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煉法寶 第三十六章 文武全才
【今晚十二點過後更新同時開加精大會,設精樓5座,500精華先行發放,歡迎各位前來捧場.持續堅定不移的請諸位在看完後把推薦票留給閑云,拜謝ING】

"啊,小易……"等到瞧清那個突然出手將陸定海救出的人的相貌時,蘇靜伊的驚呼聲第一個響起,激動之下,女孩三步並兩步的跑上前去,也顧不得是在那麼多人的面前了,一手拉住楚禦的衣角就往後拽,"小易,別惹事哦,校長,教導主任,還有那麼多老師都在場呢,快走啦."

對于蘇靜伊的關心楚禦報以一個溫柔笑容,湊到蘇靜伊耳邊輕聲道:"放心好了,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吃虧過,沒事的,聽我話,先到旁邊看著,等完事了我們一起出去吃晚飯."

蘇靜伊一周前還見識過楚禦的厲害,加上這些時日來楚禦所表現出來的各種才能,使得小女孩對初戀男友產生了一種莫明的信任,拽著楚禦衣角的小手漸漸松了開來,可是依舊沒有移動步子,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楚禦想要再勸些什麼.

"這麼多人看著呢,小靜最乖了,聽話."楚禦以這種類似哄孩子的方式對待蘇靜伊,已經不止一次的成功過了.

果然,蘇靜伊也終于意識到幾乎全校的人都在旁邊圍觀著,一張小臉窘得通紅,"那你可不能逞強……給你五分鍾,我到學校門口等你……"飛快的說完一句蚊嚀似的叮囑,一下子紮進人堆里跑了.

這時候一個略顯粗豪的聲音響起,"小子,你干嗎打擾我和人決斗."說話的正是此刻如同怒目金剛瞪著楚禦的陸定海.

"就你那點本事,輸都快輸了,還有什麼資格鬼叫."

楚禦連看一眼陸定海的興趣都欠奉,聳了聳肩膀道:"一邊待著去,等我打發了高麗棒子,再來同你談."

著惱于陸定海的那聲"小子",楚禦尚未松開他衣領的手稍稍一用力,頓時將他整個人給甩飛出好幾米開外,一屁股翻坐在地上,跌了個大馬趴.

"閉嘴了,別以為學了幾手古形意拳,煉了幾年氣就能有囂張的資本."

本欲起身怒發的陸定海硬是被楚禦的這兩句話給震住了,站起身後卻是一動不動,兩條又濃又粗的蠶眉糾結在一處,悶頭苦思,也不知在琢磨些什麼.

冷處理完陸定海這個愣頭青後,楚禦轉向此刻正以一種極度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樸正音,"不用再看了,我讓你先攻十招,第十一招要是勝不了你,我就承認跆拳道是你們韓國的原創."

說起來楚禦之所以會出手救下陸定海,還有個原因是楚禦十分不爽方才樸正音的那番誇大之詞,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更何況是一個國家.

高麗棒子果然是厚臉皮的厲害,紅口白牙的胡亂一通,就想把中國專有的東西歸為己有,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楚禦說話向來簡單明了,不過他這句話脫口的同時,卻是惹來了黃校長的一陣驚呼,雖然此刻黃校長的心中正驚訝于蕭易這個六科第一的天才學生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把個一米八五的大高個給拎飛的,但很顯然的是,楚禦向樸正音說的那句話更是令黃校長無法接受,"蕭易同學,你要注意影響,樸先生是韓國友人,也是我們學校請來的客人……"

"校長,你可以把這看作一次中國與韓國的武技交流."楚禦隨口應付了一聲,再度將目光投向此刻眼中閃爍著精光的樸正音,"機會給你了,可要把握好."

樸正音此刻幾乎都快氣炸了肺,先是一個愣頭青和自己這個黑帶六段兼煉氣二十余載的跆拳道高手斗了個不分上下,面子已經掉了許多,好不容易有個一擊敗敵的機會,卻是被一個年紀看上去更小,長得白嫩非常的俊秀少年給破壞了,更可氣的是,眼前這個少年的口氣狂到了沒邊,竟敢揚言先讓自己十招再行一招敗己,這都什麼世道啊!

"除非他是張三豐轉世,否則今天拼了個以大欺小的惡名,也非得一泄心里這口惡氣."接二連三的受到囂張挑釁,向來心高氣傲的樸正音已經險有暴走的傾向了.

"這都是你自找的."話音落下的同時,樸正音已然出腿如風,一式力沉勢重,速度絕倫的曲身彈腿臨近楚禦面門,這也引得圍觀師生發出一陣驚呼之聲,有些膽小的女生甚至都背轉了身子,不忍見到楚禦中腿的那一瞬間.

"中看未必中用."楚禦冷哼一聲,肩膀微微一晃,從常人的視覺角度上他的身體看似並未有絲毫移動,卻偏偏讓樸正音勢在必得的凌厲彈腿落了個空,感覺就像是樸正音故意在即將踢中楚禦面門時移開一般.

"看不出那個韓國人心地蠻好的,那一下只是嚇嚇蕭同學的."某個目睹了這一幕的女生如是道.

"不過蕭同學也真夠大膽的啊!雖然那韓國人沒有踢到他,可能夠直面這樣的壓力,換了我,估計早就轉身跑掉了."女生身側疑似男友的高中生接口道.

"我看蕭易八成是被嚇傻了,沒來及反應跑開才對吧."一個就近的男生發表自以為是的高見道.

畢竟周圍觀戰的師生並沒有楚禦那樣敏銳的六識,之前樸正音冷嘲陸定海的那番無恥之語他們可沒有聽到,否則的話,估計不用楚禦出手,一群師生一湧而上也足夠把這個高麗棒子干趴下了.

卻說一眾師生看不清狀況實屬正常,但作為當事人的樸正音卻是心中驚愕莫明,憑著他煉氣的優勢,樸正音的眼力勁也是要較普通人強出數倍,可即便如此,他也只能依稀瞧見自己一腿即將踢中楚禦面門時,後者使了個快速到肉眼難辨的側身閃,而且這一動作做完的瞬間又是恢複到了原位,使得眼力勁不足的人會以為楚禦根本連動都未動過半點.

樸正音心中驚愕的念頭一閃即過,接著閃電出手,已是欺近楚禦身前的他,雙拳直搗前者胸腹,覆蓋面極廣,如果不移動腳步的話,是決計不可能如同方才那般用側閃避過的,"看你這回怎麼躲."

楚禦嘴角依舊掛著輕蔑笑容,不禁讓瞧在眼中的樸正音氣得運足了十成力,隱隱可聞拳風呼嘯之聲,他這二十多年的煉氣功夫畢竟也是有一定威力的.

雙拳臨近的刹那,楚禦倏然單足點地,身子以一個違反物理學定律的方式傾斜著轉了三百六十度,樸正音的雙拳緊貼著楚禦衣衫而過,始終未能真正打到楚禦.

而一個奇異旋身之後,楚禦依舊沒有挪動過半點位置,只是神情之中的輕蔑之意更甚.

接下來的時間,幾乎成了楚禦一個人的表演,無論樸正音施以何種方式攻擊,楚禦始終沒有在原先站定的位置處移動過半點,給人一種錯覺的是,仿佛樸正音正施展著渾身解數配合著楚禦表演.

"十招了……化外之民畢竟是化外之民,又豈能懂得我泱泱大國的武學精義……"楚禦不咸不淡的話音響起的同時,別說是圍觀師生了,就連當事人樸正音自己都沒瞧清是怎麼一回事情,只感覺胸口猛地被一股大力襲中,連楚禦是出拳亦或出腿都沒能辨別得出,整個人已經不受控制的橫飛而出,重重摔倒在五米開外.

"花上半年時間靜養,你這個高麗棒子或許還有複元的希望……偷學中國幾招最基礎的功夫我也就不和你這高麗棒子計較了,但拿出來炫耀就是你的不對了,給個教訓長點記性吧."

楚禦說完,也不等顫顫巍巍起身的樸正音有何反應,已是徑自朝外走去,一路上的師生在目睹了方才一幕後,全都不由自主的在楚禦靠近時給他讓開了一條道.

"蕭易,你……你今天的舉動實在是太過份了……你給我站住."黃校長眼見自己花了大力氣請來的樸正音被自己學校的天才學生打得灰頭土臉,這不是明擺著不給自己面子以及宣揚校園暴力嘛!這樣的頑劣學生就算是六科第一,也必須給予一定的處分,一個記大過是至少的了.

"我還有事,有什麼事情回頭再說吧."

說實在的,楚禦早就不想繼續掛著個學生的身份了,所以他也無需與追上來的黃校長多解釋什麼.由于一眾師生仍自震撼于方才楚禦的行為,讓路之下,楚禦走的飛快,倒是等到黃校長趕上來時,卻被人群給堵住了.

眼看追之不及,而楚禦又是對自己不聞不理,黃校長自覺受到了莫大的挑釁,"陳主任,立刻聯系蕭易的父母,讓他們到學校來一次,這個孩子既目無師長又宣揚暴力的,成績再好也沒用."

教導主任應了一聲就一陣小跑回到教學大樓翻電話本去了,他也是被楚禦的一系列行為給驚呆了,幾十年任教生涯下來,幾曾見過如此牛逼的學生啊!連校長的話都不聽,還敢當著所有師生的面打傷一名黑帶六段的跆拳道教練,雖然這一切都令人感覺十分的不可思儀,但的的確確實發生了,難道蕭易那孩子就是傳說中的文武全才不成!

卻說楚禦走出校門後,蘇靜伊雀躍一聲從校門前擺攤賣冰糖葫蘆的小販處跑了過來,小手還拿了兩串糖葫蘆,來到楚禦面前,笑意盈盈的送上其中一串,"我請你的,嘗嘗甜不甜."

欣然接過糖葫蘆,楚禦看著眼前可愛純真的"小女友"不禁心中一暖,"我們走吧,你請我吃糖葫蘆,我請你吃晚飯."

蘇靜伊眨巴著一對如水明眸笑道:"好呀,不過我們不去貴的地方,吃的地點由我來挑."

知道蘇靜伊是為了幫自己節約,楚禦不由無奈搖首道:"隨你了,不過說好了,路邊攤可不行,吃壞了你的小肚子,我可要心疼死的."

"我能跟你們一起去嗎?"一個粗重的嗓音突然從少年少女身後傳出,居然是方才被楚禦救下並冷處理了一番的陸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