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見義勇為卻被抓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是?"莊俊生覺得這女孩兒面熟,可卻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匆忙將手里的現金和銀行卡塞進兜里.

"哈!學雷鋒做好事兒的莊俊生哥哥,人家患者家屬可是一直在找你,我想來想去還是沒有告訴他們你是誰,盡管只有我知道你!"

莊俊生這才恍然大悟,這個漂亮的小姑娘是縣醫院的護士,叫鄧羚.那天自己救助一位上訪被打傷的男人,就是鄧羚值班接診的.

莊俊生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件事兒不足掛齒,你今天歇班?"

"嗯,我來取點錢,我家就在後面那個樓,俊生哥,你這是要干嘛去?看你取了好多錢."

"呵呵,我想買個電腦,沒想到碰到你了."

"哇!真巧,我哥就是在這里賣電腦的,走,我領你去,不然你保管給人家騙了!"鄧羚自來熟,加上她知道莊俊生是好人,是太平鄉政府的工作人員,就主動拉了莊俊生的手往電子一條街里面走.

莊俊生還是第一次在大街上被女孩兒牽著手走,他心里有些暖暖的,心說鄧羚這樣清純的小姑娘真是可愛,要是能跟這樣的女孩兒春宵一度那該多麼的美好!可是這種念頭一起來,他就羞愧了,人家小姑娘單純無邪,自己這樣想,真是玷汙了人家.

電子一條街是近年來依原縣的重點扶持的標志性產業,周邊的幾個縣市的業主都來這里上貨,市里的買家也更多地跑到這邊來淘便宜貨.

但是如今的電子產品花樣百出,里面貓膩就多.因為占了一點技術的壟斷,這邊的攤主只要遇到不懂行的買家,就把小刀磨得飛快,宰你沒商量.而事實是,懂行懂技術的買家微乎其微.所以,這邊的小業主都大發其財.

鄧羚說的怕莊俊生給人家騙了就是這個意思,她拉著莊俊生走到里面的一家店鋪前,卻看到那里圍著些人,有吵吵把火的叫罵聲,接著圍觀的人群一亂,只見三個赤膊的小子手里都揮舞著狗腿砍刀,對一個穿著黑色體恤的年青男人亂砍.

"哥!"鄧羚突然大叫一聲,撒開莊俊生就沖進去圈里,一個滿臉是血的男人被鄧羚抱住,三個小子圍上來,揮刀又要下手.

"砍死你,山寨貨當正品賣,你這種黑心的老板去死吧!"一個紋身的小子用刀指著鄧羚抱著的男人叫罵道.

莊俊生見到三個砍一個就一股熱血往上湧,他大叫一聲"住手"就撲了上去.一個家伙正揮刀往鄧羚的頭頂上砍,莊俊生就先給了他一個直拳!

"啊!"那小子沒防備,被打了個正著,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另外兩個見到有人出手幫忙,立即轉過來用刀揮向莊俊生.可是他們哪里知道莊俊生是個練家子的身底兒,對付幾個小流氓還是不在話下的.

轉眼間,兩個家伙還沒搞清狀況,就被莊俊生一腳一個給踹翻在地.他上去沒等幾個家伙爬起來又是一頓狠踹,其中紋身的小子當場口吐鮮血,眼瞅著就不行了.

"都別動,警察!"幾聲亂叫,莊俊生被人用微沖槍粗暴地頂住了,縣巡警大隊趕到了,五六個巡警清一色的微沖,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隊長,這人不行了,得趕緊送醫院!"一個巡警蹲下來查看紋身男的傷情,軟肋被踢開一個口子,兩根斷折的肋骨支棱出來慘白的骨頭茬子,非常嚇人.

很快120就到了,莊俊生已經被用手銬銬上塞進了巡警車.鄧羚哭著喊著叫著:"他是見義勇為的,他不是壞人……"

莊俊生一個人被帶到了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其他人都有傷,都被拉去縣醫院救治了,所以治安大隊的警官就先審問莊俊生.

負責預審的是一個樣子很屌的年青警官,莊俊生看他的警銜只是個二級警司,旁邊一個協警,這也算二人辦案了.

"姓名,年齡,民族,籍貫,學曆,工作單位!"小警司問道.

"你們能給我銬子打開嗎?你們銬我干嘛,我是拉架的,他們三個砍一個,我不拉架那人就得給砍死!"莊俊生抬起被勒得很緊的銬著銬子的手腕說道.

那個協警過來,莊俊生還以為他要給自己打開手銬,沒成想,這家伙揚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打在莊俊生的臉上.莊俊生沒有躲閃,臉上火辣辣的,他死盯著這個小子看,心說,最近看媒體報導,各地打人出事兒的都是臨時工,現實還真是這樣的,這小子不就是個協警嗎,居然也敢暴力執法!

"問你什麼說什麼,別雞八老逼老屌的瞎叫喚!"小協警稚氣未脫,也就十七八的樣子,這個歲數的孩子本應該在讀書,可是卻成了協警,還很習慣地狐假虎威地打人教訓人.

莊俊生還是盯著他的臉看,還笑下,說道:"來,再打,我記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