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五章 天寶財團
上海的標志性建築物金茂大廈,在六十六層最南端一間裝潢豪奢的圓弧形辦公室內,李海,這個在國際上有著極高知明度的超級大財團駐亞洲地區的執行總裁,正緊張的接聽著天寶財團三大董事傳達來的命令.

"把十萬人民幣包在報紙里頭塞進某街道拐角的垃圾筒里……"掛上了電話,李海愣愣站在原地發呆半晌,要不是他十分地確定剛才的那個電話是三大董事專用線路接聽過來的,估計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這個近乎幼稚的命令是那三位在國際金融界跺一跺腳都要掀起一陣大風浪的他們下的.

天寶財團是個讓世人極為不解的奇怪財團,原因有二,一則是天寶財團三十年來始終處于一個沒有董事長的狀態,這對于一個資產遍布全球的巨型財團而言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二則是如此規模的跨國財團居然到現在都不曾上市融資過,整個財團的股份,除了在財團中擁有絕對決定權的三大董事每人持有15%,剩下的股份竟然是個迷,沒人知道這剩下的股份在哪,在誰手上,至少在這三十年來無人得知過.

李海的座駕是一輛銀灰色的蘭博基尼,這麼一輛價值數百萬的名車停在CY中學的大門口,也著實令過往的路人好一陣側目,不過李海可沒那份閑心享受旁人羨慕的眼神,徑自下車關門,胳膊夾著一疊用報紙包好的鈔票朝側邊的一條小巷走去,拐了個彎後,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附近無人,飛快的將腋下包著十萬人民幣的報紙包丟進了身側的垃圾筒內.

回到車內之後,李海吩咐他的保鏢兼司機徐力道:"阿力,回公司."

蘭博基尼飛快的離去,感受著車窗外吹襲而來的涼風,李海不由有些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感到古怪和好笑,不過更多的是對三大董事布置給自己的這個奇怪任務感到迷惑.

李海旋而又是念及在電話中三大董事明言不日內即將一同前來上海,這才收拾了心情,"如今還是先把自己在亞洲區域負責的各大項目全都檢驗一遍才好,可不能在三大董事蒞臨上海之際出什麼紕漏,這份年薪八百萬美金的工作自己還不想就這麼丟掉呢!"

卻說李海離開後沒多久,一個少年從小巷的另一頭施施然走進,從垃圾筒里將那包錢取出,將十萬塊悠然丟進書包里.

"看來自己當年在俗世收的三個手下倒還算是忠心,自己聯絡了他們,前後不到半個小時就把事情辦妥了……"

楚禦嘴角掛起一絲淺笑心道,"就目前而言,自己築基尚未功成,還不需要大量的金錢作為輔助,這十萬已經足夠用了,等到哪天築基完成,內息轉化為真元力,倒是不妨再回天寶,和幾個屬下見上一見,重掌財團,畢竟到了那個時候可不是幾萬,幾十萬就足夠用的了,需要的財富將是千萬乃至億萬."

別以為修真者就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高人,即便真有,那也是修為高到了某個程度之後的事了,在未能踏入元嬰之境之前,錢這個東西對修真者而言是絕對必須的.

其實就以如今的中土修真界而言,只要是稍微有些實力的宗派都會在俗世留守弟子門人做生意賺錢,要知道煉丹,煉寶,煉氣全都需要巨量金錢的支持,比方說一塊煉制中品飛劍所需用的煉材——精金,只是幾兩輕重的精金便需要一噸以上的黃金加以融煉,去蕪存菁,方才可成,修真用品的超高消耗由此可見一般.

揚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楚禦直接道:"師傅,麻煩你載我去上海有名的幾個古玩市場逛逛,車費先給您,一圈下來,多不用退,少了我補."

司機接過楚禦遞來的五張百元大鈔,雖然看對方是個初中生,不過說話卻極為老道,當即點了點頭道:"小兄弟,你可是上對車了,說起上海的幾家古玩市場,哪個能有我熟啊!想當年我也是倒騰過好一陣子古董的呢,今天這時候,人氣最旺的絕對是藏寶樓,就先去那邊吧."

"藏寶樓"的名稱很俗,但幾乎所有的尋寶人,不論是本地的還是外來的,亦或是藍眼睛高鼻子的老外,都覺得這個名稱很好聽,藏著寶貝的商樓,正是尋寶人夢寐以求的勝境.


"藏寶樓"的真名其實叫"福佑路工藝品市場",它的前身是福佑路古玩地攤市場.福佑路古玩市場原在河南路以西的福佑路與舊倉街一帶,鼎盛時達近千個地攤,與北京潘家園古玩市場齊名,有"南福北潘"之說.

目前,"藏寶樓"共設四個層面,古玩舊物,陶瓷玉器,竹木雕刻,文房四寶,新舊字畫,曆代錢幣,一直到老爺扇,古董鍾表,美女月份牌,發黃的老照片,無所不有,真真假假,說這里是尋寶人的天堂,更是也是尋寶的迷魂陣.

這一路行來,司機幾乎將上海幾處有名的古玩市場向楚禦介紹了一個遍,著重介紹的便是此刻即將趕到的"藏寶樓"了.

"小兄弟,到了,我車就停在這塊等著,你逛好了來這里上車就是."

司機停下車後,楚禦點頭應了聲是,提起書包下了車.

築基速成之法,除了服用幾種比較珍貴的靈丹之外,再有就是由修為高深者強行為築基者打通任督二脈,不過對于煉寶閣的傳人楚禦而言,顯然還與一種速成之法,那就是"乾坤煉寶靈陣",這一陣法乃是聚靈陣的一種,雖談不上玄妙萬千,但若是能夠布成此陣並身處其中修煉,那修為進境絕對是平時的十數倍.

尤其是如今楚禦曆劫重修後選擇了《幽月旭日心法》,借助月華日精之力築基,使得"乾坤煉寶靈陣"顯得更為重要了,只要能夠布成此陣,楚禦自信能夠在一個月內完成築基.

所以他才會來到古玩市場,因為布置這一聚靈陣的必須品就是玉石——大量的玉石!

進了藏寶樓,楚禦一路走馬觀花,最終在一間名為"鎮玉齋"的店鋪門口停下了腳步.

"老板,你這里所有玉石全都在此了?"進了店鋪,楚禦也不忙著張望,只是匆匆掃過一眼便開口問道.

這"鎮玉齋"的老板是個留著一簇山羊胡子的干瘦中年人,一副很是精明的樣子.瞧見楚禦發問.不禁皺了皺眉頭,心道,這是哪家的孩子跑來這里調皮的,當即不做二想擺手道:"小孩子別在店里頭胡鬧,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快點出去找你家大人去."

楚禦的心理年齡已經已經快三百歲了,被一個不過四十出頭樣的家伙稱呼小孩子,不由很是不爽,"我是來買玉的,可不是來被你教訓的."

錢在很多時候都能說明一些什麼,尤其是在紅塵俗世之中,關于這一點楚禦亦是心中清楚,是以在說話的當口兒,他已然從書包里摸出一疊厚厚的百元大鈔.

果然,見到了錢,那老板立刻收聲了.換過一副笑臉道:"原來小兄弟是真心來買玉的,你放心,我這家店是百年老字號玉店,向來童叟無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