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五十四章 英使夜宴
【足量更新近5000字,閑云不敢偷懶,請求推薦票支持ING】

格里拉大酒店,坐落于上海陸家嘴金融貿易區,一輛綠色大眾出租車駛入酒店廣場的停車區域,面對四周圍近百輛各式名車,顯得異常的搶眼.

"小兄弟,你確定你去的是這家酒店?"司機是個微胖的中年人,瞧了眼四周圍的名車,帶著點疑惑和納悶的問道.

"沒錯了,就停這里吧,車錢先給你,你就把車停在這里等著,晚宴結束了我們還要搭你的車回家去呢."楚禦不容分說的將五張百元大鈔塞到司機手里,笑著招呼了後排的蘇靜伊,唐可盈二女,率先下車,並為二女打開了車門.

"小靜,表妹,請."楚禦極有紳士風度的動作深得二女歡喜,笑呵呵的下了車,依舊分開左右挽著換過一身黑色禮服的楚禦朝酒店正門走去.

胖司機愣愣地看著少年和兩個女孩走出了自己的車子,有些想不明白的搖了搖頭,能到這種高檔次的酒店來參加晚宴的,理應非富即貴,哪有坐出租車赴宴的道理,這個世道實在是越來越讓人瞧不明白嘍!

還沒等楚禦和蘇,唐二女走到正門口,一名身著黑色西服的年輕男子三步並兩步的跑上前來,先是向楚禦行了一禮,跟著從懷里取出三張燙金請柬,"這是白董事吩咐給您准備好的."

接過請柬,楚禦笑著揮了揮手,示意那人離開後,身旁的好奇寶寶唐可盈即刻發問道:"表哥,白董事長是誰啊?和你很熟嗎?"

"和英雄一起的,以後你會有機會見他的."楚禦笑著攜二女走進了正門,來到酒店宴會廳門口,將手中的請柬交給了侍者.

進到宴會大廳內里,已是來客不少,約莫有二,三百人的樣子,不曾經曆過這等大場面的蘇靜伊顯得有些局促,挽著楚禦胳膊的一雙小手更是緊了許多.

感覺到身旁少女的不安,楚禦從走過的侍者托盤上取了三杯紅酒,每人一杯分好後道:"小靜,有我在,什麼都不用擔心,你別看這些人個個衣著光鮮,談吐貌似高雅,其實也都是普通人罷了,用平常心來看待,你就不會緊張了,你可以……你可以把這些人當作學校的同學來看嘛,隨意些就好."

倒是唐可盈極為放得開,畢竟以前的蘇唐集團也屬于上海名流階層,自小的耳濡目染讓她對這種場面有著極佳的適應能力.

敏感的她發覺到蘇靜伊的局促,唐可盈笑著松開了楚禦,跑到另一邊挽住蘇靜伊道:"小靜姐姐,今天的你那麼漂亮,等會一定會有很多人注意你的,你一定要表現出足夠的淑女風范哦,表哥說的一點都沒錯,把他們當成學校里頭的同學來看待好了,放輕松就好,我們來這里可不是緊張給他們看的,我們要大吃大喝,還要玩得盡興!"

經由楚禦與唐可盈一說,蘇靜伊也是稍感寬心,靦腆的點了點頭道:"要是被媽媽和姐姐知道我穿這樣的衣服,還參加成年人的宴會,一定會說我的,今天的事情可一定要保密哦."

蘇靜伊如今身著一襲粉色禮服,將十六少女的曼妙身姿勾勒得軒毫畢現,纖纖細腰間束了一根黑色金屬腰帶,一尾白色方巾披在脖頸處,把少女白皙粉嫩的背脊遮蓋了大半,裸露在空氣中的香肩,漂亮的鎖骨展現出少女獨有的青春氣息.

十六亭亭已玉立,說實在話,經由這麼一番打扮,蘇靜伊宛若童話中的公主一般,尤其是她眉梢眼角帶出的絲絲純真,配合這麼一套晚禮服的映襯,更是令人為之神醉.

"拉勾."楚禦為了讓"小女友"不再局促緊張,不惜在徒弟面前丟面子的伸出尾指與蘇靜伊再度完成了一個孩童似的承諾.

"表哥對小靜姐姐真好."唐可盈吐了吐小香舌,頑皮道:"肚子都快餓扁了,小靜姐姐,我們去找東西吃吧,那邊有好多甜點呢!"唐可盈說完,就拉著蘇靜伊朝自助甜品的餐桌走去.

比起蘇靜伊的純真美麗,一襲鵝黃色裙裝禮服的唐可盈所表現出來的氣質卻是截然不同,若是單論美麗程度,唐可盈甚至更要勝過蘇靜伊一籌,配合這一身出自大師之手的天價晚禮服,少女那股子精靈頑皮的特質彰顯無疑.

看著蘇靜伊和唐可盈的背影,楚禦不覺開懷一笑,端著杯紅酒游目四顧,驀然一襲熟悉的白色倩影出現在眼簾之中,楚禦快走幾步近前.

"楚老師,我們又見面了."

今夜的楚念昔打扮得極為典雅,淡妝素裹卻絲毫不減豔色,一襲白色露背禮服將成熟女性的迷人氣質托襯到了極致.

瞧見迎面而來向自己打招呼的竟是楚禦,楚念昔亦是驚訝得輕掩紅唇,半晌才緩過神來,"小易,你還是學生呢,怎麼可以喝酒!"

這一刻楚禦真的很暈,縱然是諸葛再世,恐怕也無法料想到楚念昔開口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實際上還得算是自己後輩的人從自己手中奪過了那杯只是淺嘗了半口的紅酒,楚禦卻也不好多說什麼,唯有抱以苦笑道:"我這不是拿在手上裝裝樣子嘛,不喝就是了."

"不喝也不行."楚念昔微笑著說道:"對了,你怎麼也到這里來了?"

畢竟這次晚宴的舉辦者是駐華英國大使,能夠受到邀請的無一不是與英國政府有著一定關系的人物,在楚念昔的印象中,似乎眼前的"蕭易"同學與英政府可是扯不上半點關系.

"我的一個遠房親戚給我的請柬."楚禦輕描淡寫的應付了一句,反問道:"楚老師又是怎麼會來參加這個宴會的呢?"

楚念昔笑道:"我母親是英籍華人,這位駐華大使在尚未出任來華之前就與我母親是朋友了,所以知道我也在上海,人家就給我送來了請柬."

聞得楚念昔提及她的母親,楚禦亦是不禁露出一個溫柔緬懷的笑容,如今自然不是坦明身份的時刻,收拾了一番心情,正逢宴會廳中奏響一支華爾茲舞曲,楚禦向著楚念昔微微欠身笑道:"學生請老師跳今夜的第一支舞."

楚念昔欣然接受的伸出玉手,心中亦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畢竟華爾茲並不是那類很多人都會跳的大眾舞蹈,尤其是在這樣的場合中,如果沒有出色的舞技,出了丑可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不過好在楚禦一直以來帶給了楚念昔頗多的驚奇,不上學也能拿六科第一,一個人擺平了好幾個醉酒流氓,更是聽說前不久還打趴下一個黑帶六段的韓國跆拳道高手,與這些相較起來,楚禦會跳華爾茲也就算不上什麼了.

伴隨著柔和的音樂,楚禦挽著楚念昔纖細的腰枝,唇角始終保持著微微上揚,以令人為之稱奇的超卓舞技吸引了在場絕大多數來賓的眼球,當然,其中也有楚念昔的一份功勞,自小接受優良貴族教育的她,對于舞蹈也稱得上精通一說,加上兩人又都是容貌出眾之輩,想不吸引旁人的注意也是很難.

一曲舞罷,楚禦望著眼前神似凌若云的楚念昔,不由心中懷念起三十余年前與凌若云相處的那段美好時光,依稀記得在某次為慶賀英女王壽辰所舉行的晚宴中,自己也曾摟著凌若云酣暢淋漓的跳了好幾支舞,也正是在那段並不算長久的時間里,自己感覺到心中情動,致使最終為避情劫悄然隱退.

如今想來,當時真是可笑.

"小易,你在想什麼?"瞧見楚禦出神凝思的模樣,方才跳完一曲,正用一片方巾擦拭著額頭香汗的楚念昔笑著問道.

"想起一個故人."楚禦笑了笑,正想轉移話題的時候,卻是瞧見兩個他十分不願意見到的家伙朝這邊快速趕來.

"怎麼又是你."卡特第一時間搶前一步,倚仗著個子高大的優勢,硬是將本來站在一起的楚禦和楚念昔分隔開來,眼中滿是警惕的神色盯著楚禦道.

"怎麼不可以是我?"楚禦眉宇之間閃過一絲惱色,反問一句道.

"小姐,我早說了這人對你肯定有企圖,現在他出現在英大使的晚宴上,已經足以證明一切了."卡特這次用的是中文,顯然他已經准備撕破臉皮了.

與此同時,身材比卡特還要高壯一圈的牛頓,面露冷色的站到楚禦身後,大有一言不合即大打出手的樣勢.

楚念昔急道:"卡特,牛頓,你們不要無理取鬧,蕭易是我的學生,他怎麼可能對我有企圖."

"學生?哼."卡特眼中透著凌厲目光看向楚禦道:"大小姐,你是被他蒙蔽了,一個學生怎麼可能從五個持械流氓的手中救出你和另外一個女學生,一個學生怎麼可能在數十秒內打倒一名黑帶六段的跆拳道高手,一個學生又怎麼可能住得起價值千余萬的湯臣豪園別墅,一個學生又怎麼可能得到英大使的邀請參加今天的晚宴……按照我的推算,前段時間小姐你被流氓劫持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一手安排的,目的就是為更接近小姐."

"你調查我……"楚禦眼中閃過一絲冷色.

"你應該慶幸只是調查你,還沒有對你采取相應的雷霆手段."卡特言語中的警告意味彰顯無疑.

"卡特,不用和這小子廢話了,有我們在,他的所有圖謀都會落空,趕他走就是了."一旁的牛頓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搭上了楚禦的肩膀,"小子,乘早閃一邊去,否則……"

"否則怎麼?"如果依照楚禦平日里的性子,碰到敢如此無理對待他的人,估計一早就被整慘了,一直以來楚禦都考慮到這兩個歐洲人是本著楚念昔安全顧慮才會如此作為,方才沒有動怒,但今次顯然他們二人的做法已經超過了楚禦所能接受的底限.

就在楚禦話音落下的同時,本是一只大手按在前者肩頭的牛頓如同觸電般的一陣顫抖,不但松開了手,更是禁不住大力朝後連退了三五步,兩只眼睛透著一絲恐慌的看著楚禦,不過其中更多的是敵意,"這小子有古怪,他的身上像火一樣滾燙的!"

牛頓翻開方才按在楚禦肩膀上的右手,手心一片赤紅,險些連皮膚都給瞬間產生的高熱燒壞了.當然,這還是楚禦手下留情的結果,否則的話,以楚禦如今所掌握的五蘊真元火的力量,估計一瞬間把牛頓這種僅僅只有煉氣基礎的普通人燒成飛灰也是絕無問題.

"我不喜歡陌生人碰我."楚禦嘴角掠過一絲不屑的同時,楚念昔卻是被這劍拔弩張的氣氛給緊張到了,"小易,我代他們向你賠禮道歉,他們其實也是為我著想,你不要生老師的氣了,好嗎?"

"楚老師,他們是你什麼人?"經由楚念昔的一番話,楚禦心頭惱怒稍減.

"他們是……"楚念昔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好了,思忖了半晌這才喃喃道:"他們算是我的保鏢吧."

"既然是保鏢,那就該算是老師的下屬了,作為下屬連上級的吩咐都不聽,我看這樣的保鏢實在是很不合格呢."楚禦無視卡特與牛頓足以殺死人的眼神,悠然走近到楚念昔身側道.

方才被楚禦暗運真元火燙傷了掌心的牛頓此刻已是險有暴走的傾向,要不是卡特強按住他,估計這個大塊頭極有可能不顧場合的沖向楚禦.

"我也不想為難你們兩個,看在你們也是基于保護楚老師安全的份上,加上方才也已經薄施小懲,如今我就把你們調查我之後所發覺的疑點給解答了,這樣也免得日後我再傷到你們."

說話間,楚禦朝著不遠處正向自己這邊頻頻望來的白岑參,華天雄,林羽宏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三個過來.

雖然不明白已經明言不想暴露身份的老板為什麼會突然召喚,三人還是極快速的與正在和他們各自閑聊敘事的人結束了談話,朝這邊走來.

"聽你們兩個的口音應該是英國倫敦出生的吧,這樣也能省去我不少解釋的時間,這三位你們應該都認識,准確的說是你們認識他們三位."

天寶財團的總部就設在英國倫敦,作為列入世界前十之一的超級財團,白岑參他們三大董事絕對是名聲在外,尤其是在英國,由于每年天寶財團都要捐獻出數億歐元為慈善事業做貢獻,且三人曾兩度婉拒了英女王的封爵,使得他們三人的知名度在英國達到了一個十分罕有的高度.

這等知名人物,曾經從事過數年情報搜集工作的卡特和牛頓又如何會不知道的呢!

"天寶財團的三大董事!"卡特與牛頓交流了一個眼神低聲道:"難不成這小子是三大董事安排在我們大小姐身邊的……"

【足量更新近5000字,閑云不敢偷懶,請求推薦票支持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