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十七章 老板歸來
【又是4500字更新,今天已經更新了1W1了,兄弟們砸票啊!給我也來點驚喜,閑云拜上】

離開碧波樓後,楚禦與蘇靜伊又是好一陣采購,買了好多玩具,又是買了繽紛多彩的包裝紙,在蘇靜伊的要求下,楚禦只能當起了搬運工,將兩大包禮物連同七彩折紙送到她家.接下去給兩大包玩具分別包裝的任務當然是由蘇靜伊這個心靈手巧的少女來完成.

約定了明早碰頭的時間,楚禦這才回家去了.

沒想到打車到家門口時,楚禦卻是瞧見自家門口的馬路邊圍著一堆人,其中不乏高舉照相機狂按快門的記者.

"發生什麼事了?"

下車後,楚禦徑自朝人群聚集處走去,倒不是他愛湊熱鬧,只不過他家就住在這條被人群封住去路的後頭,實屬必經之路,不得不過.

好不容易擠開一條道來,眼前的情景卻是令得楚禦一怔,"這三個小混球居然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只見五輛在上海這個國際化大都市都是難得一見的勞斯萊斯一字排開停靠在路口一側,九名黑西服的壯碩墨鏡男呈半圓之勢將居中一輛林寶堅尼圍住,隱藏在墨鏡下的銳利眼神不斷掃視著聚集在周圍看熱鬧的人群.

有一名大膽記者試圖沖進這個范圍時,一名墨鏡男只是朝前踏出半步,一股令人渾然發毛的凶悍勁立刻使得記者止住了沖前的步伐,心頭里更是暗驚,"乖乖,大財團雇傭的保鏢就是不一樣啊!就那麼朝前一站,居然駭得自己有種邁不動步子的感覺……"

被九名墨鏡男圍住的勞斯萊斯車內,赫然坐著天寶財團的三大董事,白岑參,華天雄,林羽宏.

車窗搖下的同時,白岑參朝外瞧了一眼,皺眉道:"我們的行蹤怎麼那麼快就暴露了!那麼多記者,要是因為這個讓我們沒法見到老板,我非把那些個記者所屬的報社全都收購了不可,一個個折騰完他們再炒了他們."

"還不是因為老白你非要開著勞斯萊斯過來……這麼招搖,不被記者盯上才鬼了."華天雄發了句牢騷道.

"都少說一句了,那些記者愛怎麼就怎麼吧,我們不離開車子就是了,等到老板出現為止,大不了今晚就在車里過了."林羽宏很是認真道.

"沒錯,見不到老板,就在這蹲點了."三大董事顯然決心已定.

墨鏡男看護范圍外,兩名在機場的老相識記者又是碰到了一起,小胡子記者同那名雜志記者全都將雙手舉到最高,手中相機的閃光燈亂閃.

"兄弟,又見面了啊!"小胡子這才發覺身旁的同行是機場的舊相識.

"哈,是老哥你啊!這回總算是被我們堵到了,在上海這塊地頭能同時開出五部勞斯萊斯的除了天寶財團沒其他了,看在你在機場幫我出點子的份上,我就透露個獨家消息給你……"

小胡子一臉興奮道:"兄弟夠意思,趕緊說說,什麼消息?"

"車里人的身份."雜志記者神秘一笑,湊近到小胡子耳朵邊低語道:"我能夠百分百確定,天寶財團的三大董事就坐在那輛車里頭."

"啊!"小胡子驚愕之際,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半晌才眼神放光道:"車里是三大董事……不是天寶財團亞洲執行總裁李海嗎!"

雜志記者露出個得意笑容道:"別問我為什麼知道,反正假不了,今天哪怕是天上下刀子我也不走了,非等到車里人出來不可."

"那是當然,三大董事跑來這種地方,絕對有猛料可爆,而且聯想一下之前的資料,我有一個大膽猜測,三大董事是來見天寶財團隱藏幕後的董事長的……"小胡子記者敏銳的感覺道.

"有道理,要是被我們搶到天寶財團幕後老板是誰的新聞……天啊!一個縱橫國際商界三十多年的超級財團隱藏幕後老板的真正身份,我們雜志將因為我的發現而銷量翻番,不,翻上十倍都嫌少!"

且不提兩名記者之間的YY,楚禦此刻正在猶豫著是否要和三個老屬下見上一面,畢竟現在楚禦已是換過一具肉身,從表相上只是十幾歲的孩子,他倒不是擔心三個老屬下不承認自己的身份,笑話,楚禦隨便說幾件過往的事情就能確證自己的身份了,更何況他的三個昔日屬下也都清楚自己的老板是個修真者,一切都好解釋的很.

令楚禦猶豫不決的是,他如今還需要繼續以蕭易的身份在俗世中生活,在場那麼多的記者和圍觀人群,要是自己出面與三位老屬下見面,那動靜可就鬧大了.

"……唉,三十年前自己匆匆離去,沒有來得及將三人引入修真之途,也覺對三人頗有虧欠,如今三人知道自己再度入世,能夠如此積極尋來,可見當年沒有看錯人,這三個老屬下對自己也足稱忠心耿耿了,今次就與他們相認吧,只不過相認的方式方法要稍稍改變一番……"

心中有了決斷,楚禦默守心神,雙手背在身後悄悄掐了一個決印,跟著一絲神識由眉心處釋出.

與此同時,車中的白,華,林三老全都身子猛地一顫,雙目圓睜,而後彼此對視了片刻,白老顫抖著雙唇道:"你們感覺到了嗎?是……是老板……"

"是老板……不會錯了,這種神識觸動的方法與那種熟悉的感覺,除了老板沒人能夠做得到了.天啊!老白,老林,你們趕緊狠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還等什麼,下車找人!"林羽宏推開車門的同時,一時間閃光燈與上百目光齊射,快門聲與急吼聲共響.

"老林,關門進來,你怎麼犯糊塗了."白老眼疾手快,第一時間把林羽宏探出去的半個身子拽了回來.

"老板可不願意被那麼一大幫記者拍到,你忘了老板向來都是很低調的嗎?"

"瞧我這個老糊塗,剛才太激動了……"林羽宏拍著腦袋道:"讓阿大他們把那些記者趕走就是了,人群也一起驅散了."

要是換作平日,三老絕對不會做出這一決定,但現在關系到能否立馬見到自己的老板,三人可就顧不得那麼多了,白岑參和華天雄對林羽宏的安排是半點意見都沒有.

搖開車窗,林羽宏向車外的墨鏡男中的其中之一招了招手,等到後者靠近後吩咐道:"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一分鍾內我不想再看見這群討厭的記者,還有,讓圍觀的人也都散了吧,我們三個又不是動物園的大猩猩,有什麼好看的……"

阿大聽完吩咐,只是稍稍一愣,當即點頭應是,手指按上耳朵的接收器下達了命令,"全部驅散,如有反抗與不從,一律逼出百米開外."語氣直接而森冷,有著不容置疑的氣勢,很有幾分軍人的嚴厲.

與此同時,在阿大下達指令的下一刻,其他八名看護在車旁的墨鏡男全都有所動作,九人一字排開,幾乎將半條街給攔住了,步伐一致的朝前走去,"有鑒于各位的圍觀行為將會提高我們安全工作上的難度,請大家散開,如有必要,將采集武力措施."

冰冷不帶絲毫感情色彩的語氣,九個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黑西裝大漢朝前逼近,首先散開的是那些個湊熱鬧的小市民,他們哪里見過這種陣仗啊!看九名墨鏡男越來越逼近,那種巨大的無形壓力逼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可不是他們所能夠承受的,只是眨眼間的工夫就散了個精光.

而那十多個記者則依舊監守自己的陣地,他們可是有新聞任務在身的,再者說他們也不信在這光天化日下,九個墨鏡男敢動他們.

"這是法制社會,你們這是威脅,我要把今天的這一幕報道出來……我要……"一名叫囂得最響的記者大義凜然的發言只說到一半,一只蒲扇大手一把他像只小雞似的拎起.

那名拎起該記者的墨鏡男徑自朝一旁走過十多步,手臂一甩,那記者就像是個破爛般的被丟出了幾米開外,估計短時間內是爬不起身來了.

"你們走不走."阿大黑著正臉朝前再度逼近眾記者一步冷道.

有了前車之鑒,記者們似乎也都明白自己口中的大道理與手上的筆杆子在這九個凶神惡煞似的墨鏡男面前是派不到用處了,不想被丟個狗吃屎的他們紛紛散去.至于是否真的走了,就另外一說了.

見到人群終于散光,阿大朝著其他八人吩咐了一聲,讓他們在四周百米范圍查探一番,跟著回到車駕前向三老回複,"圍觀人群已經全都清完了."

"你們把其它四輛車先開走停到別的地方去,別讓這里太惹眼了,然後繼續暗中保持觀察,別讓那些記者給鑽了空子,如果看到一個十多歲的小孩過來,立刻客氣的迎過我們這里,知道了嗎?記得,一定要客氣加恭敬……"白岑參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語氣顯得異常認真.

"是."阿大作為跟隨三老多年的保鏢頭子,對三老異常敬重與佩服,應是的同時,直接而有效的向其他八名保鏢下達了命令.

楚禦此刻仍自沒有決定現身,靠在隔街小巷的牆邊,神識釋出,覆蓋了方圓一里范圍,有針對性的感應著.

約莫過了幾分鍾的樣子,之前以神識鎖定的幾名記者的氣息全都消失在楚禦的神識覆蓋范圍內,他這才緩緩收回神識,閑然朝三個老屬下身處的林寶堅尼走去.

"您這邊請."有了之前白岑參的關照,保鏢們自然是無條件對楚禦放行,且在楚禦經過時,均都極為恭敬的欠了欠身子.

當楚禦坐進那輛加長型勞斯萊斯之中的那一刻,白岑參,華天雄,林羽宏三人神情是又驚又喜,驚的是見到楚禦本人,一個仍是滿臉稚氣的少年臉龐,他真的就是自己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老板"嗎?

喜的是這個疑問馬上就能得到答案了,一個三人在這三十年來時刻不能忘卻的答案——我們的老板還會再回來嗎?

"小白,英雄,羽毛……"車門關上後,楚禦目光中流露出少年難有的滄桑,看著眼前三個頭發都已花白的昔日忠屬,也是一陣感觸,一一念道昔日自己對三個屬下的稱呼.

"老板……"白岑參眼中閃過狂喜,興奮站起的同時卻是忽略自己身在車中,腦袋撞在車頂發出"咚"的一記悶響.

"英雄……三十年又十個月零二十八天沒有人這麼叫我了,真的是你……老板……我想死你了."已是滿頭銀發的華天雄此刻竟是像個小孩子一般哽咽起來,激動得連吐字都不怎麼清晰了.要知道楚禦道出的三人稱呼,那可是只有他們當年的"老板"私底下才會喚的,無怪乎三人在第一時間就認定了楚禦的身份.

"哎呦……真的疼,奶奶的,我沒做夢,哈哈!"林羽宏更是誇張,先是狠狠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跟著眼淚已是奪眶而出,"老板……我是羽毛啊!你還記得我呢,老板,又見到你了……這回,這回說什麼我都要跟在你左右了,沒有老板你在的日子,我們三個的日子很無趣啊!"

車中的這一幕若是被哪個記者拍到,絕對稱得上集名人與不可思議與一體的超級猛料,三個兩鬢斑白的老者對著一個身著年不過十六的少年又哭又笑的,而且還口口聲聲連呼"老板",三個人中的任何一個都擁有著百億的身價.在正常人的邏輯思維中,這一幕只能用匪夷所思四字來形容了.

還好這輛特別訂做的加長型林寶堅尼有著完美的隔音與保密措施,後車座也是與司機分隔開來的,四人的交談卻也不虞被旁人知道.

看到三個老屬下激動的模樣,楚禦也是心中激動,"三十年的時間對修真者而言確實算不上很久,但對于眼前的他們而言,卻是三分之一的人生,看著三個曾經年輕而富有朝氣的面龐變成此刻的銀發斑白,楚禦心中不經意的升起一絲愧疚.

"即便是我,也不曾想到還能有與你們再度見面的一天……這些年辛苦你們了……"楚禦長歎一聲,腦際不經意浮現三十年前與三名老屬下共同打造天寶財團這一金融帝國的歲月點滴,一絲緬懷的笑容掛起在嘴角.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話要同我講,心里也有很多疑問,不過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讓他們開車吧,我們找個談話的地方."

"是,老板!"三人異口同聲道.

【又是4500字更新,今天已經更新了1W1了,兄弟們砸票啊!給我也來點驚喜,閑云拜上】

PS:目前收藏2750,感動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