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二十五章 密室煉寶
【二更來了,請求推薦支持ING】

作為一個實干派,楚禦二話不說就讓段中原當先領路上樓去密室了,而段子羽則是被他老爹給趕回了自己的房間不許他跟來,因為密室的所在以及開啟方法只有段氏一脈的家主才能知道,縱然是親生兒子,段中原也不准他踏進密室半步的.

當然,這一規矩對于楚禦而言,此刻已被段中原直接給忽略了.笑話,一個能夠隨口就送贈一套上乘修煉法門的人又豈會在意一個中流修真世家的密室.

"仙長請."書房之中,段中原毫不避諱的當著楚禦的面開啟了密室,兩排由精鋼打造的書架橫移開來,現出一道暗門,段中原當先而行引楚禦入內.

這間密室顯然花費了不少心思,進到內里也是寬敞異常,竟有小半個籃球場一般大小.在密室的四周分門別類的擺放著十多個鏤空的箱櫃,上頭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物件.

"你的收藏倒是不少."久未煉寶的楚禦此刻瞧見滿室煉材,雖然大多是一些不稀奇的常見煉材,但亦是好一陣心癢,目光迅速掃過室內堆放在各處的煉材,不時皺眉,不時搖首,約莫過了幾分鍾時間,楚禦徑自走前,從諸多煉材中取了三樣.

"精金三兩,碧潮石三顆,百年虎鯊齒十六枚…加上已到手的云墨晶石應該可以煉制一件初階的小玩意兒了."取了四樣煉材的楚禦心道.

"這間密室借我一用,作為補償,出來時我會送你一件法寶."

段中原聽到這話,險些喜得跳起撞破天花板了,一個勁的甩著腦袋,"我這不是做夢或是幻聽吧……法寶…….仙長真的要送我法寶嗎?"

面對段中原那顯得有些過量的驚喜,楚禦聳了聳肩膀道:"難道不信我能煉制法寶?"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我不對,我太興奮了,還請仙長原諒,這密室仙長想用多久就用多久,我先退下了,就在門外恭候仙長."段中原欠了欠身子,趕緊退出了密室.

其實也難怪段中原激動成這樣子了,要知道對于修真者而言,法寶的重要性實在是不亞于上乘的修煉法門,而且對于大多數的修真者而言,擁有法寶著實是件十分奢侈的事情.

首先,為了煉制一件法寶所需准備的煉材往往就很是令人頭痛了,更為關鍵是,在有了煉材之後並不是誰都能煉的,沒有元嬰期以上的修為那幾乎就等于和法寶絕緣,原因很簡單,只有達成了元嬰期方才能夠鍛煉出真元火,而煉制法寶的首要條件就是能夠將各種煉材燒化融煉的真元火.


像楚禦這種在築基階段就能夠修煉出五蘊真元火的變態絕對是舉世獨一的,畢竟煉寶閣這一脈就是靠煉制法寶起家的,在煉制法寶方面上沒有些強過旁人的手段又怎麼能行.

其實就算是元嬰期以上已經掌握了真元火的修真者也十有八九煉不成法寶,一件法寶的煉制實在包含了太多的玄妙,例如火候的控制,陣法的嵌入,屬性的搭配,煉材的配比與選擇等等全都是煉制法寶時不可或缺的事項,沒有經年累月的經驗根本就別想能夠掌握.

而且一旦失敗,不但煉材盡毀,就連煉寶者本身也會受到不小的創傷,試問這世上哪有如此多的煉材可供人試驗,又試問誰人能夠接二連三的經受住煉寶失敗後的創傷,這還不包括心理上的失敗陰影.

除非是那些修為達到了出竅乃至更高級別的修真者,他們或許可以憑借著自身的強橫修為來削減自身煉寶手段的匱乏.當然,前提是他們所煉制的法寶是那種品階不高的小玩意兒.

就以段氏一脈倚靠的修真宗派魔羅宗來說吧,這樣一個中流的魔門宗派,舉宗上下也就只有宗主與幾個輩分極高的長老擁有那麼一兩件法寶,而且還都是用處不大的玩意兒.

再比如當初被楚禦撞見同歸于盡的峨眉派叛徒黃塵與玄風子,黃塵的那口【怒風劍】便是他在叛逃師門前,偷偷潛入峨眉藏寶外閣所得,否則以他那金丹期的修為又何來法寶能用,至于玄風子則是沒有半件法寶在手,否則的話,他也不至于要以自爆金丹的方式與黃塵同歸于盡了.

等到段中原退出密室之後,楚禦手中勁力微發,一顆碧潮石就被他捏成了幽綠色的石粉,楚禦走出幾步的同時,手中石粉撒下,竟是在地面顯出一個由石粉勾勒的奇異符篆,等到手中石粉撒完,楚禦又是捏碎一顆繼續,三顆碧潮石全部被捏成石粉撒完,一個足有數米寬長的巨大符篆顯現地上.

楚禦沒有絲毫遲疑的盤坐于這一巨大符篆之上,口中輕叱一聲"陣起",隨著他雙手不斷變化的決印,一股隱約可見的青幽光暈在他周圍亮起,正是那由碧潮石的粉塵鋪撒的符篆所顯.

楚禦再度變化了一個決印,右掌緩緩平伸而出,煉寶閣獨有的禦火決運轉開來,體內的真元力在這一刻以一種異常詭異的方式在其體脈中游走起來,隨著真元力運行速度的愈發加劇,楚禦的衣衫無風自動,頭發也是在無形風力之下飄揚飛起.

"轟"的一聲異響傳出的同時,一簇五彩異色的火苗自楚禦攤開的掌心內竄生而起,楚禦姿勢不變,左手一指點向右掌火苗,口中念念有詞.

本是只有指寬的火苗倏然竄生,只是眨眼的工夫已然化為一團尺高的火焰團,青,紅,白,銀,金五色相融,甚是好看.

看著掌心忽高忽低的五蘊真元火,楚禦的嘴角掛起一絲滿意笑容,"老朋友,終于又能與你一同煉器制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