾昂首,各有姿態,不一而足.遠比方才旋動鐲身時展現的九蟒奇象更要明顯得多.

得見此景,楚禦腦中靈光一閃,猛地想起當年自己的師尊閑時曾經與自己將過的一段話:在大道封真時期之前,也即是三千年前,世間其實並無中土修真界一說,大道封真時期之前是一個全民修真的大時代,整個中土疆域又被稱作為真人界.在那時候也沒有什麼霞舉飛升,肉身成聖一說,修為實力的等階劃分亦是一個迷團.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個時期的修真者要遠遠強于如今的修真者,兩者間的差別甚至可以用皓月光輝與米粒熒火來做比較.

當然,那一時期的法寶也是強到離譜……其中就有那麼一種比較特殊的法寶,既沒有攻擊力,也基本無法用作防禦,乃是由修真高手煉制出的儲物型法寶,大多以手鐲或是戒指為模型煉制,佛家所謂的須彌納芥子一說正是形容這種有著奇妙儲物功能的法寶而得來.

而在大道封真時期之後,諸多高深修煉功法,強勁法寶,陣圖丹決全都失傳,這一神奇的儲物型法寶的煉制方法也一並湮滅了……

念及于此,以楚禦的定力竟也開始連呼吸都顯得有些急促了,雙眼放光的看著仍在五蘊真元火中鍛燒的九蟒凝碧鐲,"能夠在五蘊真元火的鍛燒下而完好無損,這已經不是如今這個世界中的材質可以達到的了,加上那個當初那個以物易物的老者也是明言了這只鐲子是祖傳千年之物…….年代久遠是肯定的了……如此看來,該不會真的便是那個傳說時期的儲物型法寶了吧……"

五蘊真元火驀然消散于楚禦掌心,九蟒凝碧鐲一如從前,楚禦二話不說即將鐲子帶到了自己的手腕上,跟著神識集中一點,猛地釋出朝鐲子籠罩過去.

"沒有反應……"楚禦先是微微一愣,眉頭微皺尋思了片刻,跟著再度凝集神識,這一回幾乎是傾盡了楚禦的極限,所以神識全都彙聚于眉心一點,直到積聚到了一個楚禦都快要把持的不住的龐大程度,凝聚一點的神識驟然而放,直奔九蟒凝碧鐲而去.

"轟"

楚禦只覺腦海一震,一股空前強大的神識波動與自己凝聚一點的神識彼此接觸到了一起,下一刻楚禦以神識觀察,卻是發覺自己的神識進入到了一個龐大的空間,一個四周全都是白茫茫一片,完全無法瞧見邊際在何處的古怪空間.

"自己的猜測果然沒錯,這只九蟒凝碧鐲根本就是一只存在于大道封真時期前的儲物手鐲!"楚禦心頭狂喜的同時,神識倏動,本是放在身側的那只裝有三十六枚玉符的小布袋已然出現在了這一巨大且古怪的空間之中.

神識再動,布袋又是來到了手中,端得是奇妙非常.


也許對于一般修真者而言,巧合的得到並開啟這樣一只大道封真時期前的儲物手鐲,他們所喜的至多是今後自己多了一個巨大便攜的個人空間,但是對于楚禦這個煉寶大宗師而言,他此刻心中的狂喜卻不全是為此,更是因為自己有了一個可以借鑒參研的范本,有可能憑借著這一九蟒凝碧鐲,讓將來的自己也煉制出同樣具有須彌納芥子功用的儲物法寶.

又是一番細致的研究與試用,楚禦已然將儲物手鐲的功用大致摸清,很顯然的是,除了第一次開啟塵封已久的儲物空間需要耗盡自己所有的神識力量方才勉強達成,之後每一次放東西進去,或是取東西出來,都只需要稍稍動用丁點神識即可.

且在多次放置與取出的過程中,讓楚禦又摸索到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每回自己動用神識進入儲物空間的那一刻,鐲身上九蟒其中之一便會倏然蛇口大張,等到取了東西出來後,那條巨蟒又是合上了巨口.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推測這九蟒凝碧鐲並非只有一個儲物空間,一條巨蟒象征了一個獨立的儲物空間……"想到這里,楚禦亦是為自己的大膽推測而感到驚心,"這只九蟒凝碧鐲居然擁有著九個獨立的儲物空間……"

不過在接下去的試探中,楚禦百試不得其法,除了第一次開啟的那個儲物空間之外,再也沒能多打開其它的儲物空間了.

苦思冥下之下,楚禦終是有所領悟,不由搖首輕歎一聲,"自己的推斷應該無誤,之所以無法開啟出其它八個儲物空間,顯然還是與自己本身的神識強度有關."

"以自己現如今的神識強度,顯然至多打開一個儲物空間了,而且極有可能自己如今所打開的這個儲物空間是鐲子內置的九大空間中最小最破的一個!"

有了這份分析之後,楚禦亦是理解了為何這一大道封真時期的稀罕儲物手鐲始終未被旁人發掘出它的功用,最終輾轉到了自己手中的唯一可能.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這幾千年來得到這只九蟒凝碧鐲的人,沒有一個是身具金丹期以上修為的,如果連這點修為實力都不具備,又如何能擁有足夠強大的神識開啟第一個儲物空間呢!

空有寶物,卻只能當作一件初階三級的防禦性法寶來用,當真是可悲可歎.

"看來其余八個儲物空間惟有等到自身實力再度提升後方能逐一開啟了."楚禦心道一聲可惜的同時,將方才煉制好堆在一旁的乾元符全數丟進了九蟒凝碧鐲,而後徑自推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