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要強大
g,更新快,無彈窗,!

"張峰,這一段時間你要小心一點,我打聽到這些消息,為什麼沒有告訴你,就是想要盡量的拖住對方的腳步,其實現在馬奔已經知道你了,恐怕會在這段時間對你下手."賴八突然嚴肅的提醒道.

"對我下手?和我有什麼關系?"張峰倒是不解了,他就是收留魏倩而已,還不至于要被人對付的吧?

賴八詫異的盯著張峰:"張峰,你別告訴我你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外面已經傳開了,基本上道上的人都知道,魏倩已經確定你和她之間的關系,說是你們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什麼時候的事兒啊?"張峰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他媽的,他現在連魏倩的身子都沒有碰過呢,最多也就是抱了一下而已,這怎麼就變成**了?

賴八上下打量張峰:"你真的和魏倩什麼都沒有生過?"

"對天誓,我和她就是純潔的朋友關系."

至少目前是,張峰在心中補充了一句.

賴八伸手對張峰豎了豎大拇指:"兄弟,還是你厲害,這尤物在你身邊,你竟然臨危不亂,真是讓大哥佩服,你等我一會兒."

說完,賴八起身就走到了吧台的位置.

張峰也不知道賴八干什麼去了,坐在一邊伸手拿過橙汁喝了一口.

這消息確實很沉,張峰一時間還真有點接受不了,魏倩竟然是一個千金大小姐,而且還是自己高攀不上的大小姐,這刺激,絕對比魏倩在張峰面前脫了衣服還要猛.

"來,兄弟,拿著!"賴八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回來,伸手遞給張峰一張名片.

"什麼玩意兒?"張峰伸手接過來,低下頭查看了一下,臉色就變得鐵青.

"相信哥哥,哥哥給你推薦的地方絕對不會有錯,你看看啊,這可是最好的醫院,聽說對男性病治的最好,你我都是男人,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賴八一臉我懂的拍拍張峰.

"拉倒吧,你懂的什麼,我可沒病,行了,我要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我先走了!"張峰伸手把名片扔到桌子上,起身向外面走去.

賴八撓撓頭:"這可是最好的醫院了,難道他還有別的地方?"

張峰可不知道賴八念叨什麼,上車之後,張峰就開車向著別墅的方向趕去.

生這麼大的事情,張峰現在可不能在憋著了,他必須要弄清楚才行,不然一旦要是出現任何差錯,魏啟華真的找來,張峰可承擔不起.

剛剛回到別墅,張峰還沒有進入大院,就看到自己別墅的方向燈火通明,別墅里面人影綽綽,門口還停著幾輛黑色的轎車.

張峰一愣,想也不想跳下車,向著別墅里面跑過去.

"哼,魏倩,你藏得倒是很隱蔽,竟然躲在這個地方了."

"你也很厲害,我躲得這麼隱蔽你都知道了,是不是那個女人又給你告密了?"魏倩坐在沙上,在他周圍站著十多個黑衣大漢,將魏倩圍的水泄不通.

"哈哈,那個女人?那個可是你的後媽,你竟然這樣稱呼她,如果她知道一定會很傷心的,況且,她也是為了你好,你只有跟了我,才是最幸福的."

張峰趴在外面看的真切,也終于看到坐在魏倩對面叼著煙卷的一個男人,正笑眯眯的看著魏倩,估計這個男人就應該是賴八說的馬奔了.

不過為什麼馬奔這麼快就找上門來?自己剛剛去找賴八打聽消息,馬奔就上來了,這也太巧合了吧?

張峰第一懷疑的就是賴八,沒有賴八,這件事情應該不會這麼快泄露出來才對,但是現在張峰沒時間去找賴八算賬,他要找機會先去救下魏倩再說.

男子長得很帥,一頭向上崛起的短看起來精神十足,五官精致,刀削一般的臉龐,就連張峰這麼帥的人都有點自歎不如.

不過張峰總是覺得這個男人有問題,總覺得他的身上有一股好像是說不出來的邪氣,究竟邪在什麼地方,張峰還真的說不出來.

"不用說了,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的,你快點走吧,不要再來打擾我!"魏倩嬌哼一聲,站起身就要走,卻不想被大漢給阻攔下來.

"說走就走?難道你以為我過來就是來和你商量的嗎?你可不要忘記了,你父親為什麼會答應我們家的婚事,你就想著你自己,難道你就不管你父親的死活了?"馬奔嗤笑一聲,讓煙頭扔到了桌子上.

"你想要怎麼樣?我們之間的事情你牽扯到我父親干什麼?你們願意幫就幫,不願意幫的話就算了,我們還用不著你們!"魏倩猛地站起身,被氣的漲紅的小臉兒都在顫抖著.

"這麼生氣干什麼?難道是被我說道痛處了?你還真的以為你們魏家還是以前的魏家呢?真是可笑,我實話告訴你,現在就差一通電話,如果我現在打出去這通電話,你父親就完了!"馬奔說著還晃了晃手中的電話.

魏倩身體明顯僵硬了一下,整個人愣在原地沒有說話.

這畫面張峰都是第一次看到,什麼時候魏倩會被人震住過?就是當初金梅公司的主管魏倩都不怕,現在怎麼會對這個馬奔這樣恐懼?

難不成魏家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了?

"你也不用擔心,只要你答應嫁給我,你放心,後面的事情我自然會幫助你解決,你們魏家還是那個巔峰的魏家,怎麼樣?我這個條件很誘人吧?"馬奔笑眯眯的繼續威脅.

魏倩粉拳緊握,小臉兒都有些扭曲,顯然在掙紮著要不要答應.

"來人,給我抓回去!"馬奔似乎是失去了耐心,大手一揮,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們干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你們回去了,你們不要過來!"魏倩嚇得急忙後退一步,伸手抓起後面的一把剪刀,對著黑衣大漢揮舞著.

只可惜這些黑衣大漢就像是沒有看到一般,依然大步上前,伸手就向著魏倩的手臂抓去.

馬奔嗤笑一聲,看都不看魏倩一眼,反而是拿出電話撥打出去.

"張叔,把房間准備出來,今天晚上我要做新郎!"

一想到魏倩那豐滿的身材和足夠讓所有男人**的雙眼,馬奔更感覺自己體內的暗流湧動,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褲襠.

"你們,你們放開我,誰要讓你做新郎,你快點放開我,馬奔,不然我就報警了!"魏倩又驚又怕,也不顧什麼臉面了,直接大聲的喊起來.

"報警?好啊,我就喜歡報警,你報警吧,正好我也可以和警察叔叔說說你們魏家的事情."馬奔轉過身,雙手環胸,不屑的看著魏倩.

魏倩一愣,本來還掙紮的身體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瞬間頹廢下去,緊緊咬著下唇沒有說話.

"哎呦呦,保持住,保持住,我就喜歡你咬著下唇的樣子,真是太性感了,一會兒你也要堅持住啊,哈哈,我們走!"馬奔大笑著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咚!

馬奔剛剛轉身,還沒有看清什麼東西呢,突然感覺一道巨大的力道頂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馬奔的身體像是被轎車撞到了一樣,徑直倒飛出五六米,狠狠的在了沙上.

"哎呦!"

馬奔疼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捂著自己的胸口臉色憋得通紅,差點背過氣去,咳嗽著從沙上爬起來.

"哎呦,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張峰蹲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腳,臉色同樣漲紅.

馬奔被氣的差點背過氣去,被踹的明明是自己,他媽的這小子比自己還會裝疼!

"你是誰?竟然敢打我,你小子是不是活膩了?"馬奔拍了拍胸口,假裝一副沒事的樣子,強忍著咳嗽的沖動大聲喊道.

張峰從地上站起身,撓了撓頭:"我還想要問問你們是誰呢,這里是我家,你們擅自闖進來想要干什麼?況且你們還抓著我老婆干什麼?"

"你老婆?"馬奔眼眉跳動了一下,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

張峰認真的點點頭,指著魏倩:"她就是我老婆啊,你在我的家里抓我的老婆是什麼意思?小心我報警抓你."

"我去!"馬奔吐了一口唾沫,冷笑一聲:"敢情你小子就是張峰吧?我聽說了,外面都說你已經和魏倩生米煮成熟飯了,現在看來是真的了?你小子有能耐啊,連我的女人你都敢碰?"

"張峰,你快點走,他們人多,你不是對手的,快點走!"魏倩在一旁也焦急的喊起來,生怕張峰會吃虧.

"你是我的女人,我憑什麼要走?今天他們想要帶走你,就要踩著我過去,不然的話,誰也別想帶走你!"張峰堅定的說道.

魏倩僵硬了一下,詫異的看著張峰:"你,你剛才說的話是真心的?"

"我不會說謊!"張峰雙拳緊握,上前兩步,直視馬奔:"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今天你想要帶走魏倩都不好使,你們最好快點離開,不然我就報警了!"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可笑,竟然還有人敢威脅我,好好好,真是有能耐啊,兄弟們,給我上,弄死這個小子!"馬奔怒喝一聲,大手一揮.

黑衣大漢立刻放開了魏倩,大步甩開,直奔張峰襲來.

十多個黑衣大漢,就像是烏云一樣,直奔張峰,連燈光都沒壓得漆黑一片.

張峰後退一步,這麼多人,他不是沒有面對過,不過這些大漢身形步伐來看,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張峰心中也有點沒底.

"等一下!"魏倩眼看著大漢沖過去,緊緊咬著下唇,突然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