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一不做二不休
g,更新快,無彈窗,!

"生子兄弟,今兒先別回鄉里了,姐在靠山屯兒,還有個家,跟姐回家去,姐跟你說說話,走!"何香不由分說,彎腰就將莊俊生放在地上的麻袋拎起來,一猛勁兒就將一麻袋花生丟進了自己的車斗里.

"上車!"何香招呼道.

莊俊生順從地上了何香的車,坐在後車斗的一袋子豬草上,何香笑了,把車子開走了.

靠山屯兒比大榆樹還大,莊俊生小時後跟爹來過,靠山屯兒有個供銷社,大榆樹的老鄉都上這里買些油鹽醬醋什麼的.

其實莊俊生知道,自己早晚得跟何香這個女人發生點什麼,從回村的路上碰到何香,宿命就已經決定了.何香的身上有男人無法抗拒的力量,男人骨子里面還是喜歡風搔的女人,每個男人的心里,都藏著一個搔貨,何香鑽進了莊俊生的心里,占據了那個位置.

靠山屯村要比大榆樹村富裕很多,街道整齊,房屋大多是磚瓦房,家家都是高牆大院,黑漆或者紅漆的大鐵門.

何香開著電嘎斯,沿著村邊的小路開,在一片果木林後面,有個小土房,這里離開村子有一小段的距離.

"這是沙糖果兒,這幾畝果樹都是俺娘家的,俺娘給俺打的豬草都放在這里,下車,姐跟你說點事兒."何香把車子停穩,跳下車,走進了土房子.

莊俊生四下看看,這里靜悄悄的,只有幾只小鳥在林間飛來飛去,嘰嘰喳喳.莊俊生從車斗跳下來,有些做賊心虛般地跟著何香鑽進了土房子.

"這里有口井,比山上方便多了,來,你壓井把子,打點井水上來,這天兒熱的讓人透不過氣兒來!"何香從牆角拿過來一個塑料桶和一個大塑料盆,放在壓井的井台邊.

屋里有一鋪炕,有灶台,屋地當中就是一杆壓水井,靠人力壓井把將水壓上來.莊俊生過去壓井把,何香從水缸里面舀了一瓢水加進去做引水,這樣才能把水壓上來.

很快,清澈冰涼的井水就壓上來了,裝滿了水桶,又往塑料盆里面壓了些.何香說:"行了,生子兄弟,你真有勁兒,來喝一口,俺家的井水可甜了."

莊俊生心里有些矛盾,自己是不是該離開這里?這要是被人看見,自己跟一個年輕的小寡婦呆在果樹林的小屋里,會有怎樣的傳言?自己是不是就成了姚忠第二?

"這是蜂蜜,純天然的."何香變戲法一樣變出來一塊琥珀色的蜂蜜漿糕來,放在水瓢里兌了清涼的井水,讓莊俊生喝.

莊俊生著實口渴了,接過來咕咚咕咚灌了下去.真涼真甜呀!他把蜂蜜水全都喝了,何香笑吟吟看著他,宛如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

"生子,脫了衣服,姐給你擦擦身子……"何香走過來,站在莊俊生的身前,抬手解開他襯衣的扣子.

"不要……"莊俊生伸手抓住了何香的手,就在那一瞬,他的心髒撲騰撲騰亂跳,有如百爪抓心,渾身上下燥熱難當.

事後他回想起來那一天的經過,總是懷疑何香在那塊蜂蜜糕里面加了興奮藥,不然他不會那樣快就瘋狂了.

"哦!好兄弟你可以再重點兒再快點嗎?我要你咬我的肩膀,咬我,快點!嗷嗷!"何香的激越是全身心的,她就象一頭極度發情的母獸,在雄性的軀干下翻滾叫喊,她的身體有著無窮的索取和吸吮的力量,讓莊俊生在她的身體深處狂放飚灑著自己年輕的精華……

"何香姐,對不起,我怎麼會這樣了?"莊俊生自己也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只知道自己泄了好久,兩人赤身果體,渾身水澇澇的,熱氣騰騰.

"生子,你真壯實,姐妹看錯你,姐的身子好不好?再給你還能不能要?"

"好,姐的身子真好,我還要!"莊俊生又一次雄起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也上了,就再來一次……

兩人做到了天黑,小房子里面也黯淡了下來.何香抱著莊俊生強壯的身子躺在炕上,出聲地哭了起來.

"姐命苦啊,男人死了多少年了,從來就沒有再碰過男人,生子,你是姐死了男人以後的第一個,姐發誓,也是最後一個!"

莊俊生抽著煙,平息著自己身心的悸動.他還沒有完全從本能的愉悅中醒轉過來,他心里想的是,女人跟女人是如此的不同.何香是自己辦的第三個女人,第一個是胡雨蝶,她太霸道,跟她做更像是被她干,盡管也感覺好,但總是有股壓抑的感覺.林雪太小了,自己可以隨心所欲,才剛剛開發,就象一鍋好菜,才剛開始品嘗.而現在的何香,說不出的舒爽,更多的是吸引和甘心死在這樣的女人的肚皮上的那種沖動.

"姐,你說我是你的第二個男人?"

"是,說了也許你不相信,姚忠到是想要上我,可是我沒讓他得逞,他不是我盤里的菜,他有老婆,還要吃腥兒,這樣的男人不可靠!"

"呃……"莊俊生心說,我也有,有過老婆的,"可是,我,我也……"他不能說自己離婚了,這個起碼現在不能說.

"呵呵,生子兄弟,姐跟你有眼緣兒,第一眼看到你,姐就知道,你是姐的,盡管好男人都結婚了,但是姐不想要的太多,姐只想稀罕你,跟你睡,你沒讓姐失望,你太壯實了,姐都美死了!"何香一邊說著,一邊手上不老實,在莊俊生的那里撩撥著.

"嗯嗯,別弄了姐,再弄還想要……"

"你躺著,讓姐來."何香爬上來,騎在了男人的腰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