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煉法寶 第三十四章 高麗棒子
【氣象台又發布橙色暴雪警報了,空調又壞了,打字凍得兩手直抖,但要推薦票閑云是從來不抖滴,感謝每天點開《煉寶專家》支持閑云的諸位.】

自從火云道人離開後,整整一周時間,楚禦硬是窩在別墅內沒有出門半步,借助"奪天聚靈大陣"之助,修為實力突飛猛進,已然險有突破至靈動後期的征兆了.

當然,之所以能有如此奇速,僅僅只是一個"奪天聚靈大陣"那是遠遠不夠的,這一周的時間內,楚禦生吃了十五株千年老參,二十顆玲瓏朱果,上百枚數百年火候的靈芝……

這些有錢都是難買的珍貴藥材全都是華天雄送來的,本來楚禦特意吩咐華天雄運來這些藥材是為了等到自身修為達到金丹期之後煉制輔助丹藥之用,可如今他卻是有些等不急了,雖然生吃這些珍貴藥材是比較浪費,而且味道十分苦澀.往往自身能夠吸收到的藥性還不及將之煉成丹藥後的一半.

但由于修為實力不足的關系,楚禦無法運用到五蘊真元火中專門用來煉丹制鼎的銀焰,所以浪費也只能浪費了.

但勝在天寶財團資金雄厚,搜羅全世界之下,弄個百來株千年老參,千百顆玲瓏朱果之類的還是不成問題,所以楚禦也不愁因為今日的浪費而導致他日沒有足夠的藥材煉丹.

雙管齊下使得楚禦創造了一個修為精進的奇跡,一周的時間,僅僅只是一周的時間,楚禦將靈動中期的修為突破至僅差一線即達靈動後期的程度,這若是換到一般修真宗派內,如此精進,沒有個一年半載的時間那是想也休想,當然,得了師長賜予靈丹以及傳功的不在此列.

"火云那老鬼在錢塘江那邊折騰什麼呢,一條五百年氣候的小蛟而已,居然花了整整一周時間都沒個消息……"楚禦這一周來始終等在別墅中還有個原因就是為了等著火云老道取了蛟筋歸來,他可不想自己在學校上課的時候這老鬼突然出現,估計要是真那樣的話,楚禦這個"蕭易"的身份是沒法再繼續維持下去的了.

"算了,這樣等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他愛什麼時候找來便什麼時候吧,過了這麼段時日,楚念昔和小靜想必也該把當初江南酒家的那檔子事淡忘了,好久不見這兩個小妮子倒是怪有些想念的,去看看也好."

有了決定後,楚禦出門打了輛的士直奔cY中學而去.因為已經快要到了學校放課的時間,楚禦走進校門的時候,卻是發現學校操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圍成一個大圈,不時發出陣陣驚呼聲,也不知是在干什麼.

好奇心這玩意兒人人都有,就算是煉寶大宗師也不例外,更何況在人群之中,楚禦還瞧見了紮了兩條小辮,不時掩嘴驚呼的可愛小女友蘇靜伊.

擠進圍觀人群之中,楚禦來到靠在最前排的蘇靜伊身邊,嘴角掛起一絲笑容輕輕拍了拍前者的肩膀.

"小易……你終于出現了."少女甜美的笑容令得楚禦也是沒來由的心中一暖.

蘇精伊第一時間挽住了楚禦的胳膊,雖然動作有些生澀,但在學校里頭她敢這麼做,已是頗為大膽的了,"你來的正好,今天學校請來了百盛跆拳道館的教練和他們的精英學員來我們學校表演,可精彩啦,你快看,現在表演還沒結束呢."

順著蘇靜伊所指的方向望去,操場中央區域被劃了一個直徑三十來米的大圈,里頭十多名身著跆拳道服的人正分作數撥演示著各種跆拳道的常見招式.

驀聞一聲斷喝,一名腰上系著黃帶的年輕男子一掌橫空劈下,硬生生將身前由人舉著的三塊木板全數斬成兩截,贏來學生們的一陣喝彩.

"很精彩嗎?"楚禦愕然不解的搖首暗道,"就這種水准,也會有人喝彩……那要是自己把三十年前入世那段時間內無聊所創的幾套功夫亮出來,豈不是要震煞全場了……算了,低調低調,人家江湖賣藝的也不容易,還是別砸了人家場子的為好."

很顯然,這些個至少也是黃帶級別的跆拳道學員在楚禦的眼中與過往那些個江湖賣藝謀生的苦哈哈區分並不大……

但其他學生們對跆拳道的熱情程度遠要超過校方的估計,一陣陣的喝彩聲不絕于耳,而那些個演示中的道館學員也是個個表演得更為賣力起來.

"下面,我們有請百盛跆拳道館的首席教練,黑帶六段的樸正音先生為我們講解跆拳道的精神與精義."黃校長的聲音適時的響起.

黃校長聲音落下的同時,一名腰系黑帶,雙眼之中精光湛湛的中年男子從一眾已停下表演稍息的道館學員中走了出來.

"同學們,我是樸正音,來自韓國,很高興能夠來到這里與各位同學講解跆拳道尚武強身的精義."

"韓國人能把普通話說的這麼標准,很厲害呢."

"長得也好帥,雖然年紀大了些……"

"穿的那一身衣服也好有型哦,我決定了,明天就去百盛道館報名去."

幾個高中女聲兩眼亂冒星星的在一旁花癡道.

"跆拳道是一門追求速度與力量的功夫,強調以剛制剛,以力勝力,內外兼修…"這位黑帶教練一邊為校生們吹捧著跆拳道的無敵剛猛,一邊或飛踢,或足刀,或轉身踢的表演了幾式威風凌凌的耍帥招式,不過他這個黑帶六段倒是真有些本事在身,踢腿如風,剛勁有力,絕對不是方才那些個道館學員們的花拳繡腿能比的.

"同學們,跆拳道在韓國被稱為國術,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它也會成為中國人強身健體的最佳選擇……其實,根據我國的記載,中國武術的一部分正是從跆拳道演化……"

"滿嘴放屁,不知所謂."驀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樸正音的豪言壯語,聲音雖然不響,但是在所有學生都靜聲聽著樸正音講解的時刻卻是顯得異常的刺耳.

"一門剽竊了中國武術皮毛的技藝也敢在老祖宗的面前吹牛,實在是好不知羞."從人群中走出一個高大男生,豎起食指並以不屑的表情看著樸正音搖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