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五十二章 血蟒銀蛟
【足量更新,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

對于火云老道的乖張行為,楚禦早以習慣,不過火云老道臨走前的一番話卻是讓楚禦有些莫名其妙了,什麼叫出了點意外,什麼叫困著……難道說這老鬼給自己留下的是條活著的蛟龍?

楚禦打開陽光室房門的那一刻,不由愣了半晌,果不其然,火云老道當真是留下了一條活著的幼蛟……

奪天聚靈大陣中央,一條約有三尺來長的"小蛇"在一片火色紅光中來回游曳,不時發出一兩聲脆若嬰啼的長鳴.

"即便是五百年道行的幼蛟,體形也不可能如此之小啊!"

驚愕之余,楚禦開始打量起這條身形小得有些過分的蛟龍,兩指來寬的蛟身,一只隱約流轉銀亮光華的蛟角嵌入額頭,兩只蛟眼閃動著血色紅光,身上鱗甲密布,片片約有指甲蓋大小,亦是色呈爛銀,在其細密的鱗甲上依稀可見一抹紅暈光彩流轉,蛟身無爪,若不是它的腦袋有幾分似龍,加上額頭生有獨角,估計將之歸為小蛇也不為過了.

"古往今來,能夠在方化蛟龍時便生出蛟角,又是衍生鱗甲的蛟龍,似乎只有一種……"已然將整冊《萬妖秘錄》收錄腦中的楚禦猛地口中吐出幾個字來,"血蟒銀蛟."

血蟒銀蛟算起來更應該界乎于蛇與蛟之間,乃是萬年血蟒與即將化龍的獨角銀蛟交媾所生,同時繼承了這兩種靈獸的特質,方一出生便已經擁有了玄級一品妖類的能力,可謂是得天獨厚的強橫靈獸,無怪乎火云老道曾經言道捕之未果,而這一次又是花了十多日時間方才將它拿下了,說起來也虧得是火云老道這一修為只差一步便踏入渡劫期的合體後期的強人了,換了修為稍弱一些的,恐怕捕蛟未成,一條性命交代給它也未嘗可知.

"錢塘江果真無愧為曾經孕育過洪荒遺種的一方靈水,在如今這個時代居然還能捉到這麼一條稀罕非常的血蟒銀蛟,雖是尚未成氣候,但已實屬不易了."楚禦心中暗歎一聲,算是理解了火云老道為何不直接抽了蛟龍筋給自己,而是花費力氣將這活著帶返回來了.

原因只有一個,若是為了煉制一根縛龍索而取其筋,奪其命,實在是太浪費太奢侈的一件事了,要知道若是能夠就此收服這條幼生期的血蟒銀蛟,一旦養妖功成,使其修成內丹,這血蟒銀蛟的助力絕對不亞于任何一件上階法寶啊!這個抉擇難題,敢情火云老道直接交由楚禦自己來衡量了.

不過火云老道並不知道如今楚禦已從"聚寶會"會上拍得了九千年蛟龍筋,他本身對蛟龍筋也沒了需求,加上他又通曉了《萬妖秘錄》中的養妖決要……只是思忖了片刻,楚禦的嘴角已然掛起笑意,看著被困陣中的血蟒銀蛟,"養妖這麼好玩的事,老子也該玩一回了."

由于天生靈種的關系,血蟒銀蛟不同于一般蛟龍需要三千年道行方才能夠變化大小,只是五百年氣候便已擁有著不亞于三千年道行蛟龍的神通本事.

如今它被困于由火云老道稍加改變的"奪天聚靈大陣"之中,已是失去了絕大部分的神通本領,只要楚禦願意,想怎麼它就怎麼它,抽筋剝皮也是不在話下.

不過楚禦已經完全放棄了這一念頭,倏然釋出一絲神識探入陣中,那血蟒銀蛟瞬間有了感應,一開始還在極力排斥著楚禦神識與它的交流,如此持續了整整半個多小時,血蟒銀蛟似是在陣中被困時久,開始疲乏了,終是給了楚禦一個反應.

伴隨著一聲如嬰孩啼哭的長鳴,楚禦釋入陣中的神識很明顯得感受到血蟒銀蛟恐懼與害怕的情緒.

"算起來,這小家伙的年齡其實同等于人類的六歲孩童吧."楚禦盡可能的放緩神識與血蟒銀蛟交流的節奏,傳達著安慰的精神訊號予它.

又是過了十來分鍾,小家伙的情緒似乎在楚禦神識的安撫下漸漸平靜了下來,跟著便發出一陣委屈的鳴叫,蛟身緊緊貼住火色紅光凝現的陣壁,一對透著血色光芒的眼珠一瞬不瞬的看著陣外的楚禦,一副可憐巴巴的小模樣.

"別急,現在還不能放你出來."楚禦微微笑言的同時,手中掐動一連串的決印,跟著口中吐出數字真言,驀聞得最後一個"合"字脫口而出,楚禦先前為了安撫小家伙而釋出的神識剝離出一絲探入血蟒銀蛟的識海深處.

由于之前准備工作做的足夠充分,小家伙只是稍加反抗了一下,便任由楚禦的神識侵入了它的識海,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這條血蟒銀蛟的確年歲尚幼,加上靈智未開,這才讓楚禦成功的將自身神識在小家伙的識海深處打下識念烙印,若是換過成年的血蟒銀蛟,恐怕以今時今日楚禦的神識強度,根本連一試的信心都不會有.

短短的幾分鍾時間內,楚禦迅速完成了"養妖"一術的最關鍵步驟——與欲養之妖識念相融.

當然,妖類是被動者,而施術者僅僅只需分離出千萬分之一的識念烙印于妖類的識海深處即可.如此一來,從這一刻起,識海中已存識念烙印的妖類將完全聽命于施術者,視施術者為主,除非它識念全消,哪怕施術者要它自殺,它也不會有半點猶豫.說起來,這一術法倒是與諸多異世大陸小說中經常會寫到的和魔寵簽定靈魂契約有些相似.

識海深處被打烙下印記的血蟒銀蛟發出一連串的"嗚哇,嗚哇……"聲,因為神識感應的關系,楚禦雖然不是很清楚它所要表達的意思,但卻是能判斷出它這一連串的"嗚哇"聲並非因為恐懼或者驚慌,而是帶著一絲撒嬌親昵的意味.

"這小家伙……"隨著楚禦再度掐動決印,本是困住血蟒銀蛟的火紅陣幕瞬間消散于無形,三尺長的血蟒銀蛟如閃電般快速的一竄,就連楚禦的目力都未能瞧清它的行動軌跡,只感覺脖子上涼涼的,左臉一陣細癢,原來那小家伙居然掛在了楚禦的脖子上,昂著三角形的小腦袋,一個勁的用舌頭舔著楚禦的臉示好呢.

"好了,別鬧."楚禦也著實沒想到這小家伙如此粘人,笑道:"也該給你取個名了,既然你跟隨與我,日後定能由蛟化龍,就叫你小龍好了."

"嗚哇,嗚哇……"的嬰啼聲傳出,這小家伙倒是靈性十足,小腦袋一通亂點,顯然是為主人給自己起的新名字而感到滿意.

"小龍."楚禦也是頗覺好玩,喚了一聲後,只見小家伙本是掛在楚禦脖頸上的身子猛地伸展開來,居然用一條尾巴把整個身子都給支撐了起來,仿佛一根細長的棍子般,高昂著頂著根獨角的腦袋,有節奏的在楚禦的肩膀上扭動起來.

"你要是能再小點,我倒是可以一直將你帶在身旁了……"楚禦側過臉看著在自己左肩興奮扭動的小白,低聲自語道.

沒想到楚禦的話方才說罷,只聞得一陣骨節與骨節之間撞擊才會發出的"噼啪"聲響,再行瞧向小龍,這小家伙居然從之前的三尺來長,兩指來寬縮小到了不足一尺長,一指寬的模樣了,整個就是一迷你版的血蟒銀蛟.

"不錯,不錯,善解人意,此妖甚好."楚禦心中暗贊一聲,跟著一本正經道:"既然收了你,我自當將你養育成妖,讓我想想血蟒銀蛟都是以什麼為食的……"

腦海中浮出《萬妖秘錄》中所述——血蟒銀蛟乃異變蛟種,尊為百蛟之首,所食極雜,天材地寶,異草奇果全都吃,不過主要還是以水中猛獸為主食,一頭成年的血蟒銀蛟一天的食量至少也得一頭三十米長的藍鯨……"

念及于此,便是連楚禦這個身價幾千億歐元的超級大富豪也不禁額頭落下一滴冷汗,"你這小家伙幸虧是遇到我,換作旁人,還不得被你活活吃到連褲子都穿不起啊!"

依稀記得儲藏室內還有不少極品藥材,楚禦翻出一株千年老參,切碎後丟在一旁,扭頭掛在自己胳膊上的小家伙道:"自己一邊吃著玩去."

千年老參雖說還談不上是什麼天材地寶,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了,對于血蟒銀蛟這種靈獸而言,的確也算是一頓不錯的點心,小家伙似乎一早就已嗅到了千年老參的味道,楚禦話音落下的同時,只見一道銀光倏然竄出,直撲堆了小半碗的細碎人參片而去.

跟著楚禦又是打了個電話,關照了白岑參每周給自己這里送來兩百公斤鯨魚肉,估摸著以小家伙幼生期的食量,應該足夠它吃的了.

看了看時間,已是臨近放學的點了,想到自己還與蘇靜伊約好放學一起走,同時還要接唐可盈這個"表妹"回家,楚禦當即以神識與正在猛啃人參片的小家伙交流了一番,叮囑它乖乖待在屋子里頭後,這才出門趕去學校.

【足量更新,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