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四章 摸底考試
剛剛走進教室,就聽見一個脆嫩的女聲喊著自己的名字,"蕭易……"

走到自己的座位放下了書包後,楚禦朝方才呼喊自己的同桌女孩,也是自己這具肉身原主人的初戀女友蘇靜伊點了點頭.

今天的蘇靜伊穿著一條紫色碎花長裙,配襯著一件白色毛衣,顯得格外清純可人,就以少年人的角度而言,她絕對是許多同齡心目中的公主了.

瞧見蕭易很是冷淡的回應自己,不由撅起可愛小嘴道:"除了二號你給我一個電話,才說了兩句就掛了,之後五天你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我打電話到你家沒人接,還去了一次你家敲門也沒見人開,你是不是不打算理我了?"

蕭易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膀道:"哪有的事,我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所以在家休息."說實在的,到目前為止,楚禦還是很難認可如今自己的少年身份,在這樣一個全都十多年男孩女孩的屋子里,總是感覺到一絲絲的不自在.

"這具肉身的原主人的最大的心願就是考進上海最好的大學,並且取得全額獎學金,如果自己提前為他完成這個願望,也就不用再來學校了……"心中暗道一聲,楚禦已經決定了今天的摸底考試自己該干些什麼了.

蘇靜伊見少年對她的委屈抱怨沒有絲毫的表示,不由氣憤道:"早知道你這麼沒良心,那天我就不該在江邊大聲呼救,讓你這個沒良心的……"

"那個事不要再提了,我錯了,是我不對,小靜不要再生氣了,回頭我送禮物給你賠罪,好不好?"楚禦可不想將自己跳江的事被全班同學知道,趕緊打斷蘇靜伊的話聲小聲道.

"這可是你說的,要是送的禮物我不喜歡,我一樣不會放過你."少女心思最是難以捉摸,蘇靜伊輕笑一聲,用她那嫩生生的小手悄悄在課桌底下拉緊了楚禦的手說道.

"肉身原主人還有個未了心願就是娶了這小女孩做妻子……這一點自己可是辦不到,但讓這個小女孩富貴一生,長命百歲還是沒問題的."楚禦心念起時,任由少女悄然羞澀的握緊自己的手,默然微笑.雖然他很清楚這個心願只是那個已然身死少年情竇初開的懵懂之念.

而這時一個戴著副黑邊眼鏡的中年女教師夾著厚厚的試卷從門口走進的時候,班里的學生不禁議論聲起.

"張老師來了呢!不會第一天上學就開考吧,連個准備的時間都不給……"坐在前排的一個小眼睛男生面露驚容道.

"慘了,我可是整整玩了七天啊!這次考砸了的話,搞不好就被分到差班去了."某個在班中成績一直處于中下游的學生道.

"摸底考試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的,以我的聰明才智根本不算什麼,這是踏上北大清華所必經的."某高才生不屑道.

當一個戴著副黑邊眼鏡的中年女教師夾著厚厚的試卷從門口走進的時候,班里的學生不禁議論聲起.

蘇靜伊此刻已是松開了手,湊近到蕭易耳旁小聲道:"等會開考了,有不明白的你就看我的卷子."

蕭易笑著點了點頭,明白女孩的純良善心,不由更是堅定了要讓這個清純可人的小女孩有個幸福人生的念頭.

"同學們,這次摸底考試將決定你們今後的分班所在,所以老師希望大家都能夠拿出自己的最狀態來對待這次考試,別的話我也不多講了,前頭的同學把卷子傳下去吧."張老師顯然是個行動派,沒有多余的廢話,很快一張數理化的綜合試卷就傳到了每個學生的手中.

楚禦一目十行的桌上掃過桌上的空白試卷,發覺如果只是憑著蕭易的水准,顯然只能答出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題目.

環目四顧之下,發覺這一刻除了自己,班級內所有的學生全都埋頭動筆,只聞一片"唰唰"紙筆接觸的聲響.

十分鍾過去了,楚禦沒有絲毫動筆答題的意思,二十分鍾過去了,楚禦已經趴在桌上歇得夠本了,算了下時間也差不多了,畢竟在融合了蕭易的識念之後,他已經完全具備了一個現代人該懂得的一切,試卷是不能在半個小時內交的.

在這期間蘇靜伊不止一次的將自己的卷子朝楚禦的方向挪過,但見後者絲毫沒有動筆的意思,她也只能干著急,畢竟這是很重要的一次摸底考試,而且還有班主任在場監考,她總不能出聲催促蕭易抄襲她的卷子吧.

"蕭易,你這是怎麼了,難道你想交白卷嗎?"監考的張老師終于發覺到了蕭易的異常,微帶責備語氣的走近問道.對于自己班級內的學生,張老師還是十分知根知底的,蕭易才成績一直以來都是處在班級內的最後幾名,但也不至于到了交白卷的地步.

"怎麼會呢,我只是剛才有些困了,所以休息了一會兒,這就開始答題了."回應了一句,無視張老師氣怒的眼神,楚禦動筆了.

對于他這個曾經入世紅塵六載,獲得了三個博士學位與五個碩士學位的煉寶宗師,眼前這張初中試卷實在是太過淺薄了,就好比讓一個大學生去做滿是加減乘除題的卷子一般.

在張老師的密切關注下,十分鍾之內,楚禦將整張試卷的所有題目全都做完了,看著交卷最短時限的半小時已到後,毫不遲疑的將試卷交了上去,臨出教室之前在蘇靜伊耳邊低語一聲道:"今天我不一定會在來,到時候麻煩你幫我請個假,明天的語文摸底考我會來的."說完徑自走出門去了.

"這個孩子看來是放棄了……"張老師有些無奈的搖首歎息一聲,但是當她的目光觸及手中蕭易交上來的考卷時,卻不禁愕然.

"這是……每道題目都用了兩種以上不同的解法,所有的加分難題全都得出了正確答案……咦,這兩道題的解法居然用了高二才能學到的計算方式……"

越是看下去,張老師越是心驚,一張嘴都快成了O字型,讓底下不少學生因此有了可乘之機.

"蕭易這孩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聰明了……難道他以前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不成!"看完試卷,這個唯一算是合理的解釋浮現張老師的腦中,更是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笑容,"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自己帶的班級內出現了這樣一名天才般的學生,看來自己明年升任年級主任的希望有多增一分.

*************************************

出了校門,楚禦摸了摸兜里僅剩的十元六毛錢,淡然自語道:"修煉也是要花錢的,這麼窮可不行……讓我想想,當初入世游曆時在俗世組建的那個財團叫什麼來著……"

應該是叫……天寶財團……沒錯了,不知時至今日,當初自己抽身紅塵時將財團產業交托給那幾個後輩們,他們是否有將其發揚光大,不過縱然只是守本不變,如今也應該積累到一個驚人的財富數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