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十四章 上清寶錄
"天啊!竟然是《上清寶錄》!"以神識探知玉瞳簡中所記載的內容後,以楚禦的冷靜,竟然也幾乎興奮得跳了起來.

《上清寶錄》是什麼東西,恐怕只要是個修真者,沒有誰會說不知道的,此乃峨眉派冠絕南北修真界的修道秘典,可以不嫌武斷的說一句,《上清寶錄》絕對堪稱道宗一脈最頂階的修真功法.

縱觀南北修真界,佛道二脈正統,能夠與之比肩的也就只有昆侖派的《混沌法典》與天龍禪宗的《貝葉禪經》了.

原來是黃塵叛逃峨眉之前,偷偷從宗派藏書閣中刻錄了一份《上清寶錄》的副本,其實說起來,黃塵之所以會惹得峨眉派中出了名的老實人玄風的拼死追殺,除去七成是為了那個在黃塵偷錄《上清寶錄》時撞破他,而後被其先奸後殺的小師妹,還有三成便是為了師門重典不失,卻不想如今卻是落到了楚禦的手中.

自渡劫失敗險些形神俱滅之後,一直以來楚禦都對煉寶宗的修煉功法有所擔憂,畢竟煉寶宗乃是以煉寶手段而著稱的,雖是獨此一家,卻也不可能是樣樣全能的宗派.

至少在修煉功法方面與那些個名門大派無法相較,奪舍重生後若是依舊修煉煉寶宗的修煉功法來提升修為,不僅是修煉速度上成問題,日後在自身修為上的成果也未必就能比以前強出多少.這與楚禦發誓這次奪舍重生後要加強自身修為實力方面的初衷有所違背了.

而如今得了《上清寶錄》也就意味著在築基之後楚禦即可改修這門道家最頂階的修真寶典,試問對于後悔當初因為自身修煉不足而導致渡劫垂敗的楚禦而言,這個收獲是如何巨大啊!

如今築基初成,楚禦已然可修煉《上清寶錄》,寶典在手,他當然不會客氣,神識掃過便已將《上清寶錄》中第一重天"妙蘊天外生九變"的決法記在腦中.

整整一日一夜的時間,楚禦完全沉浸在"妙蘊天外生九變"的境界之中,此乃《上清寶錄》入門必修,由于楚禦有著豐富的修煉經曆,修行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加上"乾坤聚寶靈陣"相輔之下,僅僅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下來,居然讓他將九變完全成了前三變.體內本是甚為薄弱的真元力已然有所小成.

這情況若是換到峨眉派剛剛得傳《上清寶錄》的弟子身上發生,估計立刻就會被峨眉派掌教親自收入門牆,當作衣缽傳人來對待了.

要知道一旦完成"九變"突破至第二重天,那即是等同于築基大成,達至靈動之境.一般而言,若是天資聰穎且能得師門之助的弟子,從築基初期踏入靈動期怎麼也得一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呢.這一天一夜就完成了三分之一,誰能不驚呢!估計也只有似同楚禦這種奪舍重生的一代宗師有這份可能了.

將體內凝實三變後的真元力收歸氣海,楚禦睜開微瞌的雙目,感受到自身真元力強猛的增長走勢,不由暗歎這《上清寶錄》果然無愧道宗一脈最頂階修煉功法之稱,遠要較自己所知曉的各種修煉法門都要高明太多.

難怪當初自己曾以一件僅遜色于十大法寶之列的【紫電狂龍戟】與昆侖派掌教交換《混沌法典》時被婉拒了.當時還道是九月真人不識貨,如今看來想以一件【紫電狂龍戟】換取能與《上清寶錄》齊名的修煉功法,是自己不識貨才對.

"可惜這《上清寶錄》只錄下了六重天的修煉決法……看來日後自己還少不得要與峨眉派做一筆交易,好歹要把第七到第九重天的修煉決法弄到手才是……"

算了下時日,楚禦匆匆離去,這次閉關計劃可謂是異常圓滿的完成了,唯一缺憾便是沒能將五蘊真元火修成,但這已經不成什麼問題了,以楚禦如今的真元力強度而言,只需幾日工夫五蘊真元火自然水到渠成,畢竟五蘊真元火的煉成不重苦修,而是重決要,只要真元力足夠強大即可.


回到家後還是清晨時分,楚禦正思忖著是否乘著今日便去一次段子羽的家,耳旁卻是傳來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開門後見到的居然是唐靜伊這個小美人.

"蕭易,真的是你嗎?你沒事吧?"唐靜伊半捂著小嘴,眼中的神色既驚又喜.

"我?我能有什麼事?"楚禦面對眼前這個一驚一乍的小美女有些不解,皺了皺眉頭將她拽進屋里,這才問道:"小靜,你還好吧,這麼早來找我?"

"我找了你整整八天了……"蘇靜伊進了屋里,居然眼圈一紅,微帶著哭腔坐到沙發上,看著楚禦的眼神甚至帶了那麼一絲幽怨,瞧得平生最怕女人哭的楚禦渾身涼颼颼的.

"小靜,有話慢慢說,你別……你別哭好不好?我這不是站在你面前了嗎?"

"你混蛋,自從你跳江之後,老是對人家愛理不理的,現在又鬧失蹤,把答應人家的事全都給忘掉了,要不是一個禮拜前我見你三天都沒來學校了,問了下班主任才知道你請了長病假,否則現在還被你蒙在鼓里呢."

"我答應你的事?"楚禦是真的有些暈了,試著努力回憶了一下,卻是想不起來什麼.

"是啊!我們說好了十月二十五號一起去孤兒院教那里的小朋友們學做紙鶴的,前幾天想要找你一起去買折紙的,今天都已經二十四號了……"

說實在的,楚禦對眼前這具肉身原主人的"小女友"還真是有些疼愛,聽她這麼一說不由心中一軟道:"是我不好,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呢,今天是禮拜六,你應該也有時間吧,我們一起上街去買做紙鶴的折紙,然後明天一起去孤兒院……別生我的氣了,我前幾天可是真的生了場病,好不容易才恢複過來,前幾天可都是住院來著,難怪你找不著我了."

蘇靜伊畢竟只是一個十六足歲都不到的小女孩,聽楚禦這麼一說,立馬信了大半,跟著破涕為笑,伸出嬌嫩白皙的小手,揚起一根尾指,"拉勾,可不許再騙我了."

可憐楚禦這個中土修真界一等一的煉寶大宗師在蘇靜伊的哭泣下做了回小孩才有的舉動.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幸虧沒人瞧見,否則這臉可丟大了,哼,就算有誰瞧見,老子也一定殺人滅口……"楚禦同蘇靜伊完成孩童的承諾之後,心中狠狠發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