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該來的終歸會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嘻嘻,哪里還敢有下次!謝謝于大班長!"李萍得意地笑著,還瞥了莊俊生一眼.

莊俊生表情嚴肅道:"李萍,今天下午下課後,在我們寢室開會,你要做檢討!"

"切!檢討什麼呀?于班長都說了下不為例,你算哪根蔥啊?"李萍自從那天晚上主動投懷送抱被莊俊生拒絕,心里就滋生了對莊俊生的痛恨.所謂由愛生恨,李萍甚至把自己亂交男人的現狀歸罪于莊俊生,要不是你裝比不待見我,我李萍何苦去伺候吳書記田書記這樣的年齡大的男人?

莊俊生沒有料到李萍會突然對自己發難,而且一點面子都不留,他心里有些堵挺,又不好發作,便冷笑道:"好,李萍,等回鄉里我再收拾你!還有那個吳壯吶?你們倆昨晚不是一起走的嗎?"

"吳壯關我屁事!吳書記的公子你都看不住,回去等著吳書記收拾你吧!"李萍一句不讓.

于得水和白慶章看不下去了,正要替莊俊生說話,卻看見一身警服的田芳款款走來."莊主任,吃完飯我找你有事兒,我在外面等你!"

莊俊生點頭,田芳說完轉身就走了.于得水"嘖嘖"道:"看看人家田書記的千金,這身段,這氣質,一看就是大家閨秀,莊俊生,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呦!"

李萍沒來由地將筷子一摔道:"德行!"起身也走了.

白慶章呵呵一笑道:"哥們兒,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你把李萍得罪了,那位警花,你可要把握住,一步登天的機會就擺在你面前,機會,機會不是天天有的!"

"說什麼吶?亂七八糟的,不吃了!"莊俊生也一肚子火兒不知道沖誰發,丟下筷子也走了出去.

田芳在招待所門前跟兩個縣城機關的女同志說著話,見到莊俊生出來,就走過來說道:"莊主任,我爸叫你下午去一趟."

莊俊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田芳笑笑說:"下午兩點,你直接去田書記辦公室,我爸有事兒找你."

"哦哦!知道了,呵呵,還要你來跟我說,叫王秘書給我打個電話不就行了."

"嗯,今天早上跟我爸吃早點的時候他跟我說的,現在是午休時間,我們去那邊走走好嗎?"田芳的目光很是熱切,莊俊生心里想,這丫頭想要干嘛?難到真的是要給我機會?

那天晚上在派出所第一次見到田芳,莊俊生的心里就邪惡了,總覺得自己一定會跟這位魔鬼身材的警花發生些什麼故事,可是後來知道她是縣委田書記的女兒,這種念頭就已經自己死掉了.

人家是來掛職鍛煉的,過段時間就會調回局里,身份地位家庭背景,都相差十萬八千里,這樣的女神只可以觀賞卻不能觸摸.屌絲逆襲白富美,這種事兒只能出現在網文小說里面,現實社會,這樣的事兒,想都別想.

這樣一想,莊俊生反倒坦然了,既然命中注定也許這輩子跟田芳這樣的女神都不會交集,那麼,還有什麼可顧慮的吶?

"呵呵,田所長,還有啥事兒?"莊俊生跟在田芳身邊,大大方方地走出了縣委招待所的院門,可是他卻不知道,在二樓的樓梯間的窗戶前,李萍正黑著臉,抱著肩膀看著走出院門的莊俊生和田芳.

"莊俊生,我們能不能不稱呼對方的官職?這是休息時間,不是辦公時間,我們就互稱名字吧,我就叫你莊俊生,你叫我田芳好嗎?"

這是神馬情況?莊俊生心里一熱,馬上就說:"好呀好呀!田芳!"

"呵呵,莊俊生,這就對了,何必整的那麼拘謹吶?對了,你在縣城有個房子是吧?現在還有人住嗎?"田芳問道.

莊俊生一愣,她怎麼問自己這個問題?"是有個房子,租的."莊俊生含糊道.

"你結婚了是吧?聽說你愛人是省里的?你們不住在這邊嗎?"田芳站住了,轉身面對莊俊生,看著他的眼睛問道.

"呃……"莊俊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說點別的吧,呵呵,你爸叫我啥事兒,你知道不?"

"不,莊俊生!你離婚了,我查過戶籍記錄了,你們幾個月前就辦好了離婚手續,不是嗎?"

莊俊生聞言腦袋"嗡"的一聲,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許不需要解釋,田芳是田芳,自己是自己,兩個除了工作關系再沒有其他關系的男女,她為什麼要調查自己?還有,田書記是否也知道了自己已經離婚了?

老天,該來的終歸會來!

"怎麼不說話?別緊張,莊俊生,這沒什麼,結婚還是離婚,這是你的個人隱私,可是今天早上當老爸說起你的岳母是省發改委的高官的語氣,我就知道,老爸並不知道你已經離婚了,他還要你帶他去見你的岳母,不對,應該叫前岳母了是吧,你為什麼要跟我爸隱瞞你已經離婚了的事實?"田芳的目光更加的咄咄逼人,莊俊生額頭的汗都下來了.

"對不起……"莊俊生小聲道.

"這有什麼對不起的?莊俊生,你在太平鄉做的事兒,我真的非常佩服,並且從心底里對你產生了幾分崇拜!可是,你卻欺騙我父親,這就是人品問題了!我希望,今天下午你去見我老爸的時候,自己主動坦白這一切!就這樣,再見!"田芳高傲地轉身而去,把滿頭冷汗的莊俊生丟在原地.

我靠!這個小警察,竟然查我?我靠!我靠!我靠!

莊俊生在馬路牙子蹲下來,點了一支煙,心里說,這個小警花憑什麼這樣對我?難到她對我有意思?不然不會這樣關注自己的.

可是,關注的結果就是,把自己的老底兒給查出來了,她是警察,有便利條件.但是這怎麼就跟人品扯上關系了?這種事兒也要主動向組織彙報嗎?也他媽從來就沒人問過我啊!

莊俊生連著抽了兩根煙,看看上課時間快到了,就起身往回走.他打定主意了,也罷,紙里包不住火,離婚就離結婚了,這有什麼見不得人的!自己當初心底里有那麼一點兒小小的私心雜念,可是現在一看,狗屁,什麼都不是!耗子拍巴掌小鼓掌(股長),說白了也是自己工作出成績干出來的,非要往什麼岳母岳父的身份上去扯,也好,今天自己就去坦白,拿掉這層關系背景,我就不信了,憑著真才實干,自己就闖不下一片天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