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夫妻一場的情分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聽到胡雨蝶的關切的聲音,莊俊生的眼睛一下子就濕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就是,依原縣縣委的田書記,今天來鄉里了,跟我說,要我幫忙聯絡下,他想跟你媽,跟你媽見個面,這事兒,讓我為難了……"

"唉!莊俊生啊,你的性格還是沒有變!你咋就不能像個男人一樣跟我說話吶?總是窩窩囊囊的,你這麼老實的人在社會上官場里都是要受欺負的你知道不?哪個女敢跟你這樣的窩囊廢過一輩子?"

"是是,雨蝶你批評的對……"莊俊生已經冒汗了,他已經後悔打這個電話了,無端又要被數落一通,這算啥事兒吶?

"咱倆離婚,田書記肯定不知道,還以為咱們是一家的,唉,也是難為你了,要是實話實說吧,你的處境就會更加的不堪!行了,這事兒我找機會跟媽說,你等我電話吧!"胡雨蝶把電話掛斷了.

莊俊生拿著手機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放下手機,又點了支煙,心情慢慢好了起來,胡雨蝶還是記掛著夫妻一場的情分的,嘔耶!他使勁兒攥緊了拳頭.

胡雨蝶剛收起手機回到客廳,就聽見苗敏進門的聲音."媽,今天回來這麼早!"胡雨蝶迎出去.

"嗯,今晚的客人很文明,如今這樣的高級領導干部不多見了,你老娘我也就難得回來清閑,姑娘,怎麼樣,我最近都沒有關心你,等下到我書房來,咱娘倆聊聊!"

胡雨蝶有心幫莊俊生,這正好是個機會.她跑到廚房給媽媽端來了保姆煲好的燕窩羹,親自送進了書房.

苗敏喝了一口說:"姑娘啊,你坐下,今天娘跟省委組織部肖田部長中午一起吃飯,他跟我說,他的兒子肖小東剛從美國回來,進了省科委,這孩子一表人才,美國密西根大學博士,放棄了留在美國的優厚的待遇,聽他爸爸的話回國報效國家,真是難得啊!"

"肖小東?我認識他,小時候我們都在市政府機關幼兒園,他比我大一歲."

"呵呵,小東回來還跟他爸爸打聽你,怎麼樣,小東還是單身,對你是有意的."苗敏微笑道.

胡雨蝶笑笑說:"可惜我離過婚,人家會不會嫌棄我?"

"小東這些年在美國受教育,他的思想不會這樣保守的,改天找個機會,咱們兩家一起坐坐."

胡雨蝶跟母親說了一會兒,就把莊俊生來電話的事兒說了,"媽,莊俊生的意思是,這是他的機會,田榮祿是依原縣的縣委書記,在縣里一手遮天,莊俊生要想發展,就得依靠他,媽,就是吃個飯,你就給莊俊生一個機會好不好?"

苗敏的臉色當時就黯淡下來,她歎口氣說:"姑娘,官場的事兒你還是不太明白,田榮祿是個縣委書記,你媽我是省發改委副主任,最近省里有一批農業扶持項目,你知道每天有多少市縣的領導要見我嗎?你明白那些項目意味著什麼嗎?"

"媽,我不管那麼多,既然是省里定的農業扶持項目,那就需要落實的,給誰都是給,您就幫幫俊生,不好嗎?"

"姑娘,你還是沒明白,依原縣是省里的貧困縣,按說符合農業扶持的條件,但是,有些話我不好說,跟你說了,你不要出去跟任何人講,田榮祿這個人不靠譜,他最近兩年在依原縣大興土木,屁戶不乾淨,媽不想跟這樣的基層領導有任何的牽連,犯不上冒這樣的政治風險,好了,這事兒就這樣吧,媽累了,去睡了."

胡雨蝶還想說什麼,看到苗敏一臉的疲倦,只好作罷.

第二天一早,莊俊生接到了一個電話.看手機號,不認識,但是他還是接聽了."莊主任你好,我是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的于隊長,我到了鄉里,你住哪里的,我帶了點東西給你."

"于隊長?你好,你說你專門來鄉里找我來的?"莊俊生疑惑道.

于隊長不是一個人來的,來了一輛金杯面包車,車上還下來一位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幾歲的樣子,很富態.

"莊主任你好,我是郝有才,郝強的父親."不等于隊長介紹,郝有才搶前一步,緊緊握住了莊俊生的手.

莊俊生有些明白了,郝強的父親,他查過那個護官符,上面還真有他,副處級干部,官居依原縣人大副主任,是個閑職,沒什麼太大的實權,但是此人有後台,他當年在靠山屯當村支書的時候,跟當時的包村干部,也就是現任縣長何平私交很好,何平提升上去以後,將郝有才從一個小小的村官,一路提升到副處級的位置,此人有縣長大人做後台,不容小覷.

"郝主任好!叫我小莊吧,我馬上通知吳書記和兩位鄉長."莊俊生說出口就想笑,看人家這姓,好不好都是好!縣人大副主任是當然的縣領導,下到鄉里來,鄉領導都要迎接陪同的.

"莊主任,別叫人,請您上車,這里不是說話的地場."郝有才笑呵呵將莊俊生請上車,于隊長四下看看,大清早鄉里路上還沒有什麼人,他關好面包車的拉門自己上了副駕駛.

車里再沒有旁人,司機是個面相老實的中年人,于隊長一上車,郝有才就對司機說:"去太平酒樓."

太平酒樓,是太平鄉唯一的酒樓.名字叫酒樓,其實就是一層飯店,二層住家的一座極其普通的小二樓,掛著兩個幌子,意思就是可以做炒菜的大飯店了.

車子到了太平酒樓停下,莊俊生看看時間,離八點半還早,就下了車.酒樓不做早點的,但是酒樓的老板劉福全卻已經站在門前候著了.

"哎呀,郝鄉長,你可是有幾年沒來俺家吃飯了,快點里面請!"劉福全一笑一臉的褶子,像個飽經風霜的老核桃.

在護官符上,郝有才的確在太平鄉當過一年的鄉長,後就調縣里人大去了,從人辦公室主任做到現在的人大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