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縣委田書記的親侄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佟北漢就招呼王佳春道:"佳春兒,莊哥來了,里屋騰個地兒,請莊哥幾位里面坐著."

幾個人就進了東邊佟北漢新開的麻辣燙店鋪里面,王佳春熱情招呼著,幾個小二忙三火四地給他們每人上了一個麻辣沸湯鍋,香辣麻爽的熱氣一下子就勾起來人的食欲.

于得水坐定了,接過來莊俊生給他倒了一杯老白干,笑道:"俊生,你小子有一套!我在縣城土生土長,跟這幫社會人也沒混熟,你知道外頭那倆貨在縣城有多牛逼嗎?田濤啊,那可是縣委田書記的親侄子,包攬了縣城里面的大工程,有錢有權有勢,說,你咋認識的?"

白慶章聽了,不認識一樣看著莊俊生,也舉起酒杯道:"說說,真沒想到,看不出來啊,看你整天被你們那個鄉委書記的公子當使喚丫頭的樣子,還以為你是個面瓜,沒想到,你小子深藏不露,很有城府嗎!"

莊俊生跟兩位碰了下酒杯,喝了一口熱辣辣的老白干,說道:"前幾天我跟朋友在後面的肥羊火鍋吃飯,完了碰到他倆,正好有個我認識的縣局的警察在,就給我介紹下,就認識了,他們不是給我面子,是給那個警察面子."

莊俊生輕描淡寫,他不想把呂中什麼的都扯進來,要保持一份神秘感.聽到莊俊生這樣說,于得水吃了一口涮肚,辣得直咧嘴道:"還真夠勁兒!俊生老弟,我可提醒你,別跟這幫人來往,保持距離,明白嗎?有些話當哥的不能說太多,你明白就好!"

"是是,我也沒想跟他們怎麼著,見面打個招呼,也就僅限于此了,來來,不說他們,喝酒!"莊俊生舉杯,三個人干了一杯.

正在這時,佟北漢帶著田濤和崔彪拎著白酒瓶子進來了.田濤走頭里過來,一抱拳道:"給莊哥和莊哥的朋友敬酒來了,我給你們倒上,這杯酒喝完了,咱們就都是朋友了,以後依原縣地面有事兒,喊小濤一聲好使!"說著就接過佟北漢遞給他的酒瓶子倒酒.

酒就是最普通的高粱燒,田濤給莊俊生于得水和白慶章每人倒了半缸子白酒,莊俊生三個人都站起來,這位畢竟是田濤,縣委田書記的親侄子,依原縣一霸,咋地也得給面子,多少人想結交他還找不到門路.

于得水笑著說:"久聞濤哥大名,小弟于得水,縣委組織部二科的,以後還仰仗濤哥多多關照!"

"哈哈,于老弟也是縣里的,好說,我給你們留下手機號,有事兒直接找我就行了!來,啥也不說了,都在酒里!"

幾個人碰杯,田濤還沒喝,手機就響了.田濤扭頭對崔彪說:"看看誰,啥事兒,來來,咱們喝咱們的,感情深一口悶啊!"

崔彪拿著田濤的手機接聽,嗯嗯啊啊了兩句,馬上給田濤說:"濤哥,王凱電話,老板有事兒了!"

田濤眉頭一皺道:"多大點事兒!我先把這杯酒喝了!"

"大事兒,老板急眼了!"崔彪又說道,並把手機伸到了田濤的鼻子底下.

田濤無奈地嗨了一聲,放下酒杯說道:"老板能有啥火上房的大事兒?"他還是接聽了.

"是我,王哥,你說,我聽著……嗯嗯……放心馬上就去!"田濤將手機收起來,馬上又換成笑臉道:"有點小事兒,呵呵,來,先喝了這杯酒,我就得走了!"

幾個人重新舉杯,把酒干了,田濤拱拱手,帶著崔彪匆忙離去.佟北漢送出去,不一會又回來,在莊俊生這座兒坐下.

于得水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他說的王凱,是不是縣委辦的副主任王凱啊?"

莊俊生問道:"縣委辦副主任?我見過主任錢啟."

"錢主任是縣委的大內總管,縣委常委,而這位王副主任雖然是副主任,但是,能量卻在錢主任之上!知道為什麼田濤這樣的角色聽到王凱的名字也要給面子嗎?"

"為什麼啊?"莊俊生還真就是不明就里,因為在護官符上,縣委這一塊,他根本就沒太注意縣委辦副主任這樣的位置.

"因為縣委辦副主任是縣委書記的跟班秘書!在市里,市委書記的秘書叫專職秘書,縣這一級,原則上縣委書記和縣長都不配專職秘書,但是實際上,在現實工作中,又都有專職秘書,這位王凱就是,你明白他的分量了吧?"于得水點頭道.

莊俊生以前就聽說過給領導當秘書,是年輕干部晉升的捷徑,尤其是各級黨委一把手的專職秘書,那幾乎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這種人整天的工作就是跟在領導身邊,隨時可以向領導進言,是領導身邊最信任的人,不然也當不上領導的專職秘書.

這種人只要在領導身邊恰當的時機的一句恰當的話,那就可以決定一個人或者一件事的命運!可以說做糖糖甜做醋醋酸,估計全縣的干部,沒有人願意得罪這樣的人,除非不想好了.

可是,莊俊生就不明白了,這樣的人居然跟田濤這種黑道大哥有業務往來?也許是自己想多了,田書記有事兒找田濤,就讓秘書給打個電話,這也是正常的.

莊俊生分析的大方向是對的,電話里面提到的老板,正是田榮祿.晚上田榮祿在縣財政局招待所頂樓同財政局黨組書記局長蘇建國喝酒商量事兒,他站在五樓的落地窗前往下看,斜對面就是那個窮鬼大樂園--玫瑰歌舞廳,門前燈火輝煌,從田榮祿這個角度,把進出來往的男女看得清清楚楚.

蘇建國站在田榮祿的身旁笑笑說:"田書記,這是咱縣一景兒,叫窮鬼大樂園."

"哦?是不是藏汙納垢的地場?等下老盛來了,我叫他查查."田榮祿吸口煙說道.

"查啥呀?里面坐台的都是紡織廠的下崗女工,她們自謀職業,自力更生,總比向政府伸手要飯吃好吧?我可沒有錢補貼這三千女工!"蘇建國摸著自己的將軍肚,笑呵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