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有福相有貴人相助
g,更新快,無彈窗,!

吳學軍擺手說道:"莊俊生,我們鄉辦的副主任,包村大榆樹,這條渠就是在莊俊生的積極調研運作下才立項興建起來的!"

"哦?莊俊生過來,讓我看看!我們鄉里竟有這樣的人才,我咋不知道吶!"田榮祿大聲喊道.

田榮祿身邊的錢召湊近了書記的耳朵低語幾句,田榮祿"哦!"了一聲,眼睛更加目不斜視地盯著莊俊生看.

莊俊生硬著頭皮走過來,錢主任介紹道:"莊主任,這位是田書記."

莊俊生就誠惶誠恐地將手在褂子上擦了擦,雙手伸上來跟田書記握手.田榮祿的手很大很綿軟,握上去感覺像是女人的手.

"莊俊生,好,好啊,現在鄉綜合辦當副主任?我看可以當主任嗎,吳書記,這樣的青年人才,我們要重點培養,九月份,縣里有個鄉鎮年青干部培訓班,每個鄉鎮有四個名額,我看就讓莊俊生參加吧,我們請來市委黨校的老師授課,為期一個月,是個很好的機會."

田大書記的一句話,莊俊生的命運就徹底改變了.吳書記當即表示,莊俊生正式任命為鄉辦主任,包村大榆樹和靠山屯,加了擔子.

晌午在村委會主任康光複家里擺了一大桌,田書記坐在首位,吳書記陪在他左邊,錢召坐在他右邊,康光複和王向東也都上桌了,莊俊生不想上桌,被錢召硬拉著坐在末尾.

田書記酒量很大,康光複把家里藏的兩瓶西鳳酒拿出來,結果沒夠喝,又上了兩瓶高粱燒這才盡興.莊俊生第一次跟這麼大的官兒一起吃飯,也沒敢太動筷子,一桌子的野味兒,就光喝酒了.

暈暈乎乎送走了田書記吳書記一行,大家伙兒這才重新回到康家的院子坐下.康光複看著莊俊生良久,說:"生子,你有福相,有貴人相助啊,來,我康瘸子再敬你一大碗,以後生子發達了,別忘了大榆樹的父老鄉親們!"

莊俊生舉起酒碗道:"我生子就是飛得再高,我的根也在大榆樹,哪一天外頭混不下去了,回來還要靠大家給碗飯吃!"

"這說的啥喪氣話!來來喝酒,都在酒里了!"

"都在酒里!"

一大碗酒下肚了,莊俊生頭有些發暈了,說:"不行了,我得回去躺會兒,下晌工地上我就不去了."

"本來也不用你去,你是包村干部,你是監督施工的,怎麼喊你不要干活你都不聽啊,你回去歇著,工地上有我跟你王叔吶!"

莊俊生卻沒有回自己家,而是繞道屯子南邊去了.酒喝得渾身燥熱難奈,莊俊生就想打一桶冰涼的井水,從頭到腳澆下來,那才叫舒坦.

何香家的院牆也不高,院門關著.莊俊生推開院門進去,看見那輛拉西瓜的電嘎斯車停在院子里面,就知道何香肯定在家.

房門推不開,他趴窗戶往里面看,一眼就看見何香穿著一件肥大的花布裙子倒在炕上睡午覺.莊俊生仗著酒勁兒,咣咣敲著窗戶.

何香慵懶地爬起來,看見窗外是莊俊生,馬上就樂了,跑過來打開門,又把房門反插好.笑吟吟道:"不是說讓你晚上來嗎?咋等不急了哈!"

"不行了,何香姐,我都要憋死了!"莊俊生一把就將何香摟住了,張著滿是酒氣的大嘴就把何香的小嘴兒含住了,一條大舌蠻橫地沖進去,在女人的口腔里面橫沖直撞.

何香推搡著,可是她沒有莊俊生的力道大,幾下就被莊俊生按倒在炕上,伸手扯掉了她裙子里面的小褲衩……

"再快點!使勁兒!"何香杏目微睜,被強壯的男人沖撞得很快就飄了起來.

莊俊生大吼一聲,死死抵住.兩人都渾身戰栗,僵挺著了,一動不動.

從何香家出來,已經是吃完飯的時間了,干活的人們都三三兩兩回來了,家家戶戶炊煙嫋嫋.莊俊生一進自家的院子,就看到楚美玉在院子里面跟周鳳芹有說有笑,兩人在摘著蘑菇.

看到莊俊生進來,楚美玉瞪了他一眼,黑著臉問道:"生子哥,你干哈去了?"

"我,我晌午在村長家陪著田書記他們喝酒喝多了……"莊俊生有些忐忑,心說她不會知道自己去了何寡婦那里吧?

"完了呢?"

"完了我睡著了,喝大了,呵呵!"

"撒謊,完了你去了何香家!"楚美玉聲音高了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