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六章 原玉仙石
楚禦選玉可完全不是從觀其是否珍貴亦或是古董與否來判別的,玉石在修真者之中又被稱為仙石,但並非所有的玉石都能當得起"仙石"二字的,而且即便被認可為仙石的玉,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就以楚禦布置"乾坤煉寶靈陣"所需用玉而言,對品質的要求卻是不高,只需七七四十九枚品階達到下品的仙石即可.

是以楚禦才會在看過幾家玉店後選中了這家"鎮玉齋",因為此間店鋪內的原玉最多,所謂原玉就是比玉料稍進一步,但依舊屬于沒有過多加工的玉石.

"老板,把你店中的原玉都拿出來我看."

楚禦認真的神情和語氣,加上櫃面上那一疊厚厚的百元大鈔,使得該老板已經收起了對他的小瞧,聞言應道:"小兄弟,原玉我這里倒是不少,但那東西的確是沒有什麼收藏價值的,而且也不能算是古董一類,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這里倒是有幾件剛剛出土沒多久的古玉件,你看……"

每個古董店的老板都不希望自己的顧客去買那些充其量也就值個千把塊的廉價物品,自然是挑貴的推銷,這個老板自然也不例外.

"不用了,我不需要古董,也不要成件,你把你店中的原玉都取來我看."

由于楚禦的堅持,那老板很不情願的從自己的鋪子里頭翻出兩箱個頭大小不一的原玉,擺到了櫃面上,"小兄弟,整個藏寶樓也就我這一家店有原玉可賣了,你先挑著,選好了告訴我就是."

由于原玉確實不怎麼值錢,哪怕是極品原玉也就能賣個幾十萬罷了,更何況這店中所存的原玉按照品質來講,根本連中品都輪不到,每塊的成本價都不過百,翻個十倍利潤最多也就千把塊了,所以那位老板對楚禦這個小客戶的興致已然大減,隨口說罷,徑自去招呼其他進店的客人了.

楚禦也不在意,匆匆掃過櫃面上的兩箱原玉,大約有百十來枚的樣子,最大個兒的也不超過一個拳頭大小,小的甚至只有指甲蓋一般.

"希望這百多枚原玉中符合自己要求的能有一半數目吧."楚禦以三指搭在原玉之上,運轉一絲內息,時微笑時皺眉,平均幾秒鍾換過另一塊原玉如此施為,約莫過了幾分鍾的樣子,楚禦極快速的將原來放置于兩只箱子的原玉從新擺放了一番.

"四十六枚擁有了下品仙石的質量……五枚幾將中下品仙石的質量,看來自己的運氣很不錯,百多枚原玉之中能夠挑出如此多擁有仙石品質的來."

修真者辨識此玉是否擁有仙石潛質的方法多種多樣,楚禦作為煉寶閣的宗主,其辨識仙石的手法自然是高明非常,只消以少許內息窺測玉石,即可在短短數秒之中確定其品質高下,因為仙石之中蘊有天地靈氣,能夠與修真者釋放的一絲內息生出微妙感應.

"老板,這里一共五十一枚原玉我全要了,你開個價吧."楚禦朝著此刻正忙于接待其他顧客的老板招了招手道.

老板先是一愣,跟著三步並兩步的跑回到櫃台邊,"小兄弟,你要買那麼多原玉……"也難怪他為之驚愕了,畢竟他這里可不是玉石批發市場,哪有人會一口氣買那麼多玉石的,更何況要買的還是沒有什麼商業價值的原玉.

"打開門做生意,不用問得那麼多吧."楚禦保持著淡然笑容道:"請你快點給出價格,我可是逃課出來的,時間不多,需要盡快趕回學校去."

有這麼大筆的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那老板忙不迭點頭道:"我看小兄弟你如此誠心,買的又多,要知道我這批原玉可是從河田玉場弄來的呢,若是單買大多是八百塊一枚,這個價格是很實惠的了,我也是個爽快人,零頭去掉,四萬整數,你看如何?"

四萬塊買到五十一枚仙石,真的不貴!從修真者的角度而言,楚禦甚至覺得這個價格太便宜了,再者說他向來是個不把錢當錢的主兒,等那老板話音落下的同時,楚禦已然點頭並從書包里取出四疊百元大鈔道:"成交."

就在楚禦准備蓋上箱子離去時,一片紅影從他身側閃過,一只白嫩嫩的俏手壓在了箱蓋上,"慢著,這位小朋友,姐姐跟你商量個事情好嗎?"

"小朋友?"楚禦直接忽略了這三個讓他聽起來十分不爽的詞,沒好氣的轉身將目光投向那個橫插一手的所謂"姐姐".

"姐姐"是個一襲紅衣紅褲,裝扮甚為火辣的美女,年約二十上下,有著一張極精致的瓜子臉,就臉型而言倒是頗有幾分古典美女韻味,流動的眼波,婉約的緊,不點而朱的櫻桃小嘴,嬌俏的鼻子,黑寶石般的眼睛,眼神之中透著幾分野性的桀驁,古典與狂野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在她的身上融合的十分完美.

"首先,我不是小朋友;其此,你更不是我的姐姐."楚禦瞧見這個阻撓自己離去的美女仍沒有放開按在箱子上的手的意思,不由面色微沉道.

"這不是沈大小姐嗎,您怎麼來了."剛剛數完錢的老板瞧見那紅衣美女後立刻殷勤上前道.

"王老板,這些原玉以前怎麼沒見你拿出來過?"紅衣美女顯然與老板認識,秀眉微皺問道.

"這批原玉是上周才到的,是我一個朋友從河田玉場倒騰回來的,而您上一回來可是兩周前的事情了……"王老板將手一攤道.

"問題不大,這里所有的原玉我全要了,千元一枚,結給你十萬,你看怎麼樣."紅衣美女微笑道.

"這……"王老板顯然不想得罪紅衣美女這個大主顧,可他剛剛收了楚禦的錢,卻是不知該如何開口了,為難了半天卻是將目光投向了楚禦,剛想開口,卻是被楚禦搶先道:"這箱子中的原玉已經被我買下了,已經成了我個人所擁有的東西,現在請你松手,不要防礙我."

對于紅衣美女略顯霸道的行為,楚禦已經開始有些不耐了,看似撣去箱蓋上的灰塵,卻是不經意的輕輕拂過紅衣美女的腕脈,令得後者只感手臂一麻,在松手的瞬間,楚禦已是將箱子蓋起並提到了手上.

"勞駕,借過."楚禦提箱在手,也不多話,快步出了店門,轉眼已是消失在人流之中.

"這個小朋友很有意思呢."紅衣美女抖了抖玉腕,卻也沒有著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暗道.

"王老板,那小朋友你認識嗎?對了,他進店後都說了些什麼?"

"沈大小姐,那個小兄弟頭一回進我的店,來了後就直言只買原玉,後來的你都看見了,他挑了一箱子原玉,付錢走人……"

"哦……"紅衣美女隨意應了一聲,兩根纖纖玉指搭上剩下的原玉之上,每換過另一枚,眼中的光波便愈發凝重一分,"留下的居然全都是廢玉,那個男孩的辨玉本事好生厲害,這份感應能力估計就連爺爺與他較之都是略有不及了."

紅衣美女姓沈,名雪離,是長風集團董事長的獨女,這是個一個典型的家族企業,在上海商界有著極高的聲譽,集團的經濟實力也能夠擠進全國百強之列.當然,這些僅僅只是明面上的東西.

沈家其實是為數不少寄于俗世中的編外修真世家的一個,所謂修真世家,大多是一些中土修真界各大宗門的附庸,對于修真一途也僅僅是踏進門檻的階段罷了,他們靠著對所附庸的宗派提供財力上的支持來換取修煉的法門,說起來,沈家在眾多隱于俗世的修真世家中只是中流而已.

"這樣的人可不能放過,先查清楚他的底細再說……"沈雪離心中了計較後,同王老板打了一聲招呼後便離開了鎮玉齋,在上海,沈家想要追查一個人來曆並算不上什麼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