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七章 布陣郊外
化身蕭易的楚禦,他的學校生涯眨眼已是過去了三天,而這三天中他在學校的時間加一起也不會超過兩個小時,三天的摸底考試全都如出一轍,半小時後准時交卷,然後一句"我身體不舒服"直接閃人.

如此膽大妄為的學生在這樣一所有著悠久曆史的市重點中學里絕對是極其罕見的,因為只要是明眼人,即便是他的同學也能夠十分確定蕭易沒有病.

可怪就怪在,這三天的假,班主任全都批了,不但批了假,更是極為關切的囑托蕭易回家後要好好養病,千萬別強撐著來學校,一定要在完全病愈才准回課堂,帶病期間錯過的課程,老師會單獨為他補課的,讓他一切放心.

當著初三(1)班四十六名同學面前,蕭易只是淡然的點了點頭,算是領情了,在一眾人那充滿羨慕與崇拜的眼神中瀟灑離開了教室.

當時的張老師看著蕭易漸遠的背影,心中一陣自豪,"這就是自己帶出來的學生,即便有病在身也能夠輕松考取全年級第一,而且這是一個具有校史意義的第一,因為三天的摸底考試中的所有測驗科目,蕭易交出的卷子全都是滿分,包括了幾乎不可能達到滿分的語文試卷……"

走出校門,楚禦並直接攔了一輛的士直奔上海郊區——南彙.

話說三天前楚禦在鎮玉齋買下了五十一枚達到下品仙石標准的玉石,而後打聽了一下上海哪塊區域比較偏僻後,便花錢在南彙區的最北邊租下了一套本地人自建的三層小樓.

因為是私房,加上楚禦給錢又是爽快,郊縣的本地人也都是性格淳樸之輩,也沒多問什麼,在雙方秉著"誠信"二字的前提下達成了租賃協議.每個月三千元房租,楚禦一次付清了三個月.

在花了高于市價兩倍的價格租下這幢三層小樓之後,楚禦只是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這三個月的時間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他,其實這也是他相中這幢小樓的關鍵原因,因為小樓周圍最近的住戶也在五百米開外,四周圍全都是農田,背靠小河,很是安靜.

小樓的頂層被楚禦搬空了,房頂更是被楚禦雇人破開了一個直徑約有三米方圓的天窗,裝上了德國進口高透明鋼化玻璃,每到夜晚,一片銀色月輝遍灑落房中,很是絢爛好看.

當然,楚禦可不是為了情調或者好看才這麼做的,在這三天時間內,楚禦利用每天考試完畢後的剩余時間,終是用七七四十九枚下品仙石布成了"乾坤煉寶靈陣".

乾坤煉寶靈陣是屬于聚靈陣的一種,雖是入門級的陣法,但以一名只是初聚內息,尚未築基的人來布置此陣,所消耗的精力卻是十分巨量的.

完成最後一道工序,將一枚中下品階的仙石嵌入陣眼之後,楚禦累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看了看天色,正值日落之際,要入陣修煉《幽月旭日心法》也不急于這一時了.

"學校方面可以請假,可夜不歸家卻是難免惹人懷疑,這可真是個頭痛的事呢!"

楚禦尋思著如果自己能夠于此閉關個把月的時間,憑借《幽月旭日心法》與"乾坤煉寶靈陣"的雙重輔助,自己有望在短時間內築基完畢,可他旋又念及自己如今的少年身份,有些放不下了.

"受人恩惠,自當報之,縱然是修煉得慢一些,也好過讓蕭易的父母擔心要好."最終楚禦還是放棄了閉關于此的誘人念頭,收拾了一下行裝打車回家了.

又是半個多月時間過去,楚禦如今的內息已是在《幽月旭日心法》與"乾坤煉寶靈陣"的雙重輔助下鞏固到了一個非常深厚的地步,以他個人估算,再保持這樣的進度二十天左右,應該就能沖刺築基的最後一步了.

一旦完成築基,內息轉化為真元,一切都將不同,因為擁有了真元,即意味著楚禦可以重修煉寶閣一脈單傳的五蘊真元火,到了那個時候,楚禦便可以煉制幾件小玩意,雖然都煉寶閣門人入宗時用作煉手的物件,但對于如今的他而言,卻是急需的東西.

在這兩周時間內,楚禦去學校的時間略有提升,畢竟他還得將這個學生的角色繼續扮演下去,畢竟這是完成少年遺願的唯一選擇.

今天楚禦破天荒的在上完了上午的全部課程後仍沒有離去,一直老老實實在教室內待到了四點,等到所有的課程全都結束後,這才提了書包准備離去.

還沒等楚禦走到門口,一個額頭留有一簇小黃毛的同齡人出現在教室前門,興奮的沖著楚禦招手道:"小易,趕快過來,哥們今天有好事找你呢."

周豪,蕭易的發小,CY中學初二(6)班的學生,屬于那種無心學習,成天在外與小流氓厮混的那類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混也是一種境界,我老爹就是最好的例子,日後小爺必將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也正是因為周豪的人生取向選擇了"混"字,所以去年他是初二的學生,到了今年仍然是初二的學生……

說起周豪的老爸,在CY這一塊也確實頗有名氣,黑白兩道全都通吃的那種大牛,雖然文化水平只是小學畢業,但憑著在改革開放初期抓准了一系列的發財機會,以其夠義氣,夠膽量,夠豪爽的行事為人,硬是讓他在十年之中賺取了千萬家產,CY一帶兩家高檔夜總會,一家迪吧全都是他的產業.

因為那時候周豪的老爸還沒有發跡,兩戶人家比鄰而居,蕭易與周豪是從穿開襠褲起就認識了,而且碰巧的是兩人從上幼兒園一直到如今的CY中學全都在一起,二人的感情不是兄弟卻更勝似兄弟.

由于蕭易那略顯懦弱的性格,在學校里一直都是屬于受欺負的對象,好在有周豪這麼個發小和他在一起,誰要是敢動蕭易一根汗毛,周豪絕對是二話不說的往死里整,這小子經常喜歡拍著蕭易的肩膀道:"你小子膽子忒小,跟哥們我始終混不到一路,好好讀書就是了.不過要是有哪個烏龜王八蛋敢動你,小爺非把他的卵蛋捏爆不可."

識念之中掠過周豪與蕭易的關系以及過往種種後,楚禦第一眼便已經對他有了足夠的好感,這種性情中人倒是挺合楚禦的胃口.

"找我什麼事?"

周豪習慣性的捋了捋額頭的那一簇黃毛,勾住蕭易的肩膀道:"今晚別回去吃飯了,我已經給你老媽打過電話了,說你去我家給我補課順便吃飯,要是晚了就住在我家."

"你不會真的要我去你家給你補課吧……"

"那是當然,今晚可是有精彩活動等著我們呢,嘿嘿,你不知道,我老爹前段時間盤下了一間夜總會,今晚開業,今晚你和我一起去捧場去……"

"我們還是未成年人……"楚禦有些哭笑不得的尋求脫身之詞道.

"未成年咋的,不看看場子是誰開的,我都和我老爹商量好了,訂了一間VIP包廂,我還請了幾個兄弟一起過來熱鬧熱鬧,都是道上混的兄弟,給你介紹介紹."

說到此周豪頓了頓,猛地一拍腦門笑道:"嘿嘿,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和我不是同一路人,不過出門在外,結識幾個朋友也好,他們在這片街區也算是小有勢力,和他們喝上幾杯,日後出門在外也有個照應不是,你小子可不許不去,奶奶的,上回拉你去喝酒讓你溜了,這一回再不應承我,我跟你急!"

"還有,我家老爹也發話了,你該不會連我老爹的面子都不給吧."

"我去就是了."化身楚禦的蕭易饒有興趣的看著周豪,笑了笑道:"既然是周伯伯新店開張,我還得去備份禮物,你把地址給我,說定了時間我直接趕過去就是."

"那成,今晚七點,蘭溪路888號云亭夜都,我在大門口等你,不見不散,我還趕時間通知其他哥們呢,就這樣,回頭見."周豪聽到蕭易答應了,猛力拍了下後者的肩膀,說了時間和地址後便一溜煙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