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五十三章 小打小鬧
【請求推薦票的支持ING】

到了學校,正好放課鈴聲響起,楚禦又是快走了幾步,就在步入教學大樓的時候,卻是撞見了已有數日未見的楚念昔.

不過令楚禦奇怪的是,楚念昔身後還跟著兩名身材高大的歐洲人,只是初窺一眼,楚禦竟是意外發現這兩名歐洲年輕人居然也有煉氣.

"小易."瞧見迎面而來的楚禦,楚念昔面露驚喜道:"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一個學生,動不動就幾天不來學校……"

面對故人養女的說教,楚禦抱以無奈一笑,叉開話題道:"我來接小靜和我表妹放學,楚老師不如和我們一起吧."

楚念昔沒有立刻作答,而是用手指了指身後兩名站得筆直的歐洲年輕人,要問他們兩個讓不讓了,唉,我這個老師當的,快連人生自由都失去了."

楚禦雖然聽得出楚念昔所說有著一定的玩笑成份,但是于他而言,這兩個外人膽敢限制楚念昔的正常社交已經讓他很不爽了,一對深邃黑眸驀然看向站在楚念昔身後的兩人,凌厲目光一時間逼得本是抬頭正視的二人不由自主的偏過了腦袋.

這兩名歐洲人自然就是周守信派來上海保護楚念昔的卡特和牛頓了,兩人也是來了沒幾天,雖然楚念昔是比較反感身邊多了這麼兩個甩也甩不掉的保鏢,但他們兩個身為周守信一手帶大的義子,從來都是將周守信安排的任務放在首位的,即便是楚念昔這位大小姐親自下令,但如果這些命令有違周守信最初布置給他們的任務,卡特和牛頓一定會選擇後者.

"小姐,根據義父的判斷,這個叫做蕭易的初中生接近您,極有可能是抱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您再過五天就要回英國了,就不要與他多接觸了吧."因為在來上海之前,二人已經從周守信那里拿了一份近期內在上海與楚念昔接觸人員的名單,蕭易赫然被成了有可能對楚念昔的安全產生一定威脅性的存在.

"卡特,你太過份了,他是我的學生,我是他的老師,就是如此簡單的關系,難道學生邀請老師放學一起走也是有目的嗎?"楚念昔微微動怒道.

"小姐說的是,是我太過主觀了,但是為了小姐的安全,還是請小姐盡早回家吧,今晚您還要參加駐華英大使舉辦的晚宴呢,時間上真的不容許有太多的耽誤了."卡特垂首恭敬道.

楚念昔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妥協道:"好吧."

她本身就是個性子極柔且心地善良的女孩,幾乎從來不會對人發火,而且楚念昔習慣性的以己度人,經常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即便是像卡特這種效命的屬下,楚念昔也從來沒有對他們擺出過高人一等的姿態.

"小易,今晚老師有事,需要早點趕回去做些准備,要不,你明天來上課,等放學了我們一起好不好?"楚念昔略帶歉意道.

之前卡特與楚念昔的對話是用英語說的,應該是卡特並不想讓楚禦聽明白刻意所為,畢竟在他看來,一個初三年紀的學生,怎麼也不可能聽得明白如此快節奏的英語對話才是.

可他顯然錯的很厲害,楚禦又怎麼可能不精通英語呢,當年他便是在英國倫敦起家的,估計一口地道的倫敦腔英語,更要較卡特他們出色.

不過楚禦卻是故意裝作沒有聽明白,等到楚念昔說完,他笑著點頭道:"楚老師既然有事,就先忙吧,我去接小靜她們了."最主要還是因為楚禦不想楚念昔為難.

說完楚禦已是朝前走去,經過卡特與牛頓身邊時,楚禦沒有側步繞行,而是從兩人中間穿過,左右雙肩觸及二人胳膊的同時,一股陰力透肩而出,瞬間將卡特與牛頓的臂膀給震得好一陣麻木.

等到卡特,牛頓轉身的時候,楚禦已經拐進了走廊.

"義父果然沒有料錯,這個小子當真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啊!"卡特與牛頓交流了一個眼神後,以僅是二人可聞的聲音低語道.

"要不要我去試探他一下."牛頓顯然被剛才楚禦的一撞給惹火了.

"算了,再有五天時間小姐就回英國了,少惹點麻煩吧,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跟在小姐的身邊,保證她的安全."

"說的對."牛頓應了一聲,又是感歎道:"中國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連一個十多歲的小孩子居然也能撞疼我,天啊!真不知道是我太久沒有進行特訓了,還是那小孩特別厲害……不過我甯可相信前者."

卻說楚禦先是回到了自己教室找到了蘇靜伊,倆人一同下樓去初二年級所在的樓層找唐可盈,不曾想剛剛下樓,就聽到一陣殺豬也似的鬼嚎,聲源的所在處正是初二1班的教室.

等到楚禦和蘇靜伊來到初二1班門口的時候,已經圍了不少背著書包准備閃人回家的學生在看熱鬧了.

"連這點小小痛苦都受不起,怎麼還敢做我的男朋友,不是我看不起你,是你根本就沒法讓人看得起啊!"唐可盈脆嫩的聲音從教室中傳出,只見教室里頭一個身著皮夾克的男生正用兩手捂著跨下一個勁的直跳,嘴里頭不清不楚的罵著髒話.而唐可盈則是掛著一臉無害笑容的坐在不遠處的凳子上.

"可盈,過來."

突然聽到楚禦的聲音,唐可盈頓時興奮跳起,將書包一拎跑到了門口,"表哥,你怎麼才來,害得可盈差被壞蛋欺負……"

"我看是你欺負人家還差不多."楚禦搖首失笑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就是那個家伙啦,非說凡是插班進來的新生都要向他交保護費,又說看我漂亮,如果做他的女朋友,就免掉我的保護費,讓我跟著他吃香的,喝辣了,末了還非要叫我給他樂一個……"

"你沒跟他提你是我的表妹嗎?"楚禦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那個仍自大聲呼痛的家伙道.

"我想提來著,可他說話像個機關槍似的,我根本沒有開口的機會啊!"唐可盈捏弄著衣角,輕搖嬌軀道:"表哥,我是逼不得已才踹了他一腳的,你不會怪我吧."

"光天化日的,調戲良家少女,讓他自認倒黴吧."

唐可盈碰上楚禦這麼個護短的師傅可算是如魚得水了,楚禦一句話說罷,險些讓那個仍自呼痛的家伙氣暈過去.

走在回程的路上,楚禦的兩只胳膊全部被人霸占了,蘇靜伊小鳥依人的挽著楚禦的左胳膊,唐可盈絲毫不讓的勾緊了楚禦的右胳膊,一個是溫柔可人的"小女友",一個是古靈精怪的"俏表妹",加上楚禦那張清秀俊郎的白皙面龐,這三人成行的回頭率絕對不比任何明星要低啊!

"小靜,你今晚有事嗎?"楚禦似乎想起些什麼,嘴角掛起一絲鮮有的邪邪笑容問道.

"最近不用考試,明天一整天都是自修課,所以嘛,我晚上很空呢!"蘇靜伊甜甜笑道.

"表哥,你要帶小靜姐姐出去玩,那我也要去."唐可盈似乎嗅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第一時間緊了緊楚禦的胳膊,嬌聲道.

"好,你們兩個和我一起,今晚我們去參加一個晚宴,有吃有喝有得玩,而且,還能在那里見到楚老師……"

"楚老師也會在嗎?"蘇靜伊顯然對楚念昔有著極大的好感,開心道:"那我一定要去的."

"既然決定要參加晚宴了,你們倆自然要打扮得漂亮些,現在時間還有多,去買衣服去."

看著華僑商店的禮服部內正在起勁挑選著衣服的蘇靜伊和唐可盈,楚禦會心一笑,深感和她們倆在一起,自己也仿佛找回些少年人的感覺了.

撥通白岑參的電話,"小白,今晚英國大使是不是要舉辦一個晚宴?"

"是有這麼一個晚宴,我們三個都受到了邀請."作為總部設在英國首都的天寶財團三大董事,白岑參他們三個與英國政府乃至皇室都有著不錯的關系,其實只要白岑參他們三個願意,作為英籍華人的他們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能夠得到英女王的封爵了,只不過三人根本不屑罷了.

"晚上我要帶兩個人參加這一晚宴."楚禦直截了當道.

作為楚禦三十年前的老屬下,白岑參極為了解自己老板的脾氣,而且向來只要楚禦一吩咐,絕不會過問任何便將一切辦妥,這也是為什麼楚禦三十余年前入世選中他們三個跟隨自己左右的原因之一.

"晚宴的地點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時間是七點整,我會安排好人手在門口迎接老板的,不知道老板打算用什麼身份出席呢?"

楚禦沉吟了片刻後道:"你隨便安排吧,還是用蕭易的名頭,我喜歡低調."

"是,老板."白岑參在電話那頭應了聲後,又是想到些什麼道:"需要我派專車來接您嗎?"

"不用了,我們打的過去……"

收線之後,白岑參拿著個電話愣了半晌,"打的參加英國大使的晚宴……估計也只有自己的老板才做得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