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銀行收房
g,更新快,無彈窗,!

杜曉峰說到做到,當即連話都沒有說,就直接將旁邊一個員工給叫過來.

"這樣的員工留在我們銀行絕對傷害我們銀行的效率和名聲,這樣的人我們絕對不能留,現在竟然惹怒這樣的上賓,豈不是要我們銀行以後都讓人趨之若鹜?開除,立刻給我開除!"

胖子一聽眼睛都直了,站起身快步走出了櫃台,來到大廳抓住杜曉峰的手:"主管,主管,您不能開除我啊,我沒有做錯什麼,我就是一時疏忽,並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和我說有什麼用?要看人家上賓是不是願意原諒你!"杜曉峰一把推開胖子,轉頭繼續看著張峰的方向.

張峰沒有說話,也沒有理會杜曉峰的話,轉身看向田甜:"我看你回去也和你們公司說說,就這樣的銀行,以後你們公司出現什麼麻煩都說不定."

"開除,我立刻就開除,廢話不說,胖子,你准備回家吧,你被開除了!"杜曉峰當即拉住張峰,一指胖子,直接決定了胖子的命運.

胖子身體顫抖了一下,向後退了兩步,差點就坐在地上.

杜曉峰轉身看向張峰,諂媚的靠近:"先生,您看現在我都已經解決了,您就放心的在我們這里存款,我保證,這件事情我親自給您處理,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張峰看了看田甜,田甜倒是沒有說話,一副完全你做主的額樣子.

張峰想了想,干脆說道:"這樣,這一次我就在你們這里存錢了,但是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在你這里存錢."

"好好好,絕對不會,絕對不會,我一定會整頓員工的工作態度!"杜曉峰頭點的像是搗蒜一樣.

張峰不再廢話,看都沒有看坐在地上的胖子,跟著杜曉峰去存錢去了.

胖子心中現在已經悔的場子都藍了,自己偏偏要找這個黴頭干什麼?沒事非要惹這個家伙干什麼?

現在倒是好,田甜根本沒有看自己一眼,自己還丟了工作,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後面的事情張峰根本就沒有管,一切都是杜曉峰處理,直到張峰收到了一千萬現金入賬的消息之後,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離開銀行,張峰和田甜一起往外走.

"田甜,不如我們去吃個飯吧,我將魏倩和劉曉茹都叫出來,我們聚一聚."張峰一邊走一邊歪頭說,也不是因為見到田甜高興,還是因為 有了一千萬進入拍賣行的保底資金高興.

田甜也沒有答應,只是搖搖頭:"不行,我現在公司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處理,我也還需要回去報賬,今天絕對不行,不如改天吧."

張峰也並不著急,反正現在聯系上了,有了電話微信,以後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約:"行,那你先去忙吧,我也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

約定好了之後,張峰開著自己的寶馬離開大觀園,而田甜這象征性的向著一個公司門口走去.

"小姐,小姐!"

突然,在田甜後面傳來一道叫聲,接著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走了進來.

田甜轉過身,疑惑的看向黑衣男子.

"小姐,您怎麼在這里呢?老爺那邊都等的著急了,您看到老爺說的那個人了嘛?"男子看著田甜有些緊張,還有些恭敬,明顯不僅僅是員工那樣簡單.

"見到了,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張峰竟然就是我的大學同學張峰,如果不是看到他入賬一千萬的話,我真的想不到,他竟然能夠在古玩界闖出這樣大的名聲來."田甜語氣里面滿是驚歎,看著早就已經消失了張峰汽車的街口意味深長.

"小姐,老爺的意思是……"

"放心吧,我會努力靠近張峰,做到我爸希望的那樣,不過這一段時間,你們不能露出任何端倪,所有的事情我自己來處理,要是你們做不到的話,就理我遠一點,知道了沒有?"田甜揮手打斷男子的話,轉身上了一輛賓利.

咔嗤!

張峰的車穩穩停在了白老的別墅門口.

白落雪顯然沒有想到張峰竟然這麼快就來了,急忙打開門迎了出來.

"怎麼?才過去一天的時間你就籌到五百萬了?"白落雪說話帶著一種別樣的味道,張峰自然是聽得出來.

"行了,落雪,你就不要在這里說我了,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大觀園那邊的事情了對不對?"張峰無奈的說道.

白落雪讓出進入別墅的空間來,讓張峰進去:"是我爺爺告訴我的,本來我還真的不知道,不過這一次你做的事情有點過分了,爺爺現在非常地不高興,說為什麼你不將硯台賣給他,他也願意給你一千萬呢!"

張峰當時哪有心里想什麼賣給誰,他的心中想的就是快點把五百萬籌夠,這要是去不上這個拍賣會,張峰的心中絕對遺憾.

"哈哈,算了,不要埋怨張峰了,我現在已經有一塊田黃石,雖然並非是什麼名貴物品,不過也算是滿足老夫心願了,足夠,足夠."

白老從里面走出來,手里還拿著兩張請柬,請柬非常精致,黑漆金字,整個請柬全身都用木頭做成,放在手里清香入鼻,卻是小葉紫檀木!

小葉紫檀木絕對是木中的王者,一套小葉紫檀木做的家具至少都在百萬以上,就是因為小葉紫檀木的稀有,很多人都舍不得這樣揮霍浪費.

不過這拍賣會的會主竟然可以用小葉紫檀木做出請柬來,看來這個拍賣會的會主身份地位絕對不低,財產更是豐盛的讓人恐懼了.

"來,這是你的請柬,其實就算是你不能得到五百萬,我也會讓你進去,只是沒有這充足資金,你很難買到你想要的東西,所以我也只能這般做,只是沒有想到,你小子的動作竟然這樣快,不過是一天的時間,你竟然就成功了."白老將請柬遞給張峰,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張峰接過請柬,放在手里愛不釋手,這樣好的小葉紫檀木,張峰也是第一次見到.

"還有兩天拍賣會開始,這兩天你在家好好歇歇,不要去淘寶也不要去大觀園了,等到時候我會找你."白老提醒張峰.

這不讓自己去大觀園,張峰還真的有點迷茫,沒明白究竟是啥意思,不過既然白老說了,張峰也只能答應下來,反正手里有一千萬,他現在可啥都不怕.

和白老簡單的說了兩句,張峰也就離開了別墅,回富貴花園去了.

鈴鈴鈴!

走了一半,張峰的電話突然響起來,張峰疑惑將電話接通.

"喂,我是張峰,請問是哪位?"

"張峰,張峰嗎?我是劉曉茹,你在什麼地方,幫我,快點幫我!"

電話里面劉曉茹急促的聲音讓張峰都有點緊張,一腳刹車,將車停在了路邊.

"生什麼事情了?曉茹你不要著急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

劉曉茹在那端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哭.

張峰也知道現在問不出什麼來了,干脆就掛斷了電話,直接開車向著醫院的方向奔去.

按照張峰的理解,應該是劉曉茹的母親病情又出現了惡化,所以現在劉曉茹才這樣緊張.

可是等到張峰去了之後,才知道原來劉曉茹的母親沒事,是劉曉茹家里的房子出事了.

"你的意思現在你的房子被用作貸款抵押,所以現在被強制的收回了?這貸款抵押是你做的?"

"我沒有,我什麼都沒有做過."劉曉茹用力的搖著頭:"我從來沒有動過我們家的房子,就是上一次和周薇交易,但是因為你的幫助我放棄了,從此以後我就沒有動過我們家房子的主意,況且我母親也沒事了,就是需要一些補養而已,我絕對不會賣房子的!"

張峰更加不明白了,既然一切沒事,何來的房子被抵押貸款一說?

"現在銀行的人都過去了,說是如果我今天不搬走的話,那麼就將我們的家具全部都扔出去,強制收回."劉曉茹說著哭的更加的慘烈了.

張峰低著頭思考了一下,抬起頭看向周薇:"這件事情你母親知不知道?"

"我沒敢告訴我媽,我害怕她受不了,對她病情有影響."劉曉茹急的在原地直搓手,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緊張.

張峰拍了拍劉曉茹的肩膀:"行了,你也不要著急,現在我們就回去看看,我看看是哪個銀行做的,這件事情一定可以調查清楚的."

劉曉茹現在已經沒有主意了,張峰說什麼就是什麼,跟在張峰的身後就走出了外面,向著自己的住宅走去.

張峰也沒有耽擱,開車直接向著前方趕去,按照劉曉茹的指引,來到了她的樓下.

"我們家就在五樓."劉曉茹指著樓房.

張峰左右看了看,果然看到一個建設銀行的車停在樓下.

"走,我們上去看看."張峰直接下車向著里面走去,劉曉茹咬咬下唇,跟在後面走了上去.

"你們,你們兩個,這邊的東西也收拾一下,要是今天我們看不到有人過來的話,我們就直接扔出去,今天我們一定要將這個房子給收回,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務!"

張峰和劉曉茹剛剛上樓,就聽到里面傳來的喊叫的聲音,不由加快了腳步.

五樓的一個房間的門是開著,里面幾個人正在忙碌的收拾著東西,只有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男子正在看著手中的文件.

"住手!"

劉曉茹急的大叫一聲,沖進去就要攔住搬東西的人.

劉曉茹的突然出現顯然嚇了眾人一跳,中間站著的男子更是上前一步攔住了劉曉茹:"你是什麼人?現在是銀行在做事,你不要妄加阻攔,你這樣是違法的知不知道?"

"擅闖民宅就不違法了?"

男子一愣,轉頭看向走進來的張峰,眼底冒出一團怒火來:"你是什麼人?憑什麼管我們的事情?"

"我不是什麼人,但是這位,卻是這個房子的主人."張峰平靜的指著劉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