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煉法寶 第三十二章 百年損友
【天寒地凍,偶這個沒空調的孩子真可憐,碼字不易啊,推薦票砸來給偶點溫暖吧】

回到別墅,楚禦鎖上了房門,立馬取出了記載有《萬妖錄》的玉瞳簡,根據沈暮古所說,這《萬妖錄》中非但記載了"養妖"一術的精髓,更是錄有世上萬千妖物出沒的地點等等.

無疑,這《萬妖錄》的的確確是欲圖重煉通靈寶玉的楚禦如今最需要的東西了.煉制通靈寶玉的靈引千瞳妖內丹能否獲得可就全都倚仗它了.

神識掃過玉瞳簡,只是幾分鍾時間楚禦便已將《萬妖錄》中有關諸般妖物的記載收錄腦海.

按照其中所錄,千瞳妖性喜天地靈氣所鍾之地,迅如疾風,形似獅虎,背生千瞳,以吸食各種先天亦或後天靈物的靈氣為食,此妖物初生之時,背上只得一只妖瞳,每過一年便會多現一妖瞳,直至有了千年道行,千瞳齊開,方才結聚內丹,再過得百年可擬化人形,成就妖修,有望得窺天道.

《萬妖錄》上還將世間妖物分為天,地,玄,黃四級十二品,這千瞳妖赫然得入地妖一品之列,只差一點便可與洪荒遺獸那類天級妖物相媲美了.

西岳華山與龍虎山這兩處修真福地都曾有過千瞳妖出沒的記錄,其中龍虎山的千瞳妖楚禦已經不指望了,因為當年他師尊老人家抓來的千瞳妖正是出自龍虎山,如今看來唯有華山一處有千瞳妖存在的可能.

雖然沈暮古之前就已與楚禦說過,這《萬妖錄》年代久遠,其上所記載的妖物所在地大多是廢的,要麼那些妖物被修真人士捉了,要麼就是道行足夠成就妖修了,但楚禦卻是另有衡量.

要知道千瞳妖既然能夠列入地妖一品,它的能力可不是尋常修真者就能夠對付得了的,而且千瞳妖的膽小謹慎簡直堪稱眾妖之冠,一般修真者別說是捉它了,哪怕是想要看到它都非常之難.

同時千瞳妖對于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真人士而言,幾乎沒有任何的用處,且不說未結成內丹的千瞳妖半點可用之處都沒有,即便是結成了內丹,因為千瞳妖的特殊性,修真者也無法取它內丹來提升自身的修為,可以不嫌武斷的說一句,千瞳妖在絕大多數修真者的眼中性價比甚至還不如一只黃級二品的結丹妖物.

在楚禦看來,整個中土修真界唯一肯花大力氣去捉千瞳妖的非他莫屬,因為普天之下只有他能夠憑借煉寶閣一脈單傳的五蘊真元火剝離出千瞳妖的內丹,除此之外,由于千瞳妖不像其它妖物那般能夠在幾百年時間內就擬化人形,兩相結合之下,使得楚禦有理由相信,《萬妖錄》中記載著的那只在華山出沒過的千瞳妖仍然存在的可能性極大.

"通靈寶玉的煉制勢在必行,這華山一行是免不了的了,不過以自己目前的修為實力捕捉千瞳妖似乎還有些欠缺,必須在短時間內凝聚金丹方可,否則捉妖不成反被妖傷可就糗大了."

楚禦好一陣思忖的同時又是動起了其他腦筋,"捉妖有捉妖的特殊性與局限性,也需要配合特別的法寶,自己手頭的'禦虎令’無論是威力還是功效都對捕捉千瞳妖無甚大用,如今倒是有那麼一件法寶值得一煉,但就目前自身的修為實力而言,強煉這件法寶未免有些牽強,而且關鍵煉材也缺之一樣,除非……"

"……為了通靈寶玉,看來只好找上他了……大不了當是欠他一份人情罷了."楚禦向來不喜欠人家的情,即便是欠了,他也會想盡一切辦法還上,用他以前的原話來講,"還上一份人情遠要比煉成一件頂階三級的法寶都更為令人舒心."可這回他卻是不得不主動尋求一個百年老友的幫手了.


"小白,幫我聯系一個人,這人你也認識……"

"不是吧,老板,當年你不是宣布和他劃地絕交了嗎?而且以那家伙的火暴脾氣,要是知道老板你身在何處,我擔心他會因為當年的事找您麻煩呢."白岑參在聽到楚禦報出的那個人名後,不由緊張勸道.

"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如今我有要事需求助于他,你聯系他後,就同他說我楚禦已然奪舍重生,現在要他幫忙辦點事,然後把我湯臣豪園別墅的地址告訴他就行,其它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白岑參沒有再說什麼,對于楚禦的吩咐他是絕對無條件服從的,而且無論是三十年前還是如今,楚禦從來不曾有過任何錯漏,幾乎所有的計劃與行事都是完美非常,這也使得白岑參他們三個老屬下對自己的老板有著一種絕對的盲從.

***************************

中國龍組總部,一名身著破舊道袍,一副邋遢模樣的猥瑣老道正翹著個二郎腿訓斥著身前一字排開的十六名龍組精英.

"你說你們是不是都是豬腦啊!那麼簡單的一個神宵雷法的決印,老道我教了你們整整大半個月,到現在最能耐的一個也就放出個尺長點的雷罡,真不知道你們的師門怎麼會收下你們這些個廢物的."

"看好了,老道再給你們最後示范一回,要是到十天後還有誰放不出神宵雷的,老道我直接轟他回師門宗派,反正留在這里也是丟人現眼."

長著一對頗為搞笑三角眼的猥瑣老道說話間已是起身站定,渾身上下看起來邋遢非常的他卻是有著一對白玉也似的修長雙手,驀然見他轉身面向正前方的一塊高二十米,寬五米的混凝土石塊,十指如同翻花蝴蝶一般變幻起令人眼花繚亂的手勢.

僅僅只是幾秒鍾的時間,猥瑣老道雙手之間至少變化了百個決印,如此駭人的速度,恐怕那向來以決印指法見長的天師派都要甘拜下風.

"天罡指處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神宵雷現."決印變化到後來,猥瑣老道倏然一掌轟出,一道璀璨金華自其掌心衍射而出,化作一道肉眼可見的丈許雷光轟隆而出,正中十米開外的巨大混凝土石塊.

"轟"地一聲震響,巨大的混凝土石塊化為一堆激揚粉塵.

"再給你們二十天時間,到了時間,你們要是達不到老道我剛才半成力的水准,就統統他媽的滾蛋回老家吧."


猥瑣老道拍拍手轉身冷哼一聲,連正眼都不瞧一下眼前這批出身自中土修真界各大名門正宗的精英弟子,從懷里摸出一個扁平的威士忌酒瓶,美美的喝了兩大口,吧唧著嘴道:"還愣著這干什麼,趕緊給我滾."

似乎早已習慣了猥瑣老道的斥罵,一十六名修為實力在金丹中期至元嬰初期不等的龍組精英向猥瑣老道行了一禮這才退走.

"這個龍組總教頭還真不好當,再有半年時間,就到了當年和那人約定的時限了,到時候老道我想去哪去哪,可不能留在這里傳授一群小毛孩子……"

"火云道長."練功房走進一名身著軍服的中年男子,肩膀上兩杠三星,竟是個上校團長的將官.

瞧見來人,火云老道伸了個懶腰道:"現在一群小的都訓練的差不多了,有什麼特殊任務就讓他們去,別總為些屁大點事情來煩老道我."

"火云道長,我不是來請您老人家出任務的."上校擠出一絲笑容道.

"那難道是又有新近龍組成員要老道我去訓練?"火云老道歪著腦袋道:"不對哦,這一批龍組成員才入世任職了兩年,還有三年時間呢,沒可能有哪個秀逗修真宗派不知道這個規矩再送門人弟子過來這邊的……"

上校先是恭敬點頭應了聲是,對于眼前這位活了幾百年的修真者,別說他一個上校團長了,就算是軍區司令來了,也一樣得同他客客氣氣的.作為龍組總部的負責人之一,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火云道人的厲害,更是知道火云道人要不是因為當年欠下太祖一份人情,這才答應帶起了這個中國最強大,最特殊,由修真者組成的龍組,要是惹得他不高興,自己這個上校頭銜可就別想要了.

"是您老人家的私人秘電剛才響了……所以我才趕過來告訴您."

火云道人的私人秘電,全天下知道這個特殊號碼的不會超過十個,而且從這個秘電存在至今,也就響過一次而已.那次還是在文革末期,由太祖親自致電,請火云道人幫忙攔截一架已經飛臨外蒙古就快要出境的軍機,不過因為那天火云道人多喝了幾口酒,把"攔截"二字聽成了"銷毀",直接一記神宵雷砸下,把那架軍機轟成了廢渣.

如今是秘電第二次響了,火云道人聞言不禁神情微變,在他的記憶中,知道這個唯一聯絡到自己的秘電號碼的人幾乎死的死,遁的遁,整個俗世間似乎只有當年那個損友手下的三個跟班知道了.

"那幾個小毛孩子找我做甚……"帶著些許疑惑,火云道人終是收起威士忌酒瓶,施施然道:"去看看."

【中國龍組這個名字用濫了,我也知道,哪位幫忙想個好點的名字,我改還不行嗎?現征集又順口又牛逼的組織名,畢竟是純修真者組成的特殊組織啊,請有取名想法的兄弟將之發到書評內,無論是否采用,都會加以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