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五十五章 貴族子嗣
【第一更,中午12點左右的樣子還有第二更,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

"我們夫人和天寶財團的三大董事似乎並未有過任何的交集啊!這三位怎麼會盯上我們大小姐呢?"牛頓心中納悶道:"既然事情已經攤到台面上,干脆問個清楚,總好過我們倆一直防著處于被動的好."

卡特與牛頓達成共識後,由卡特上前單刀直入道:"三位老先生好,請問,這人是不是你們安排在我們大小姐身邊的?"

白岑參他們三個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對卡特的提問顯得異常茫然,均是將問詢的目光投向楚禦.

"我請他們三位過來,只是為了證明你們之前的猜疑都是無聊到極點的舉動."

楚禦上前走到白岑參三人身前,面對著卡特和牛頓,放低音量道:"我很能打,這一點你們兩個已經見識過了,也就不用我多解釋什麼了,如果還有不服的話,我並不介意多給你們一些懲戒性的指點."

說話的同時,楚禦嘴角掛起一絲笑意瞧向牛頓半縮在背後的右手,這才接著道:"至于我為什麼能擁有一幢價值千萬的別墅,看到三位天寶財團的董事後,想必你們也應該理解了,當然,這也間接解釋了今次我會出現在英大使晚宴的原因."

楚禦的一番話把卡特和牛頓說得半天沒能緩過神來,因為楚禦這番話除了避開了楚念昔之外,等同是當著天寶財團三大董事的面講的,而且是如此的理直氣壯,且聽起來的意味他根本就不像是三大董事的屬下,反倒給人一種上位者的觀感.

"還有一點必須讓你們知道的,我和楚小姐只是師生兼朋友的關系,至于信不信,你們自己判斷,但是不要再讓我遇到你們橫阻在我與楚小姐之間的事發生了."

說完之後,楚禦轉向身後的白岑參三人搖首失笑道:"什麼時候開始,我這麼像壞人了呢!"

聽了楚禦之前所言,以白岑參他們三個經曆無數的老人精的眼力,已是約莫猜出了楚禦喊他們過來的原因,白岑參笑著道:"老板你去吧,我們三個老家伙陪這兩個年輕人聊聊好了."

楚禦聳了聳肩膀,擺了擺手道:"交給你們了."說完徑自朝正在不遠處駐足緊張觀望的楚念昔走去.

而此刻,卡特和牛頓全都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看著朝楚念昔走去的楚禦背影,兩個人的嘴也是張成了O字型,兩人的腦袋里頭全都不約而同的閃過方才白岑參極為自然的一個稱呼——老板!

能夠讓天寶財團三大董事稱呼為老板的人……那似乎只有一個可能了,全世界媒體盯了三十年都未曾發掘出的天寶財團的擁有者,至今身份成迷的天寶財團董事長……

但……這未免也太過匪夷所思了,無論從楚禦的年紀與生活經曆來看,他都不可能成為這個令世人好奇的超級財團的董事長啊!要知道卡特和牛頓因為今天下午在教學大樓門口發生的事情,專門花了不少時間查清了一系列有關楚禦的資料呢.

"小伙子們,不用太過驚訝了,中國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你們不能理解的東西多著呢!"

白岑參仿似看穿卡特和牛頓的心思一般,微笑著上前道:"怎麼樣,跟我們三個老頭子一起喝一杯吧,放心吧,你們的小姐如果在中國,不,應該說是在她的有生之年出任何一點意外,我白岑參三個字倒過來寫也是無妨……"

且不提此刻滿心疑惑與驚愕的卡特和牛頓,楚禦近到楚念昔身前幾步開外的時候,一名金發碧眼,長相俊美非常的外國男子手里端著兩杯紅酒來到楚念昔身前,"念昔,我說過,我彼爾遜永遠都會追隨在你婀娜身姿的左右,即便你我相隔汪洋……"

"彼爾遜……"

瞧見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的外國男子,楚念昔神情一怔,旋而露出一絲帶著點玩味的笑容,顯然是與之相熟的很,"你到中國來了,是你們家族差你來中國辦事的嗎?"

"這個只是我來中國的一個原因."彼爾遜極具紳士風度的將紅酒遞到楚念昔手中換過她原先的空杯,展現出一個迷人笑容道:"念昔,為了你,別說是從倫敦來到中國上海,即便你去到世界的屋脊,我也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左右,因為你是我的東方公主,我心目中的天使."

如此肉麻的話彼爾遜卻是講得十分自然,而且沒有半點令人厭惡或是覺得他輕浮的感覺,也不知是他的俊美長相為他爭取到的優勢,還是貴族教育之下漸漸養成的這一浪漫紳士風度.

無疑,如此一個既具備浪漫風度,又擁有著俊美得甚至略顯妖異樣貌的男子,對絕大多數女性而言有著莫大的殺傷力.

楚念昔也不例外,而且早在倫敦的時候楚念昔就已與彼爾遜相熟,作為英國上流階層的貴族子弟,彼爾遜不但擁有著出眾的外表,他更是整個安德烈家族中年輕一輩中最為優秀的,如果用中國的一句成語來形容他,當真稱得上是大眾眼里的文武雙全,.

楚念昔與彼爾遜相識其實也不是很久,在半年前的一次公眾舞會上兩人第一次見面,當時的彼爾遜便將楚念昔驚為天人,經此之後彼爾遜開始千方百計的接近楚念昔,甚至不惜冒著被告擅闖私人駐地的罪名,多次潛入楚念昔所在的居所,只求能為佳人獻上一支清晨采摘的新鮮玫瑰.

彼爾遜的瘋狂追求雖說始終未能成功,但以楚念昔那善良溫和的個性,倒是對多次拒絕彼爾遜的示愛生出了一絲歉意,並且為此還答應過彼爾遜一兩次相約邀請.

可令楚念昔完全沒想到的是,這個彼爾遜居然為了見到自己特意跑來了上海,說實在的,如今她的心里還真有那麼些小小的感動呢!

這是一個美麗女人必然會有的成就感,也是一個成熟女性能夠得到異性如此浪漫邂逅而生出的優越感,更何況眼前的這一異性又是如此的出眾.

"我們可以做朋友的."楚念昔依舊用從前一貫的方式婉轉拒絕了彼爾遜的熱情示愛,輕啟貝齒微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