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老子在縣城也有人
g,更新快,無彈窗,!

而且,李萍一想到自己跟吳壯的老爸睡過了,再要睡他的兒子,就有種莫名的興奮!太刺激了,我靠!李萍想想這事兒就忍不住渾身亂顫,下面癢得恨不能用手去抓.

兩人走進了一間小隔斷,可是卻不知道,有一雙眼睛在後面盯著他們.那人正是急匆匆趕來的縣委田書記的秘書王凱,他在跟隨田書記參加大榆樹村的紅旗渠剪彩的時候見過白樂和李萍一面,也知道這個風搔性感的女子當天下午就跟田書記有了一腿,所以自己對她的印象很深.

剛才田書記叫他馬上下樓來到窮鬼大樂園,把李萍身邊的男的整走,讓他知道李萍是碰不得的.別的話也沒多說,還當場讓王凱給田濤打了電話,幫助王凱處理此事.

當秘書的有些話絕對不可以多問,要學會領會領導意圖,還要事情辦得漂亮.王凱眼瞅著李萍跟那個小白臉相擁著進了小間,可是田濤他們還沒到,這可咋整?

王凱不管不顧了,這要是讓那個小子把李萍給辦了,自己就沒法跟老板交差了,他一咬牙就沖過去,掀開了小間兒的門簾.

里面的一條沙發上,一對兒狗男女正在摟抱在一起相互摸索擁吻,小茶幾上的水蠟並沒有來得及吹滅,兩人就干材烈焰地發搔了.

"干啥呢?"王凱叫道.

小間里面的兩人顯然被嚇了一跳,李萍有些無地自容,畢竟這里是公共場所,自己太大意了.可是吳壯卻不這麼想,他是吳學軍的兒子,從小到大,無法無天的事情做得太多了,也沒人敢把自己怎麼樣,因為自己有個當書記的老爸!

"你誰呀?找死呢吧!"吳壯為了在李萍面前顯示自己的威力,虎彪彪地就站起來.

王凱也是見過陣勢的人,再說了,他的身份擺在那里,在依原縣,他除了田老大,還真不會把什麼人太放在眼里.

"你是誰呀?跑這兒來禍害良家婦女來了?李萍,你趕緊走,在外頭等著,有人要見你!"王凱對李萍說道.

李萍覺得這人眼熟,可是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就紅著臉,整理了衣褲,說道:"我憑什麼聽你的,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出去,我們是來消費的!"

"呵呵,我來了就不出去了,等下有幾個朋友過來……"王凱只是想拖延時間,正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王凱一看,是田濤的手機號,馬上就樂了,接聽了電話,說了句25號小包間,就掛斷了電話.

吳壯有些急眼了,罵道:"我草,你還勾人啊,傻比玩意兒,知道我是誰嗎?老子在縣城也有人,你等著!"吳壯掏出手機就撥號,王凱冷笑著靠在門邊,心說,看你小子在縣城還能把啥人喊來!

李萍一見要打架,趕緊把吳壯的手按下,不要他打電話喊人.在這一點上,李萍還是理智的,吳壯有些沖動了,這要真打起來,不管誰輸誰贏,讓縣委組織部知道了,青訓班學員孤男寡女的在玫瑰歌舞廳跟人打架,肯定就得給攆回鄉里去,那可就丟人丟大發了,自己的前程也許就此毀掉.

得不償失啊,李萍不讓吳壯打電話,兩人正撕巴著,田濤和崔彪到了,後面還跟著五六個窮鬼大樂園的內保.窮鬼大樂園這里看場子的沒有不認識田濤和崔彪的,崔彪一擺手,就跟來了五六個膀大腰圓的漢子.

王凱見到他們來了,就進去一把將李萍拉出來,說:"李姐你跟我出來,別崩你一身血!"

李萍當場就嚇得直哆嗦,慌里慌張就給王凱拉出來了,來人在昏暗的光線下一個個凶神惡煞般看不甚清晰頭臉,為首的家伙一擺頭,幾個壯漢就進了小包間,接著就是噼里啪啦一通亂響,吳壯的慘叫聲馬上就被歌廳的音響掩蓋了.

李萍被拉出了歌舞廳的大門,王凱這才對驚駭不已的李萍說:"李姐,別害怕,我是王凱,田書記的秘書,呵呵,你不記得我了?那啥,田書記叫我來喊你,你跟我來,田書記就在斜對面財政局招待所樓上."

李萍恍然大悟,她點點頭,整理下自己的頭發,突然想起來什麼,說道:"你們別把吳壯打壞了,他是鄉委吳書記的兒子……"

"呵呵,沒事兒,濤哥辦事有分寸,再說了,不就是個鄉委書記的兒子嗎?我還以為是市委書記的兒子,這家什把他橫的,鄉委書記,在你們鄉里是老大,在縣城狗屁不是!有田書記罩著你,你跟田書記好好說說,把你調到縣里來,就用不著被個鄉委書記的兒子糾纏了!"王凱自我感覺良好地說著,李萍機械地跟著王凱走過馬路,心里卻在想,對呀,為什麼不讓田書記把自己調到縣里來?

農村人做夢都想變成城里人,多少農民奮斗一輩子,都無法把自己的農業戶口變成農轉非的城市戶口.

李萍有了這樣的想法,早就把窮鬼大樂園里面挨揍的吳壯拋到九霄云外去了.這功勁兒,吳壯正被五六個漢子打得鼻口竄血,拖死狗一樣丟在玫瑰歌舞廳門前的馬路上.

外頭剛下過一場秋雨,夜晚的街面冰冷而潮濕.吳壯的頭臉貼在水泥地上,路過的汽車濺起汙水崩了他一身.

"媽的!我草尼瑪!"吳壯大聲叫罵,跌跌撞撞爬起來.他鼻子出血了,身上的西裝也汙濁不堪,渾身上下剛才被拳打腳踢,沒有不疼的地場.

玫瑰歌舞廳門前的男男女女都鄙夷地看著他,幾個把他扔出來的內保站在一旁,崔彪走過來,遞給吳壯一根煙,說道:"兄弟,哥幾個下手沒那麼狠,你回去養兩天,臉上就看不出來了,我告訴你,兄弟,有些女人咱碰不起,懂不?以後再看見你跟那個女的在一起,就撅折你一條腿!"

崔彪給吳壯把煙點上,伸手拍拍他的臉,沾了一手血,他厭惡地在吳壯身上乾淨地場擦擦手,又說道:"想要泡馬子,就來窮鬼大樂園,花點小錢,啥樣姑娘都有,隨便玩,一把一利索,沒毛病,你非要玩你玩不起的,所以你挨揍,明白了沒?走走,回去洗洗,別在這兒不服不忿的丟人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