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絕境
紅色光幕頓時一陣顫抖,半空中的鬼王和魔教其他黑衣人,包括被困的奇獸夔牛,幾乎同時轉過頭望來。

紅光閃過,田靈兒吃了一驚,卻見那暗紅色的鐵錐周圍紅光亂顫,但其本身卻在紅光保護之下,紋絲不動。

片刻間周圍之人都已經反應了過來,魔教中黑衣人紛紛沖來,田靈兒臉色煞白,微微喘息,正焦急時刻,忽然眼前一亮,雙手一揮,琥珀朱綾赫然鑽入地下。

半空之中,鬼王臉色登時大變,一跺腳怒道∶「小丫頭不知死活,壞我大事!」

只見他身影一閃再閃,迅猛無匹地撲了下來,但也就在這個時候,遠方尖銳嘯聲此起彼伏,刹那間無數光芒亮起,竟是正道眾人與魔教的大隊人馬都到了此處,殺殺停停,最激烈的便是蒼松道人對百毒子、田不易對端木老祖,而蘇茹此刻卻以一敵二,擋住了受傷的吸血老妖和當日死靈淵下的那個年輕高手林鋒。

至於其他的人,諸如天音寺的僧人和焚香谷門下,包括了大力尊者師徒,也都來到了這里。

這許多人來到此處,突然望見竟有如此巨大的一片光牆在這海灘之上,其中還困著一只奇形怪狀的巨大奇獸,一時手中都緩了下來,百毒子與端木老祖同時躍開,舍了蒼松道人和田不易。

蒼松道人和田不易此刻也無心戀戰,任由他們而去,尤其是田不易,遠遠望去,似乎竟是自己女兒被魔教中人重重圍困,忍不住臉上變色,便要做勢向那里撲去。

百毒子與端木老祖站在一起,首先向青龍那個戰團看去,看到青龍以一敵三依然游刃有餘,臉色變了變,哼了一聲,隨即向天空望去,此刻只見鬼王撲下,但那只古鼎卻依然在空中緩緩轉動,紅光四射。

百毒子眉頭忽然一皺,沉聲道∶「『伏龍鼎』!」

端木老祖站在旁邊吃了一驚,連忙向天空中望去,立刻也呆了一下。

他二人都是魔教中資曆極深之人,見識眼光遠非一般魔教徒眾可以相比,那只古鼎遠遠望去,形狀古拙,鼎畔雙環上刻有龍首浮雕,再加上眼前這個神秘法陣,極像魔教傳說中的「困龍闕」。

而這種神秘的困龍闕法陣,向來是要有伏龍鼎才能施法,以伏龍鼎靈力為媒,方能激發天地肅殺之氣,任你有再高道行,也要被困其中,不得而出。

說起來,也除非是這種絕世奇寶,否則鬼王他們想要困住夔牛這種亙古奇獸,也是難以做到。

回到場中,這時其他動手的人幾乎都已經暫時停手,注意力都被這里吸引了過來。

鬼王正迅疾地從半空中撲下,而田不易關心愛女,雖身在遠處,依然馭劍沖來,而在近處,張小凡卻因為最早跟來,此刻是離田靈兒最近的人,但旁邊卻已經有數個黑衣魔教中人也撲了過來。

情勢一觸即發,而關鍵處,盡在田靈兒身上。

張小凡眼看黑衣人堪堪將到,心中大急,用力一躍,飛近田靈兒身後,人在半空中時燒火棍已然青光大盛,在黑衣人之前掃下一片光牆。

那些黑衣人紛紛怪叫,刹那間數道法寶便打了過來,張小凡身子大震,但終究是把這些人給擋了一擋。

也就在這個電光火石時刻,田靈兒一聲歡呼,但見琥珀朱綾從地下鑽出,生生把一枚鐵錐頂了出來。

頓時,紅光劇烈晃動,整個困龍闕法陣電芒亂閃,陣腳大亂,特別是在田靈兒面前處,片刻間赫然破開了一人多高的空洞。

紅色光幕之內,奇獸夔牛一聲長嘯,聲動四野,單足發力,向著這里沖了過來。

田靈兒面帶歡喜,剛要招回法寶琥珀朱綾,突然間只聽得張小凡在背後失聲叫道∶「師姐,小心!」

她嚇了一跳,猛然抬頭,赫然見那只巨大的奇獸已然沖到面前,轟隆一聲巨響,那龐大的身軀重重撞在光幕之上。

這時困龍闕法陣已亂,被這巨力一撞,原本一人多高的空洞頓時擴散開去,一下子大了數倍,幾乎就能讓夔牛出來。而同時紅光亂顫,波動四射,竟把正撲下的鬼王身形,向旁邊擋了出去。

此刻夔牛圓睜著一雙巨目,凶光四射,也根本不管是田靈兒才動搖了這奇異法陣,一聲「犴嗷」大吼,巨頭擺動,竟向著田靈兒咬來。

田靈兒大驚失色,只見一張血盆大口沖著自己而來,腥味撲鼻,一時嚇得呆了,竟是一動不動。

這時眼看夔牛突圍在即,以它剛才被困在困龍闕中卻仍然震死了十數人的威勢,所有的黑衣人不約而同都向後退去,只有張小凡驚駭之下,卻依然咬牙沖去,燒火棍青光閃閃,打向夔牛頭部。

遠處,青龍震開了宋大仁的十虎仙劍,無意中向張小凡處望了一眼,正好看見那燒火棍向夔牛沖去,忽然間身子一震,幾乎失神,竟是失聲叫了出來∶「這┅┅」

場中,那夔牛不愧是亙古奇獸,感覺到法寶打來,巨首一擺,竟是直接以頭撞上燒火棍。「轟」的一聲,燒火棍倒飛了回來,張小凡身子大震,只覺得一股大力幾乎是鋪天蓋地一般湧了過來,登登登連退了幾步。

被張小凡這一阻,田靈兒已然回過神來,臉色蒼白,就要後退。不料那夔牛今晚被這些人類擺了一道,也不知它活了幾千年,但想必從未有過如此遭遇,正是盛怒之極,根本不管面前之人是誰,要先殺了憤再說。

只見田靈兒不過才後退半步,堪堪招回琥珀朱綾正想飛起,那張可怕的血盆大口又一次當頭咬下。

遠處眾人一陣驚叫,面色蒼白的蘇茹與齊昊一起沖出,最先的田不易更是如電飛馳,無奈相隔太遠,眼看就差了數丈之遠,難以施救。

但田靈兒畢竟不是等閑之輩,也不甘束手就死,情急之下,雙手連連揮動,琥珀朱綾如紅龍行天,在她頭頂擋住,只望能將這巨獸擋上一擋,便能有空隙逃出。而與她站在最近的張小凡也再次縱身撲來。

不知是不是琥珀朱綾的紅光與剛才困龍闕的紅光有些相似,夔牛眼中狂怒之色更重,「犴嗷犴嗷┅┅」大吼聲中,簡直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咬了下來。

一經接觸,高下立判,琥珀朱綾被夔牛那巨口直壓了下來,田靈兒臉色煞白,雙膝一軟,生生被巨力壓的坐到了地上,塵土飛揚,這時她眼角卻望見張小凡已到跟前,急道∶「小凡,你快走!」

張小凡何嘗不知這奇獸太過強橫,與之為敵有死無生,不料在這天地變色、風云變幻的那一刻,在那凶惡巨獸之前,那一個身影這般脆弱的女子,卻對他焦急的呼喊。

你快走┅┅

風,吹在了臉上,

彷佛深心處里,有什麼東西澎湃而激動!

那從小熟悉的身影容顏,就在你的身前,過往歲月中鏤刻心間的時光,在那一刻翻湧不息。

是什麼讓你癡狂,是什麼讓你痛楚?

想起了滴血洞中那個傷心的骷髏?

想起了火龍洞下一起躍入岩漿的妖狐?

他深深呼吸,深深喘氣。

天地世間,一片安靜。

握緊了燒火棍,咬緊了牙關,那一個少年身影,沖了上去。

就這麼沖了上去,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闖近了巨獸與田靈兒之間,張開雙手,大聲吼叫,如赴死的戰士,如悲哀的英雄,與燒火棍幻化一體,彷佛八百年時光,又再重現!

心碎是為了誰?

瘋狂是為了誰?

夔牛狂怒的嘶吼聲中,他也在大聲吼叫,燒火棍燃燒起從未出現的盛光,彷佛是以生命為柴的火焰,熊熊焚燒!

轟隆┅┅

天際,有驚雷響過,震動蒼穹!

張小凡雙膝一軟,七竅都流出了殷紅的血來,悄悄滑落,滴在燒火棍上。

驚呆的田靈兒忽然身子一輕,整個人向後飛去,卻是田不易終於趕到,將她拉出,待田不易急切回頭,赫然只見,張小凡已被夔牛壓在了身下。

夔牛向天嘶吼一聲,巨大身軀騰空而起,巨大單足直向張小凡踩去,這威勢之大,在場眾人無不心驚,連田不易也臉上失色。

張小凡重重喘息著,全身的骨骼彷佛都要碎裂一般,慢慢抬頭,滿目之中,都是天空中那片壓下來的黑暗!

當!

不知道,是誰失手掉落了手中的兵器?

又是誰,在黑暗中絕望驚呼?

一道金色的、莊嚴的光芒,悄悄迸發,伴隨著一道青色的光芒。

握在少年手中的燒火棍上,無數細微的血脈一般的紅色血絲,突然一起發亮,陰影之下,彷佛燃燒生命一般的鮮血流淌著!

金青交織的光芒,赫然從燒火棍綻放,映亮了他的臉龐,緩緩在他身前,就在燒火棍頂端那顆青色的噬血珠上,現出了一個佛家真言。

「」!

隨即,彷佛就像與這個真言共生一般,在「」字的底盤,隱約又出現了一個青光閃爍的太極圖案。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除了夔牛!

那狂怒的巨獸,已然勢不可擋地踩下,逃避不了的少年,面臨死亡的少年,伸出雙手,向上抵擋。

時光,彷佛停了片刻。

天地蕭蕭,黑云又複沉沉。

有冷風,輕吹過。

有落葉,紛紛落。

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急撲下來,迅如閃電,正是鬼王。只見他轉眼沖到地上,搶過被田靈兒逼出了紅色鐵錐,立刻向沙灘中插下,同時右手立刻伸出,在左手手腕生生一劃,立刻有鮮血激射而出,噴射在鐵錐之上。

瞬間,紅芒閃動,暗紅色的神秘鐵錐之上,紅光四射,眨眼間便已在夔牛落下之前,在張小凡身前和周圍光幕連成一體,困龍闕法陣重新催動。

半空之中,伏龍鼎光芒大盛,照亮了半個天際。

轟隆!

巨響聲中,夔牛撞到了紅色光幕之上,鬼王身體大震,退後了數步,但夔牛卻也被紅色光幕反震了回去,登時狂怒不已地再次沖來,但在陣陣巨響聲中,終於再也無力脫出。

鬼王緩緩的松了口氣,慢慢放松了身子,轉過身來,只見身後那個少年依然保持著抵擋的狀態,但燒火棍的光芒,漸漸消退,只不過看他面容,鮮血流淌,帶著一絲蒼涼。

鬼王凝視著他,張小凡微微張嘴,也望著他,場中,忽然一片安靜。

「大梵般若!這是大梵般若!」

忽然,背後遠處,天音寺僧人紛紛越眾而出,包括法善在內的眾僧人無不驚駭莫名,指著張小凡喝問∶「你怎麼會修煉我們天音寺的大梵般若真法?」

只有那個法相,默默地站在激動的眾人背後,一言不發地凝望著前方張小凡處,眼中彷佛有道光芒閃動。

張小凡慢慢的、慢慢的轉過身來,彷佛每移動一下,都讓他費盡了全身力氣,直到,他面對了所有人。

田不易面色鐵青,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握著赤焰仙劍的手上青筋暴起,所有的青云門弟子,都彷佛第一次看到怪物一般,驚愕地望著這個人,這個遍體鱗傷的少年。

背後,彷佛傳來一聲鬼王深深的歎息。

田靈兒臉色蒼白之極,走上前幾步,忽然又停了下來,在她與張小凡之間這段短短的距離,突然間竟是這般遙遠而不可跨越!

「小凡──」她低低地,彷佛帶著連她自己都已經不再相信的聲音∶「這些大師,說的是真的嗎?」

張小凡的嘴唇,開始顫抖,彷佛最深的恐懼,從深心一點一點的泛起,他望過田靈兒,望向師父,望向遠處所有的同門,所有人的臉色,都那樣的陌生。

他忽然想大聲呼喊,可是張大了口,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晚風,吹動了他的衣衫,輕輕飄動。

「不錯,就是噬血珠,不會錯的!」

忽然,彷佛惡夢還沒有醒來,又一聲驚訝的呼喊,再一次的響起,青龍站在旁邊,面容盡是驚愕之色。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無論是魔教中人還是正道,盡皆變色。

「他手中法寶的頂端那顆圓形之珠,血絲繞體,剛才對夔牛又有吸噬之能,一定就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的噬血珠!」

眾皆嘩然,個個面帶驚駭神色,只有張小凡,什麼都聽不到了,一點都聽不到了,感覺中,周圍所有的人,都這麼大聲吵鬧著,無數人向他喝問著,可是他什麼都聽不見了!

他慢慢的轉過身子,鬼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在身後了,在他前方,只有被困在困龍闕法陣中的奇獸夔牛,團團亂轉,但最終還是認命一般,站立不動,向天空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嘶吼!

那聲音,回蕩在空蕩蕩的夜空中,分外淒涼。

張小凡緩緩抬頭,仰首望天。

那一片冷冷的夜色啊!黑暗而漫無邊際,彷佛讓人喘不過氣來。

他忽然笑了,絕望的笑著,無聲的笑著,身體晃動,直直的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眼前,一片漆黑,彷佛那片無盡的黑暗夜空,無邊無際地向他壓來!

然後,他昏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