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憑本事罵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他說完伸出手一用力就將夜落的衣服給撕開了.

夜落感覺到胸前一片涼,氣得拽著他的頭發往前一撞,將他直接壓在地板上,一拳就揍上了他的臉:"我一般輕易不動手打人,實在是忍不住了."

這個男人實在太無恥了,讓她修了十幾年的修養都完全壓不住脾氣.

"讓你撕我衣服,看我不把你撕成稀巴爛."

夜落可以千杯不倒,但不是不醉,她只是醉得不明顯.

她一醉起來就會膽子特別大,不計後果.

現在晏禦在她的心里已經不是那個可以指控韓星源的合作者,而是一個下流胚子.

昨天晚上的事她為了能與他合作,一直忍著沒發作.

換作以往,她早叫人把他大卸八塊了.

現在新仇加舊恨,夜落的爪子就往晏禦的身上扒去,想將他的襯衫撕個稀巴爛.

可是該死的襯衫堅硬如鐵,怎麼都扯不爛,她恨得連牙都用上了.

衫衣沒撕裂,但是扣子被繃開了,露出晏禦結實強壯的小麥肌胸膛.

夜落有著指甲的爪子就往那上面抓:"撕你個稀巴爛,讓你欺負人!"

黑暗角落里的黑衣人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低聲問三金:"頭兒,我去撕爛這女人的嘴."

他們高高在上的晏少,誰敢說一句重話.

這個女人真是不知死活,該這樣罵晏少.

三金冷哼了一聲:"人家憑本事罵晏少,關你什麼事."

黑衣人一臉懵逼:"頭兒,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晏少怎麼能讓人這麼罵,我……"

"閉嘴,沒看到晏少玩得很開心嗎,退一邊去,不許偷聽."

黑衣人一頭霧水,晏少有玩得很開心?

頭兒你是不是智商出問題了,哪有人被又罵又打的還會開心?

三金哼哼了兩聲,還是他最了解宴少,注定他才是跟在晏少身邊最親近的人.

他這麼善解人意的特助到哪里去找啊.

夜落的爪子無情地抓在晏禦的胸膛上,沒有絲毫留情,抓得一道道紅印出來,有些重的地方還冒了血.

晏禦眸色卻是越來越暗沉,這點痛不算什麼,就跟被小貓撓了一樣.

但是讓他覺得不正常的是,他被越撓越興奮.

下面僵得有些痛起來.

不能再放任下去,晏禦伸手抓住夜落的爪子:"就這麼點力,還想撕爛我,你是在做夢."

夜落順著他抓住她手的力,撐著身子半站起來,一腳往下蹬在他的小腹上:"那就讓你看看是不是做夢."

晏禦沒料到她突然來這一招,悶哼了一聲,眸光里迸出駭人的光.

夜落卻不怕他,趁他疼得放開她手的時候,用力抓住他的頭發,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別動,否則要了你的命."

晏禦驚訝于她動作的俐落,卻反身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就憑你?"

夜落氣得掙紮,雙手雙腳並用,拼命地扭動:"放開我放開我,你這無恥之徒,人渣!"

"游戲結束了."晏禦充滿危險的警告道.

這女人是白癡嗎,感覺不到他身子現在已經緊崩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