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康大成要開煤礦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大,求您了,饒了我吧,我哪兒得罪您了,您能讓我死個明白嗎?"郝強的臉完全麻木了,眼睛已經腫的看不清人了.

"好,我告訴你,我叫呂中,市局治安大隊的,我打你,是因為你連個街頭擺攤的都欺負,你就是個人渣,我看你不爽,就這樣!"呂中站起來,對在鐵籠子里面嚇得快尿褲子了的周彤說:"你咋整呢?我打累了,也不想打你了,聽說你喜歡打人臉,好,自己抽自己嘴巴,不抽出血來別停下,快點!"

"是是,大哥,我抽!"周彤相當機靈,他早就看明白了,這位呂中,是個爺,連盛局都點頭哈腰的對他,他要整死自己,真就跟碾死個臭蟲一樣,他趕緊狠命地左右開弓,抽起自己的臉來.

孫隊過來了,說道:"呂探長,情況基本清楚了,這倆,一個干警,一個協警,在受害人佟北漢的攤子吃燒烤喝啤酒,完事兒不給錢,佟北漢來要錢,被他倆當場毆打,還砸了攤子,性質相當惡劣……"

"行了,別說了,孫隊,協警就算了,交給盛局處理,這位郝強,帶回去,收拾他!"

"是是,呂探長,交給我,您放心吧!"孫隊長一擺手,兩個手下過來,一邊一個架起滿臉是血的郝強拖了出去.

"盛局,我走了,對了,于隊長,以後管管你手下,這都啥素質啊,你咋當的隊長?趙所長不錯,四十多了吧,咋才是個所長,盛局,這樣的好干部應該提拔!"

"是,我們班子正在研究後備干部,趙兵這樣的應該提到局班子,呵呵!"盛斌陪著笑臉道.

縣城發生的這些事兒,莊俊生完全不知道.他回到大榆樹,看到紅旗渠已經開始澆灌混凝土防水層,心里就很高興.康瘸子見到莊俊生回來了,就拉著他去自己家.

"生子啊,紅旗渠在九月就可以完工,正好趕上秋季灌溉,今年的土地墒情就好了,明年,咱們也可以種大田了!來,去俺家喝酒,俺家你大哥回來了,你成子哥,你還記得不!"

"咋不記得,康大成,比我大五六歲吧?還沒娶媳婦嗎?"莊俊生想起來,康瘸子的大小子康大成據說在南方打工,具體干什麼的他也不知道.

"走吧,他還念叨你,說要跟你商量大事兒吶,走吧!"康瘸子興致很高地拉著莊俊生上自己家去.

康大成的樣子變了好多,他今年三十了,長得很老成,並且過早地發福了.看穿著,像個老板的樣子.脖子上一根手指粗的金鏈子,一身的綢緞短袖唐裝,腳上是圓口布面懶漢鞋.

"生子,你當官了,厲害,我一回來,老爹說的全是你!"康大成張開雙臂迎接莊俊生.

莊俊生小時候老是挨康大成的欺負,他到現在看到康大成還有點莫名其妙的害怕."成子哥,你看上去發達了,外面的豐田車是你開回來的,搞大了哈!"

"哈哈,不算什麼,來來,生子,咱哥倆多少年沒坐在一起喝酒了,今兒咱哥倆一醉方休!"康大成把莊俊生往屋里讓.

康家東屋的炕上擺了一張四方的炕桌,桌上已經擺滿了山珍海味."生子,來,脫鞋上炕!"康大成率先上炕,莊俊生也只好脫鞋上去,跟康大成對面坐下.

康瘸子進來,手里拎了一瓶沒有商標的白酒,說:"燒刀子,正宗糧食釀造,你倆喝!"

莊俊生連忙說:"康主任上來吧."

"我不上來,我這腿腳盤不上,就坐炕沿兒,大成把酒到上."

三個人就都滿上酒杯,端起來干了一杯,放下酒杯,康大成說:"生子,我這趟回來,想干點大事兒!"

莊俊生夾了口野豬肉放嘴里嚼了,聽了康大成的話差點沒噎著,他盯著康大成說道:"成子哥,你不是要搶銀行吧?"

"哈哈,生子,來,咱哥倆再整一個!"康大成給莊俊生滿上酒,兩人碰杯,又干了.

"生子,我回來開礦,煤礦!"康大成低聲說道.

"啥玩意?開煤礦,咱這嘎瘩有煤礦?"

"大榆樹後面這座山,山底下都是煤!"康大成點頭道,又倒酒.

莊俊生吃驚地看著他,問道:"我咋不知道咱這禿山下面是煤礦?"

康瘸子呵呵一笑道:"生子啊,這事兒前幾年就有了,那時候省里地質隊一個勘測隊來咱屯子勘測,你那時候上大學."

"可是,可是國家為什麼不開采?這事兒讓個人干嗎?"莊俊生疑惑道.

康光複喝了一口酒道:"那時候煤炭沒人要,便宜,開礦的都賠死了,現在不一樣了,去年林海新建了熱電站,今年國慶節投產,所以,需要大量的煤炭,現在熱電廠的煤炭全都是從雙鴨山煤礦調運,運途遠,成本高,要是大榆樹煤礦出煤,那麼,就供應林海熱電廠就足夠了!"

莊俊生點頭道:"這主意聽上去不錯,可是,開煤礦是個技術活兒吧?還有資金什麼的,對了關鍵是立項,批件兒……"

"對對!生子,來咱哥倆再喝一個,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康大成跟莊俊生碰杯,對他眨眨眼睛.

"什麼?我能幫你做什麼?"莊俊生更加疑惑了.

"你是包村干部,幫助貧困村脫貧是你的任務,不是嗎?所以,大榆樹要想徹底脫貧,靠賣土豆,靠修水渠,那都沒有用!還不是修理地球,土坷垃里面刨食兒吃!要脫貧致富,必須搞企業,煤礦,就是最大的企業!"康大成說得吐沫橫飛,莊俊生還是沒明白,這跟自己有啥關系.

康光複說:"生子啊,我看出來了,你跟吳書記關系不錯,你能說上話,你去跟吳書記說說這件事兒,讓吳書記去縣里爭取立項上報,這個項目要省發改委的批件,嘿嘿,生子,我知道你在省發改委有路子!"

莊俊生恍然大悟,胡雨蝶的媽媽苗敏在省發改委,他們什麼都了解清楚了,可是他們就是沒有調查到自己離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