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世重修 第二章 奪舍重生
夜色中的上海外灘顯得如此燦爛,正值國慶節日,三五結伴的學生手中揮舞著充氣棒在外灘街頭追逐打鬧,笑聲不斷,為節日氣氛憑增幾分喜氣.

突然一聲尖叫救命聲從黃浦江畔傳出,"救人啊!有人跳水了……"

發出尖叫的是個齊耳短發,長相很是清秀的女孩,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此刻的她一雙明亮的黑眸之中滿是焦急與恐慌的色彩,雙手緊緊抓住欄杆,半個身子傾在外頭拼命的呼喊著:"蕭易……蕭易,你不要嚇我……"女孩眼中已是急出了淚花.

女孩的呼喊引來了眾人的圍觀,可卻沒有哪個跳下水去救人的,反倒是在一旁紛紛議論起來,見到沒有人下水救人,女孩已經急得哭出聲來,可她自己又不會游水,看著黑漆漆的江面,抓著欄杆的十指都因為用力過度發白了.

"叔叔,求求你,救救蕭易吧……"女孩病急亂投醫,抓住靠近身邊的一個中年人的衣角哀求道.

"小姑娘,你別抓住我不放啊!這里這麼多人,你去求求他們,我可不會水."那中年男子忙不迭的搖頭,掙脫女孩的拉扯,朝人群里退去,心中更是暗道,江水里連個水飄兒都見不到了,掉下去的人哪里還能夠活命,自己可不想因為下水救人落個感冒發燒什麼的.

女孩無助的表情很是可憐,哀求的目光投向圍觀眾人,換來的只是更多議論紛紛,正當女孩為之絕望時,不知哪個眼尖的家伙突然一聲驚呼,"快看啊,江水里頭有東西在動,是人……是人呢!"

這一聲驚呼成了女孩的救命稻草,趕緊朝江中望去,女孩不禁一下子驚喜出聲,"蕭易,是你嗎,你不要嚇我了,快點游上岸吧."

冰冷江水中的人影漸漸靠岸,借著欄杆旁的一根粗繩爬了上來,圍觀的人群議論的聲音反倒是更響了,其中還伴著不少責備聲.

"這是哪家的小孩子,這麼不懂事,家里大人把你拉扯大容易嘛,什麼不好學,學自殺,玩心跳!"一個中年婦女很是義正言辭的斥責道.

"我喜歡,不用你管."爬上岸的少年約莫十來歲的樣子,生就一副好長相,高挑的鼻子配合他那薄薄的嘴唇,不經意間顯出那麼一股子傲氣.

少年冰冷的回應顯然很是讓那位中年婦女惱火,正待盡責教育一番,那少年根本不甩她欲待如何,快步上前,一把拉起女孩的手,很是簡潔的吐出三個字來,"我們走."

女孩發覺少年上岸後的表現很是不對勁,但一來女孩也怕被如此多的人圍住指指點點,二來蕭易的力氣也大,當即半拖把就的跟著少年一起沖出了圍觀人群.

一路狂奔,直到脫離了所有人的視線,少年拉著女孩到了一個小巷,這才停下了腳步,"小靜,今晚的事希望你能為我保密."

感覺到少年那不符其性格的冷漠,女孩很是疑惑的注視著前者,"蕭易,你別再為考試的事煩惱了好嗎?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差點把我嚇死了,你知道我在岸上有多急嗎?"說著女孩眼眶中打轉的淚珠兒終于掉落下來.


少年微微皺眉,跟著重複道:"小靜,今晚的事替我保密."

女孩名叫蘇靜伊,和少年都是初中三年級的學生,在這個懵懂的青春期,女孩和少年不成熟的交往已經持續兩個月了,這次國慶節出來逛外灘是二人一致認為極為浪漫的一件事,卻不想少年突然跳江.

蘇靜伊先是含著眼淚點了點頭"今晚的事我誰都不說,不過,你要答應我,以後再也不能這樣了,你這樣做,我剛才都有跟你一起跳下去的心了."

似乎是因為感受到靜伊言語中的赤誠,少年冷漠的神情稍稍緩和了一下,露出一個略顯僵硬的笑容道:"好的,我答應你,你先回去吧,我住得比你近,走回去就行."

說完這番話,少年不由分說的從兜里掏出一張濕漉漉的五十元鈔票塞進女孩手中,轉身攔下一輛的士,將女孩送入了後車座,跟著飛快的關上了車門同司機說了一個地址.

"蕭易,記得明天給我電話,否則我就上門來找你……"出租車已是發動,女孩伸出半個腦袋朝後喊道:"記得哦……給我電話."顯然她還不是很放心幾分鍾之前還曾經輕生過一回的"初戀男友".

看著出租車絕塵而去,蕭易這才返身朝小巷的另一頭走去,嘴角掛起一絲與年紀不相稱的淡然笑意,"自己以一絲融合了宿世神識的元神在世間游蕩了百日,終于在形消神散之前找到這麼一具過得去的肉身,的確也稱得上是九死一生了."

******************************

蒼莽山渡劫未果,遭大滅絕五行神威霹靂轟襲的楚禦並未如他之前所料想的那般形消神散,肉身雖是盡毀,元神亦是被神威霹靂煉化九成九,但終是讓他將那一絲融合了宿世神識的元神逃脫了出來.

說實在的,僅以一絲游離元神狀態存在的楚禦,其實和形神俱滅的區別也沒有多大,因為如今的他簡直連最為弱小的游魂野鬼都大有不如,要不是楚禦選中了蒼莽山這片人靈地傑的寶地作為渡劫之所,估計換了旁的靈氣稍弱的地界,他即便逃出了一絲元神,也轉眼就被比他更強大的靈體吞噬掉了.

"奪舍重生自己是別想了,又不是完全的元神體,連見到個孤魂野鬼都得避讓三舍……唯一能夠重生的辦法只有一個,尋到一名剛剛身死,靈識已泯但肉身尚全,陽氣未盡者附體相融."

有了打算之後,楚禦專挑選一些人氣極旺的地方去碰運氣,近百日時間的游蕩,楚禦幾乎游遍了大江南北,可是能夠達到符合他要求的奪舍之軀卻始終未能碰到,畢竟這個條件實在苛刻,即便楚禦也曾經遇上過幾個自殺的家伙,但楚禦發現他們的時候,全都死透了,以楚禦如今的能力自然是無法在沒有陽氣的軀體上進行神識相融的.

也算是楚禦的運氣,在即將連最後一絲元神都難以保全的百日之期,讓他在黃浦江中發現一個方才身死,靈識已泯而陽氣為盡的絕佳奪舍對象——蕭易.

從浮上岸的那一刻,蕭易已死,死在滔滔江水之中,而煉寶閣第十六代宗主楚禦在曆經大劫之後終于奪舍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