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紅旗渠奇跡般地修成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康家爺倆的進攻下,莊俊生有些喝大了,三個人喝了兩瓶高度的烈酒.莊俊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答應了這件事兒,他腳底踩著棉花離開了康家,在午後的驕陽烤曬下走在村里的路上.

屯子里面能干活的人都去了水渠工地,莊俊生看不到一個人影.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南邊的何香家,遠遠看去,何香家後面已經立起來一圈紅磚圍牆.

"莊大主任啊,你這是在哪兒喝的啊?快點進來躺會兒,這大熱天兒的!"何香從自己的院子里面出來,攙扶著莊俊生往屋里走.

"何香姐,我去後面看看廠房蓋得咋樣了."莊俊生試圖擺脫何香的攙扶,可是腳下卻不好使,被何香拉扯著進了屋里.

"躺好,我給你擦擦醒醒酒……"莊俊生模模糊糊聽到何香的聲音,就昏睡了過去.

莊俊生在何寡婦的炕上睡到天黑,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四下里黑漆漆的.他慢慢感覺到自己是在鋪著炕單的炕席上,身上蓋著薄薄的毛巾被.

一條熱乎乎的腿兒擱在自己的腰胯上,一只女人的手搭在自己的下腹……我靠,何香姐睡在自己的身邊,兩人都脫得溜光!

莊俊生爬起來,口渴得厲害,想要下地,可是他卻被何香一把抱住了."姐的親親,你可算醒了!"一具軟乎乎的身子爬上來,把他緊緊摟著就親吻起來.

"別這樣,何香姐,我口渴……"

"吃姐的口水."何香將自己的巧舌伸進了莊俊生的嘴里.

"唔……別這樣!"莊俊生使勁兒將何香推開,跳下炕去,在水缸舀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瓢涼窪窪的井水.

何香也下炕了,從背後抱著莊俊生,一雙手從後面伸到前面,摩挲著男人.莊俊生又喝了一瓢水,這才感到緩過勁兒來.

"何香姐,太晚了我得回去."他嘴上這樣說,可是下面卻不爭氣地支棱起來,本能戰勝了理智.

"種完姐這塊水稻田,把姐喂飽了,隨便你去哪里!"何香的手上加大了力度和速度.

"哦!"莊俊生猛地回身,將何香抱起來丟在炕上……

兩人一場大戰,女人地男人犁,汗流浹背,酣暢淋漓.

馬鈴薯澱粉加工廠的基建進展很快,兩排漂亮的磚瓦房拔地而起,一個占地十畝的大院也圈起來了.莊俊生和高鐵柱站在院子里面,指揮著工人們在院子里面鋪上厚厚的一層碎石.

"生子,咱這廠子初具規模了,啥前兒去把兩台設備訂了?"高鐵柱問道.

"馬上就訂,九月份就能送來,到時候安裝調試好了,就可以生產了!"莊俊生不由得豪情萬丈,這可是自己的第一份產業啊,一定要開花結果,干出來個樣子.

莊子臣這段時間幾乎就住在了這里,在工房把頭有一間廠長辦公室,莊子臣就在那里放了一張行軍床,連打更都省了.

周鳳芹開始還防著老頭子跟寡婦有啥牽扯,可是來到現場看到廠子跟寡婦家是前後兩個相對獨立的院子,加上晚上場子里面也有工人住著,她也就放心了.廠子工地的伙食寡婦何香都包了,楚美玉也跑過來幫忙,相互間都相處得還算融洽.

轉眼就到了月底,紅旗渠提前完工了!康瘸子要拿紅旗渠向國慶節獻禮的願望實現了,紅旗渠落成剪彩就定在十月一日,這一天,成了整個大榆樹的節日.

讓莊俊生吃驚的是,縣委書記田榮祿,縣長何平都來了.好大的面子啊,莊俊生感覺到了自己渾身都是力量,這件事兒,說到底是自己一手促成的,當初連村委會主任康光複都極力諷刺挖苦,可是,一個月之後,一條嶄新的紅旗渠竟然奇跡般地修成了!

全縣六個鄉鎮的鄉鎮書記和鄉鎮長全都來了,縣里在大榆樹召開了現場辦公會,總結了大榆樹的紅旗渠精神,縣委書記田榮祿在現場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部門,各村委會,認真學習紅旗渠精神,尤其是黨員干部,要以大榆樹村包村干部莊俊生同志為榜樣,帶領全鄉各村屯,脫貧致富,做實事,做好事兒,為群眾解決實際問題.

最後,縣委書記田榮祿,縣長何平,太平鄉鄉委書記吳學軍,鄉長宋占文,大榆樹村村委會主任康光複一起為紅旗渠落成放水剪彩.

本來讓莊俊生不想上去剪彩的,可是田榮祿把臉一扳,命令他上來.莊俊生無奈,挨著康瘸子站在了最邊上,卻被田榮祿招呼到了他和縣長的當中.所有的市縣記者都把聚光燈對准了莊俊生,在一片熱烈的掌聲中,主持人縣委常委,縣委辦主任錢召大聲宣布剪彩,放水!

渠水滾滾而來,康瘸子撲通一下就跪在了水渠邊,他滿臉老淚縱橫,三十年前的心願,今朝終于實現了!他伸出顫抖的雙手捧起一捧渾濁的渠水,大口喝了下去……

考慮到大榆樹村的困難,全縣所有參加開渠儀式的干部都回到太平鄉政府食堂去舉辦慶功宴,莊俊生和康光複被要求代表大榆樹村參加慶祝宴會.

康大成給莊俊生打了個電話,說這是個機會,趁著田書記在,趕緊把開礦的事兒提出來.莊俊生含糊地答應了,說要看看有沒有說這事兒的恰當時機.

太平鄉的政府食堂,也就是莊俊生宿舍的一樓,擺了五桌兒,縣領導被請進了唯一的單間兒,莊俊生被叫了進去.田榮祿說:"今兒我要跟小莊好好喝幾杯,都說小莊酒量好,今兒小莊是大功臣,一定放開量!"

在座的有田榮祿和縣長何平,縣委辦主任錢召,太平鄉黨委書記吳學軍,鄉長宋占文,莊俊生看到,在小包間伺候飯局兒的,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李萍.

田榮祿的眼睛就有意無意地往李萍露出來一大截的粉白的胸脯上瞧,吳學軍看在眼里,笑著說:"這位是鄉里的文書李萍,李萍,過來給田書記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