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吳壯住進了黑店
g,更新快,無彈窗,!

田芳在家里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李萍就不同了,晚上看到她跟吳壯一起出去的,到現在倆人同時未歸,這用後腳跟想也知道是咋回事!

莊俊生作為這次太平鄉四名學員的領隊,他有責任對自己的隊員負責,現在可倒好,來了四個人,有三個夜不歸宿的.田芳是田書記的千金,人家在自己家住,自己管不著,可是剩下這二位,就不一樣了.

一個是自己的老同學,一個是吳書記的大公子,他們倆個要是出點啥事兒,自己推脫不了干系,起碼沒有管理好他們.

莊俊生在一樓跟二樓的樓梯當中轉台處掏出手機,撥李萍的手機號.撥通了,響了老半天,就是沒人接,他再撥一遍,還是沒人接.莊俊生想想,又果斷地撥打吳壯的手機,可是結果居然是一樣的,撥兩遍,都沒人接.

"我草,這倆熊蛋玩意兒,真做得出來!"莊俊生有些憤憤然了,他點了支煙,想了一會兒,還是走回了宿舍.

白慶章和于得水已經是鼾聲如雷,他卻仰面躺在床上,一點睡意都沒有.李萍的身子真白,白花花地在莊俊生的眼前晃蕩,莊俊生現在最後悔的一件事兒,就是沒把李萍給收了,結果現在可倒好,她居然被吳書記父子兩個玩弄,馬勒戈壁的,好比都讓狗草了!

可是莊俊生還是想錯了,現在李萍根本就沒有跟吳壯那個倒黴蛋兒在一起,而是正被田榮祿肥碩的身軀壓在身下.

"哇!干爹,你真能干,吃藥了吧?疼死我了!哇哇!"李萍哇哇亂叫,一雙白嫩得能掐出來水的腿兒亂蹬著.

田榮祿干得大汗淋漓,氣喘籲籲,真他媽過癮啊,這女子太好了,多久沒有這樣爽過了?

完事兒後,田榮祿如同一座大山般轟然坍塌,將自己一百八十斤的重量完全扒壓在身下女人身上.

還好李萍也算是豐滿健碩的身體,在同齡的女子中,長得算是厚實的,這才禁得住田書記這樣的身子的壓迫.

李萍難受得要死,這家伙簡直就是個瘋狂的野獸,只顧著自己的痛快,完全不顧及身下女人的感受.

李萍使勁把身上的男人推下去,忍受著渾身的酸痛,爬下床去,踉蹌著走進了洗手間……

與此同時,吳壯正躺在一家小洗浴的包間里,跟一個大波兒按摩女糾纏不休.

吳壯在玫瑰歌舞廳門前受盡了屈辱,雨水將他臉上的血跡沖刷了下去,鼻血止住了,可是他卻不想回去縣委招待所.他知道,自己臉上身上都是瘀青,一套西裝也髒了吧唧的了,他沒臉回去,這要是叫莊俊生看著,該瞧不起自己了.

吳壯淋著小雨走著,瞥見一條小道里面有個燈箱招牌,寫著"勿忘我桑拿洗浴"幾個字,他就蹩了進去.

這是一家小規模的洗浴中心,區別于那種大眾澡堂子,這里是洗桑拿的地場,社會人一看就明白,這樣的場子里面 是帶小姐的,行話叫技師.

門廳里面的櫃台後面做著個中年婦女,濃妝豔抹,打扮得妖精一樣.看見吳壯失魂落魄般從外頭走進來,嚇了一跳.

"乖乖我地孩!你這是咋地了?叫拖拉機給碾了咋地?"勿忘我的經理老板娘馬大腳問道.

吳壯苦笑下,說:"大姐,你說得差不多對勁兒,那啥,有單間兒沒?洗洗完了擱你這兒住一宿兒行不?"

"行,咋不行!姐還給你安排個陪宿的,保你舒坦,可就是你得花錢,你就是住店也得好幾十不是?"

吳壯就從後屁兜掏出來皮夾子,問道:"行,多少錢一宿!"

"連陪宿的在內,姐也不多要你,你給三百就成!"馬大腳真沒跟他多要,兩句話她就覺出來了,這個看上去有些落魄的小子並不是一般爛仔,他身上的西裝盡管髒了,但是馬大腳憑借自己年輕時多年的坐台經驗,一眼就看出來是值錢貨.

"我給你五百,隨便把我這身葉子給干洗了,完了吹干,我明天早上起來,要穿上乾淨的衣裳!"吳壯把五張百元大鈔推在馬大腳的面前,瞪著有些淤血的眼睛說道.

馬大腳暗自笑了,自己沒看走眼,這是個有錢有身份的主兒,滿心歡喜地把錢收了道:"從里到外都給你洗了也夠了,你就放心吧,明兒一早,讓你穿得干乾淨淨的!"

吳壯拿了個牌牌兒走了進去,馬大腳已經往里面打了電話,一個穿著緊身兒一步裙的小姑娘站在走廊等著."我叫美美,是哥哥的技師,你看我可以嗎?"小姑娘看上去挺樸素挺乾淨的,吳壯點點頭.

美美陪他去更衣間,把里外衣褲都脫下來,給他換上一套寬松的短袖粗布上衣和大褲衩,讓他先去桑拿房蒸洗,美美則拿了他的房卡去他的單間等著他.

吳壯正需要舒筋活血,剛才在秋雨里涼冰冰的就算是冷敷了,現在都已經止血了,需要熱敷了.

吳壯在大池子里面泡泡,還好那幫人下手還是有輕重的,沒有給他破皮,只是關節處有幾塊瘀青,再就是臉上顴骨有一塊紅腫了.吳壯泡了一會兒跑到桑拿房里面熏蒸,也沒什麼人,只有兩三個中年人在聊著家常.

在縣城像這樣的小規模桑拿房很多,一般的老城區的平房改造下就可以了,這個勿忘我就是這樣的.這種地方檔次很低,主要都是工薪階層偶爾偷腥的地場.可以帶女的來,也可以在這里點,這里一般都准備幾個小姑娘,不夠用的時候還可以去別的場子調配,相互間都有默契,很是方便.

來玩的也都圖稀便宜,大多是單位的中層干部,大消費玩不起,這種類似于窮鬼大樂園的場子還是可以來瀟灑瀟灑的.

勿忘我是這一行當里面的老字號了,生意還好.主要是安全,一般的開一段時間就被公安給沖掉了,這家勿忘我卻開了幾年了,一直不倒.傳說馬大腳的男人是公安局的,還有說她大哥也是公安局的,反正局里有人,派出所管片的就不會來搔擾,社會人也不來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