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煉法寶 第三十一章 求饒無用
【兩章並在一起了,章節字數絕對足量,閑云望諸君多多推薦支持!】

江南酒家樓頂的VIP包間內,此刻正上演著一場大美女解救小美女的戲碼,楚念昔手中橫著剛剛從廚房搶來的不鏽鋼菜刀,一手將眼中淚水未干的蘇靜伊護在身後,一對美目透著緊張且憤怒的意味,"你們都退開,不許再靠近,再過來……再過來我可真的會砍人的……"

兩個身上紋身的社會青年將房門堵住,另外三個則是玩弄著手中的甩刀,盯著已經退到牆角的楚念昔邪笑連連.

"真TmD爽,找了個小的來陪酒,居然還免費贈送個大的,哥幾個今天可是有得樂了."一個像似五人首腦的金毛青年將手中的甩刀耍得飛快,一步步逼近道.

"黃毛哥,不用鬧那麼大動靜吧,這里畢竟是我老爸的店鋪,動刀子的話,麻煩惹大了,我可就……"金毛青年身旁,一個身高只有一米六出頭點的半大小子,神情略顯為難道.

"你小子少Tm廢話,要去找學生妹陪酒是你提的,哥幾個幫你把人帶出來了,現在你倒是跑出來說怕惹麻煩,你小子到底站哪一邊呢."

"黃毛哥,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弄得見血了就不太好了吧."

"也是啊,那麼兩個大小美人,要是被刀子割破了點皮都是罪過."黃毛干笑一聲,"哥幾個把刀子都收起來,憐香惜玉懂不懂啊!都TmD沒文化的很,跟著老子混要有覺悟,明白不."

很顯然,黃毛是這幾個社會二流子的首腦,他發話之後,其他幾人全都將手中的甩刀收了起來.

"你別再過來了,我……我真砍了……"瞧見黃毛和另外兩名社會青年又朝前逼近了幾步,眼看距離自己只有兩三步之遙了,楚念昔緊握菜刀的手因為用力過度顯得異常地蒼白.

"砍啊!砍的越大力哥哥我就越興奮……有句話怎麼說來著,牡丹花那個啥,做鬼也那個啥的.只要你舍得砍哥哥我,哥哥受著就是了,大不了你我死後一起做對鬼鴛鴦,一樣的快活風流啊!"黃毛放肆的笑聲令得退無可退的楚念昔不禁嬌軀一顫.

她下可能不得了手,楚念昔長那麼大根本連刀都沒有拿到過手中,又何來砍人的勇氣,之前也是乍見蘇靜伊被五個小流氓逼著灌酒,心中一急沖進廚房拿了把菜刀就沖了進來,現在她已經後悔剛才為什麼先打電話報警了.

就在楚念昔心中懊惱的同時,一個從右側靠近她的家伙乘她不備,一把奪過了楚念昔手中的菜刀.

"啊!"驟然被人奪去了目前自己唯一的依仗,楚念昔驚呼一聲將身後護住的蘇靜伊緊緊抱在懷里,"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是在犯法,立刻讓我們離開,我可以不計較剛才你們犯下的錯誤."

"冬子,大強,把門關上守好,我們幾個先樂樂,完事了換你們倆."黃毛直接無視了楚念昔的"循循善誘",向兩名站在門口的家伙道.在楚念昔來此之前,五人已經喝了兩瓶白酒,此刻酒勁沖腦,黃毛的"性致"已然提升到了頂點.

"好嘞."

"砰"地一聲響,包間的房門被重重的關上了.

"砰"地又一聲,包間的房門連帶兩個人一起飛撞進屋子,一名身著休閑裝,眉目俊朗非常的少年出現在已經沒有了木門的房門前,目光中透著令人膽寒的涼意.

"找死."瞧見自己人吃了虧,靠門最近的那家伙掏手就抽出了甩刀,身子一傾就沖向少年捅去.

楚禦根本懶得閃,出手如風,一拳正中那家伙面門,一股巨力生出,將他轟飛,身體不受控制的狠狠撞在牆壁上,發出一聲痛苦慘叫,鼻梁已經骨碎了,一張臉腫得像個豬頭,殷紅的鮮血像似不要本錢一樣從他掉光了牙齒的口中溢出.

"小易……"楚念昔和蘇靜伊幾乎同一時間驚喜出聲.

興許是楚禦的那一拳實在太具有威懾力了,一時間連同方才被楚禦踹進房門的兩個家伙,竟是沒有一個敢上前動手.

"念昔,小靜你們過來我這邊."楚禦目光如電,一一掃過黃毛等四人,現在他雖是心頭極怒,但卻沒打算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上演一場血腥暴力的電一幕.

雖然被自己的學生喚作"念昔",可楚念昔卻是發覺自己沒有半點反感,甚至心中隱隱升起一股暖意.

楚念昔拉著蘇靜伊慢慢貼著牆壁朝楚禦所在的方向走來,室內的氣氛緊張了極點,唯一可聞的聲響便是方才被楚禦一拳砸飛的倒黴家伙斷斷續續發出的痛苦呻吟.

就在楚念昔和蘇靜伊就要靠近房門的時候,距離她最近的黃毛猛地動了,"草,一個小破孩,就想嚇唬住我韋黃毛不成,今天這兩個小妞,我韋黃毛是吃定了."

黃毛一個大踏步伸手抓住了楚念昔的衣領,閃著寒光的刀子橫在後者的粉頸,沒想到的是,楚念昔下意識的掙紮使得腳步一個不穩,整個人向前倒下,眼看粉頸與刀子就要發生親密接觸,如此近的距離就算是楚禦也來不及趕前相救.

就在刀尖距離楚念昔脖頸不到0.1公分的當口兒,一道紅光在她身周閃現,頓時衍生出一股莫大力量,將包括蘇靜伊在內距離她身周兩米范圍內的人或事物全數彈飛開來.那把刀更是被這股巨力震成了一堆鋼粉,連刀把都不剩下半點,而黃毛持刀的右手則是整條耷拉下來,發出一陣鬼叫.

楚禦似是早已算到了這些,提前一步站定位置,將被巨力彈飛的蘇靜伊接入懷中,跟著快走兩步,一把將仍自驚魂未定的楚念昔拉過身邊.

"你們倆到樓下等我."

楚禦溫柔向二女說罷,半推半送的將楚念昔與蘇靜伊送到了房門外,而他則是徑自走前,將方才被他轟飛的木門拾起,"砰"地一聲巨響,那扇門竟是被楚禦硬生生給嵌了回去,一時間這間在五樓的VIP包間成了名副其實的密室.

如今房間內的五個家伙,除開剛開始被楚禦一拳砸中面門的倒黴蛋已經完全昏迷過去,其他四人中至少還有三個半仍能動手的,半個指的自然是被楚念昔身上佩帶的初階一級法寶"玉龍墜"震斷一條胳膊的韋黃毛.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這家酒樓是我老爸開的,你要是敢在這里亂來的話,包你吃不了兜著走."

楚禦此刻已是徹底怒起了,眼中寒光似劍,看得包括韋黃毛在內的四個社會青年全都心中發毛,之前楚禦一拳將個一百六十斤重的人轟飛三米開外已經夠他們幾個震撼的了,方才又是隨手將整扇木門給硬生生嵌進了混凝土牆內,四個人哪里還生得出與之動手的膽子.

尤其是方才他們四個親眼目睹了楚念昔身周爆出一層紅光將所有人都給震飛的場景,此刻心中更多的是恐懼.

"你就是那個強迫小靜陪你喝酒的人."楚禦將目光鎖定在最左側的家伙身上,淡淡問道.

"……是……是我又怎麼樣."小流氓顯然還沒有徹底意識到楚禦的厲害,強自硬撐道.

"那就好."最後一個"好"出口的瞬間,楚禦已是一腳飛起,毫無懸念的踹中那個小流氓的肚腹,伴隨著一聲慘呼,小流氓整個人像是一只明蝦般弓起身子飛撞身後的餐櫃,一陣丁零當啷的聲響過後,小流氓趴在地上一陣狂吐,像似痙攣了一般的抽搐著,眼,耳,口,鼻之中滲出絲絲鮮血.

"這麼不經打……"楚禦眉頭皺起,唇角微微翹起心道,"到底要不要把這幾個家伙人間蒸發了呢?"

瞧見楚禦愈發冰冷的眼神,剩余三個還能站直身子說話的家伙全都禁不住顫抖起來,倒是那個斷了一整條胳膊的韋黃毛有些背景,把心一橫跳將出來狠聲道:"小子,不要以為你能打就無敵了,知道我韋黃毛的是誰嗎?興海盟的五堂主是我表舅,你今天要是敢動我和我的弟兄,只要我不死,一定讓我表舅弄殘你全家."

本來還在思忖如何處置這幾個不長眼混球的楚禦聞言之後,驀然抬頭,"就算是不死,你一樣報不了仇."

不知何時楚禦手中已然多了件六邊形的金屬質感極重的物件,一層隱約可見的淡金光華在楚禦真元力的催動下于其上耀出.

楚禦面前的四個混混只見一個巨大的,由淡金光芒形成的咆哮虎頭倏然從楚禦手握"禦虎令"的右掌上猛地撲出,跟著就聽到一聲淒厲慘呼,韋黃毛如遭電擊,那個巨大虎頭狠狠撞中他的胸口,仿佛融入了他的身體一般消失不見了.

"黃毛哥,你……你沒事吧."瞧見韋黃毛顫顫巍巍的爬起身來,一人上前扶住他道.

"你……你是誰?我…….我又是誰……"韋黃毛猛力拍打著自己腦袋,雙眼發直愣愣道.

"我是大強啊!"

"什麼大強?我認識你嗎?"一大串口水不受控制的從韋黃毛口中流淌而下,像極了一個智障.

"妖怪啊!他……他把黃毛哥弄成傻子了……"

楚禦依舊寒著一張臉,將"禦虎令"收進懷里道,"他是傻了沒錯,現在他的智力只是等于一個三歲的孩童,現在如此,將來也依舊如此…….你們幾個似乎也挺想步他的後塵……"

"不要啊……"

親眼目睹了這對于普通人而言堪稱神跡的一切,余下的兩人全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硬是擠出兩滴帶著眼屎的濁淚求饒道:"別啊!去學校硬逼小美人出來陪酒是婁超那小子的主意,剛才拿刀威逼大美人的是黃毛,我們倆只是打個下手,做條看門狗,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兩條賤命吧."

"小美人,大美人是你能叫的嗎?"楚禦冷哼一聲,眼角余光掃過兩個求饒連連的混混,"你們倆不算首惡,但這個幫凶的身份卻是落實了,大懲可免,小懲需有."

"小懲……啥小懲啊!"大強壯著膽子問了聲,正巧目光觸及身旁正趴在地上用舌頭孜孜不倦添著方才翻落在地上飯菜的韋黃毛,昔日橫行霸道的老大此刻口水亂流的同時還發出一陣"我餓,我餓……"的癡呆呼吼.

得見此景,兩個混混的身子沒來由的一陣顫抖.要是自己變成這哥們一樣,那還不如死了痛快.

楚禦嘴角興起一絲邪邪笑意,"從窗口跳下去,或者一人吃我一拳頭,你們隨便選吧."說話間楚禦輕輕一拳砸在身旁的牆壁上,一個寸許深的拳形坑洞應聲而顯.

十多秒過後,江南酒家五樓高處跳下兩條人影,抱著腿在路上痛哭流涕,不是那兩個混混還能有誰.

暴力對待了這五個竟敢太歲頭上動土的混混之後,嚴懲了幾乎威脅到楚念昔性命的惡首,心中怒氣漸消的楚禦一腳將嵌死在門口的木門踢飛,也不理會漸漸圍過來的閑人,徑自下樓而去.

"楚老師,小靜,我們走."

楚禦向來主張低調行事,這次是因為得知楚念昔與蘇靜伊有難才會如此大怒,最終鬧出了頗大的動靜,才下得樓來,楚禦就一手拉一個快步朝江南酒家左邊的大路走去.

以楚禦的估計,現在酒家里的人應該已經發現他們老板的兒子和其他幾個混混的淒慘模樣了,極有可能報警或者追下來,盡早離開能少些麻煩.

坐上了一輛的士,楚念昔和蘇靜伊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女的問題就一個接一個轟向了楚禦.

"小易,你怎麼會有那麼大力氣的?剛才我沒看花眼吧,你把一整扇門踢飛了,還捎帶了兩個人……"

"小易,你怎麼知道我們在五樓包間的?"

"你下樓前我聽到樓後有重物掉地的響聲,跟著又好像應見有人慘叫的聲音,不會是你把他們給怎麼了吧?"

"還有呢,你送我的玉墜子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發出一道紅光啊?"

"小易……"

被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夾在中間,楚禦卻是頭大如斗,半點幸福的感覺也沒有,不解釋不好,解釋了更不妙,在未修至元嬰期之前,未曾恢複自己本來面貌之前,楚禦可不打算就此暴露身份.

"司機停車."

的士開到一個停車點時,楚禦突然叫停.

"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算我求求你們兩位姑奶奶了,別再問我了,問了我也不會講,反正……反正我回頭睡一覺就把今天的事全忘了……最好你們兩位也忘個乾淨……"楚禦硬擠著逃出了的士,一代煉寶宗師硬是被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滔滔不覺的問題給嚇得棄車而遁.

要不是因為"禦虎令"在清除他人記憶的同時還會損傷該人的腦神經將人轟成白癡,估計楚禦都有心用這件法寶給二女來那麼一下了.

唯一令楚禦稍感欣慰的就是楚念昔與蘇靜伊並沒有追出車來,也不知這同遭一劫的師生美女躲在車里頭說什麼悄悄話了,反正對楚禦而言,暫時擺脫了被追問緣由的窘境已是大善矣.

看著載著楚念昔與蘇靜伊的出租車揚長而去,楚禦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從兜里掏出手機,撥通了段中原的號碼,該是善後收尾的時候了.

"哪位?"

"傳你'修羅心決’的人……"

"啊,是仙長您……"段中原的語氣明顯帶著激動的成分,"仙長有什麼吩咐?"

"興海盟是你們段氏一脈打理的吧."

"是的."

"有個號稱是你們興海盟五堂主侄子的家伙得罪了我,還威脅我說要玩殘我全家,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哪個小王八羔子得罪了仙長,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我一定給他三刀六洞伺候著."段中原聽聞自己手下的人得罪了楚禦,本是激動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低,下意識的在電話那頭爆吼出聲.

"……仙長,我不是說您啊!我一時激動,忘形了,您老人家原諒則個."段中原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該,忙不迭賠禮之後承諾道:"不管是什麼五堂主還是啥的,只要得罪的仙長您,讓您老人家不高興,我段中原第一個饒不了他.您老放心,給我半個鍾頭時間,一切都會處理的妥妥當當."

"那就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在江南酒家教訓了幾個混混的事你也一並收尾吧,那個號稱有個表舅是興海盟五堂主的混混也在那幾個里頭,你看著辦吧."

說完,楚禦也不等段中原再度信誓旦旦的做出保證就掛斷了電話,剛剛從沈家古宅得了記有《萬妖錄》的玉瞳簡,要不是因為突然接到方大海說蘇靜伊有難的電話,估計楚禦一早就回到湯臣豪園的別墅去參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