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有賊心沒賊膽兒
g,更新快,無彈窗,!

鄉里來了個美豔的女警官,自己竟然不知道.也難怪,這段時間幾乎都呆在村里,這才回鄉兩天.

"你好,我叫莊俊生,鄉綜合辦的秘書."莊俊生還是習慣自己秘書的身份,不太好意思跟別人提自己是副主任.

"莊俊生?"一身合體的夏裝警服襯衣和警裙的田芳上上下下打量了莊俊生,原本嚴肅的小臉兒一下子就笑了出來,她連忙掩嘴,動作很是小女人的姿態,看上去非常可愛.

莊俊心里卻在想,把這位穿著警服的美女抱住,然後扯開警服和警裙,摸她,按住她,就在桌子上干她,然後她會叫還是激烈反抗?自己能降服住這樣的小烈馬嗎?

"你就是綜合辦主持工作的副主任莊俊生?"田芳收住笑,她哪里知道自己已經被這個精蟲上腦的家伙給意霪了一通,只是感覺到這個帥氣英俊的小伙子的眼神有些曖昧和飄忽.依照她久經情場的經驗,這樣眼神兒的男生在情事上不可靠,屬于花心大蘿蔔型.

"你好,我是,請問警官怎麼稱呼?"莊俊生被她看的不自然,但是從她收起笑容略顯冷豔的臉色看,好像這女的對自己印象不太好?不會吧,自己上高中的時候就已經是校草級的美男了,小女生看自己的眼神從來都是花癡般的,可是這位田芳警官,卻是理性和冷靜的.

"我是田芳,太平鄉派出所副所長,剛來五天,我來的時候鄉里開過歡迎宴會,可惜你不在,我聽說過你,你去包村了,剛回來是嗎?呃,有什麼事兒,今晚我值班,有事就說!"

"哦,田所長你好,也沒什麼事兒,我想在派出所待一個晚上,明天早上再走行不行?"

"呵呵!還有人願意在派出所待著?你倆好好值班不許打瞌睡,我帶莊主任上二樓休息室,有事用對講機叫我!"田芳長得小巧玲瓏,可是說起話來卻是底氣十足,聲音清脆利落.

莊俊生對她很有好感,可是又覺得她有點盛氣凌人,除了剛才的一笑,她現在又恢複成冷冰冰的冰美人狀態了.

二樓休息室,有上下鋪兩張床,門邊有張小桌子,一把椅子."坐!"田芳不可置否地指著鋪著綠色行軍被褥的床鋪說道,同時自己坐在了椅子上,將頂棚的吊扇打開.

莊俊生坐下,田芳將手里的對講機放在桌上,伸手從桌子底下掏出來兩瓶礦泉水,丟給莊俊生一瓶,說道:"喝水吧!"

莊俊生打開塑料水瓶喝了一口,說聲謝謝,如果可以的話,我就在這屋睡一晚.

"說說,為什麼要來派出所住一宿?"

"昂,好吧,你是警察,跟你說也無所謂,只是別傳出去,好說不好聽!"莊俊生鼓足勇氣道.

"呵呵!你這人挺有意思的,看著挺男人的,咋這磨嘰啊,說!"田芳杏目圓睜,唬得莊俊生往後挪了下身子,這是干啥,搞得跟審犯人似的.

"呃……"

"你不說是吧,還是說不出口?那我問你答,你住在鄉政府後院的那個倉庫房的二樓宿舍是吧?"

"是."

"今晚你宿舍住進來一個女的,不是你老婆,對吧?"

"……"

"哇,到底是警察,這你也看出來了."

"你身上有酒氣,有女人味兒,你們兩個喝酒了,酒後亂性,但是在最後關頭你逃了,不是嗎?你們男的都這樣,有賊心沒賊膽兒,那女的是誰?比你老婆胡雨蝶還漂亮?"

莊俊生徹底懵圈了,田芳是誰?她怎麼什麼都知道?

"你做得對,今晚就住這兒吧,從這點看,你還算個好男人,但是,常在河邊走沒有不濕鞋,別說我沒提醒你,你還是早點調到城里去吧,長期兩地分居,就你這樣的男的,我見多了,沒有守得住的!"

田芳說完起身就走,走到門口,站住,回頭說:"你要睡睡上鋪,下鋪我後半夜會過來眯一會兒."

田芳出去了,莊俊生呆坐了一會兒,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田所長咋就這麼了解自己?一根煙抽完,他就爬到上鋪去睡下,剛躺下,手機就響了.

"俊生,你在哪兒啊,怎麼把我一個人丟下了?你快回來,我一個人害怕!"李萍的聲音很弱,酒勁兒還沒過去.

"呃……你醒了,你就在我哪兒好好睡吧,沒事兒,房門是關好的,你可以出來,外面的人進不去,你睡吧,我在同事家睡了,晚安!"莊俊生趕緊掛斷了手機.

可是手機馬上又想起來,"不行,我要你馬上回來,你不回來我就在樓上喊!"

這一次李萍態度堅決,聲音高了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