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五十一章 火云邪神
【3000多字的本日第三更了,閑云請求大家給予推薦票支持鼓勵】

"小易,前天和昨天你又沒來上課."下課時間,蘇靜伊坐到正在閉目養神中的楚禦身邊.

"我去接我表妹了."楚禦很是為自己找到了一個還算合理的借口而欣慰道.

"你表妹?"蘇靜伊斜著小腦袋哦了一聲,"你表妹也在讀書?

"她啊!已經插班到的我們學校了,現在是初二1班的學生……"楚禦隨口應道.

"那今天放課後,我們一起走吧,你也介紹我認識一下你表妹."女孩笑著道.

"沒問題."

就在兩人說著話時,一聲粗重的聲響從窗外操場上傳出,"蕭易,我想到答案了,你趕緊出來."

"糟糕,怎麼把這個愣頭青年的存在給忘了呢."楚禦眉頭皺起,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出了教室朝操場走去,遲早要把陸定海這個家伙給徹底打發掉的,再躲也沒太大意思.

瞧見楚禦從教學大樓中走出,還在操場上咧著個嘴大喊的陸定海頓時眼睛一亮,三步並兩步的趕上前去.

"我想到了答案了,上回你給我提的問題,我現在就能回答出來,說好了可不能耍賴,你一定要收我為徒."

看著眼前一米九幾的大塊頭興奮的說著,楚禦有些無奈的搖著頭,"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古時的武癡到現在還沒有絕種呢!自己已經有了寶貝俏徒兒,自然不可能收下這個大塊頭,而且這個大塊頭雖說天資不錯,九陽雷脈也算是比較罕見的體格了,但比較唐可盈卻是差了許多,而且他的天賦優勢也與煉寶閣一脈格格不入……"

"不用告訴我你對武之極至的理解,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楚禦快刀斬亂麻道.

陸定海一對小眼睛撲閃了幾下,愣愣的看著楚禦半晌,這才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說你一直都在耍我……"

"不是耍你,是被糾纏得煩了,現在,我很明確很認真的告訴你,我絕對不可能收你為徒,所以以後你……"話說到一半,楚禦突見遙遠天際掠過一小片火云,雖然極微,但以他的目力與眼界卻是對之一目了然,"這個火云老鬼,什麼地方不好找我,偏偏到學校里頭來."

念及火云老道的同時,楚禦又是瞧見陸定海一臉失落與不忿的神情,腦際靈光一閃道:"大個子,想不想找個真正的高人拜師學藝?"

"真正的高人?"陸定海愕然一聲發問道:"比你還厲害嗎?"

"厲害多了."楚禦實話實說道.

"當然願意."

"這里人多眼雜,跟我來."抬頭看了眼天際那抹火紅云光愈發接近,楚禦當先朝學校後山跑去,那處因為近期內將被夷平興建體育館的關系,已經禁止他人入內了,算是一處荒僻地.


當楚禦與陸定海跑到後山的時候,天際那抹火紅云光已是不見,而兩人面前卻是冒出來一個衣著破爛的老道士.

"死老鬼,你存心和我過不去啊!要暴露我的身份也不是這麼玩的……"楚禦毫不客氣道.

"嘿嘿,反正這周圍也沒什麼人……"火云老道話說一半卻是注意到站在楚禦身旁的陸定海,"這小子是誰?"

"你先別管他是誰,這里可不是說事的地兒,回到別墅再談."

"好,那我先走一步."火云老道也不含糊,話音落下的瞬間,已是人蹤告罄

"……那個老伯……怎麼突然不見了……"親眼得見這一匪夷所思的一幕,陸定海托著下巴愣道.

"想知道為什麼,跟我一起走就是了."楚禦輕笑一聲道.

*****************

張江湯臣豪園的別墅,楚禦方才打開房門,就得見客廳中的火云老道正舉著瓶茅台猛灌,"奶奶的,這次錢塘江一行,可是把老道我折騰的不輕."

"咦,你怎麼把他也帶來了……"瞧見跟在楚禦一起進門的陸定海,火云老道有些納悶道.

"先不提錢塘江的事,老鬼,你應該知道我們煉寶閣一脈有一門觀人奇術,是也不是."楚禦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道.

"確實不假,說起察人天資,觀人天賦,煉寶閣的'真識慧眼’堪稱一絕."火云老道不置可否道.

楚禦含笑點頭後又是接道:"我煩勞你為了蛟龍筋奔波了十多天,也著實過意不去,所以想送你一份大禮."一邊說著,楚禦用手指向正在門口傻站著,兩眼全是茫然神色陸定海.

"那個大個子是九陽雷脈……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什麼"火云老道"噌"地從沙發上跳將起來,兩只三角眼閃出奪目精光,直直看著仍自迷糊的陸定海,"事關重大,我得親自瞧下."

說話間,火云老道一揚手,本是站定在門口的陸定海只覺一股莫大吸攝力道襲身而至,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被這股巨力拖到火云老道身前.

"小子,別動,先讓了老道我摸摸骨,把把脈."

被一個髒兮兮的老道士在身上亂摸,這顯然不是陸定海所能夠接受得了的,正待一把推開對方,卻是發覺自己連動彈一下都是不能了.

火云老道速度倒是夠快,從頭摸到腳,又是把脈,又是渡真元入體勘測,一張老臉愈發笑得猥瑣起來,口中還不停的叫著"好"字.


"果真是萬中無一的九陽雷脈啊!哈哈,老天有眼,終于讓老道我找到大道天罡雷法的最佳傳人了,哈哈……"

楚禦搖著腦袋笑著在旁糾正道:"老鬼,別感謝老天了,要謝我才對."

"我說老伙計,你和我之間還謝來謝去的干嘛,哈哈,你這份人情我記一輩子的."火云老道顯然激動非常,難得大展笑顏的與楚禦說罷,又是扭頭向仍在發力掙紮的陸定海道:"小子,老道我決定收你為徒,你以為如何?"

"老子不干,趕緊松開小爺我,否則把你這把老骨頭砸碎了可別怪小爺沒事先提醒你."陸定海被火云老道一通亂摸,牛脾氣顯然是徹底爆發了,一對小眼睛也瞪到了極限,狠狠道.

"還是頭大倔驢!"火云老道不怒反笑,依舊老神哉哉道:"你這個徒兒我是收定了,脾氣倔點沒關系,老道我慢慢調教就是了."

"知道老道我是誰嗎?"火云道人帶著點倨傲的問道.

"小爺管你是誰,就是天王老子,小爺也一樣和你死磕了."陸定海一張臉憋的通紅,將自身內力催谷至極限,卻始終未能得回身體的控制權.

"看在你是老道我未來徒兒的份上,老道就透露下真實身份給你聽,九華山闕無宗客卿大長老火云真君,這是老道我在修真界中的名號."

依照火云老道的想法,一旦報出自家的名號,眼前這倔小子還不得立馬三叩九拜的求著自己收他為徒啊!畢竟火云真君這四個字,即便是放到世外修真界中也是響當當的頭一號人物.

可惜的是,火云老道忘記問楚禦一件事了,陸定海根本就是個對修真界一無所知的愣頭青.

所以火云老道得到的回答是,"火云真君個鳥毛蛋,就算是火云邪神也都是個屁,趕緊放了小爺,小爺非把你這老流氓給打得滿地找牙不可."陸定海這個現代武癡還當真是一根筋.

難道是自己入世的時間太久了,使得"火云真君"的名號不好使了不成?火云邪神又是個什麼東西,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呢!火云老道歪著腦袋不解半晌.

就在火云老道迷惑之際,楚禦實在是忍不住笑意,大笑出聲道:"我說老鬼,你就別在人家面前顯擺了,這小子什麼都不懂,他又不是修真界的人,別說是你的名號了,就算你報出你們闕無派的祖師爺名諱,我擔保他也照罵不誤."

"可他的體內明明有煉氣的征兆……"

"我看你是越活越糊塗了,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修真者在築基前需要煉氣,習武者也有煉氣的嗎?"

火云老道輕拍一下腦袋瓜,嘿嘿干笑道:"咋就把這一點給忘了呢,不打緊,一切空白更好,更容易培養嘛."

說到此,火云老道臉上去起他那招牌似的猥瑣笑容道:"老伙計,雖然出了點意外,不過你要的蛟龍我已經弄回來了,現如今就在你樓上陽光室內的'奪天聚靈大陣’中困著,是抽筋剝皮,還是去骨熬湯喝你自個兒看著辦,老道我就不奉陪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還沒等楚禦問出聲來,火云老道已是一手夾起被他以"筋脈鎖"限制了行動的陸定海掠出了別墅大門.

"……我帶這小子回龍組慢慢開導調教,這段時間一定沒空,記得沒事別找我,有事最好也別找我,老道我忙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