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連干了三碗酒
g,更新快,無彈窗,!

莊子臣連忙說:"康村長啊,孩子沒這麼大的酒量,要不我替他喝了!"說著就伸手拿莊俊生面前的酒碗.

康光複搖頭道:"沒有這個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兒!你替他喝了,他剛才許的願你也替他還了?"

所有人都看著這邊,莊俊生把心一橫,心說不就是酒嗎,就是敵敵畏我也把它干了!他站起來一抱拳道:"康村長,這酒我喝!"

眾人眼球兒不轉地瞅著,莊俊生一手端起來一碗,咕咚咕咚兩碗下去,面不改色心不跳,雙手端起第三婉.康光複叫了一聲"好!這碗我陪你!"他也端起來前面莊俊生給他倒的酒,站起來跟莊俊生碰了,兩人同時一飲而盡.

"好!""海量啊!""生子行!""好樣的……"眾鄉親叫好聲一片.

莊俊生第三婉酒下肚,立馬就感覺到酒氣上湧,壓都壓不住,起身就走,剛一轉身,就憋不住了,"哇"地一口吐在當院,眼前一片昏天黑地.

"這孩子太實誠了!"這是莊俊生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莊俊生本來喝上兩瓶酒也不會大醉的,可是今兒情況不一樣,今兒這酒喝得太急了,心情也太壓抑了,他總覺得康光複在耍弄自己,不在酒上鎮他一把還真不行.可是自己連干三碗,幾乎沒吃什麼菜,一下子就上頭了.

莊俊生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分.他喉嚨里面象要著火,從炕上坐起來,才發現自己跟父母躺在西屋的土炕上.

周鳳芹睡覺輕,她也起來了,穿著一個布褂子就下地了,嘴里嘟囔著:"沒見過你們爺們兒這樣喝大酒的,你爹也喝大了,你瞅瞅多丟人,來喝碗蜂蜜水,都涼了,我給你兌點開水!"

莊俊生接過來一大茶缸子蜂蜜水牛飲,喝得一滴不剩,甘甜無比,透徹心扉!頓覺天下美味飲料非此莫屬了.

"娘,我爹也喝多了?"莊俊生看看睡在炕頭的父親,看上去睡得很踏實.

"可不是咋地,你們爺倆可真有出息,吐出來的讓老陳家的大黃狗吃了,結果那狗也醉了,撒酒瘋,好幾個人按不住!"周鳳芹說到這兒就笑,笑得彎腰肚子疼.

莊俊生好久沒見老娘這樣開心了,不由得心里酸酸的.都是自己不孝順啊,真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自從跟胡雨蝶結婚後,胡雨蝶作為兒媳婦,只來過莊家一次,那天看到炕席上有個小蟲子,就說什麼都不在莊家過夜,從那以後,再也沒來過鄉下莊家.

現在,莊俊生暗自在心里發誓,今後再找媳婦,首先一關就是,要孝敬自己的父母!能陪在爹娘身邊盡孝道,就這一條標准,其他的長得再漂亮,工作再好再有本事,只要稍有對自己的父母不恭,稍有嫌棄農村生活的,也一概不考慮!

周鳳芹又給他端來一碗涼白開,說:"慢慢喝,娘問你點事兒,胡雨蝶肚子有沒有動靜?你倆結婚有一年了吧?也別光忙著工作,我跟你爹等著抱孫子吶!"

莊俊生歎口氣道:"娘啊,兒不孝,這事兒您就別催了,不是著急的事兒."

"生子,當初娘就不樂意你倆的婚事,胡家是當官的,他們家的閨女公主似的,那是你能駕馭得住的?可是你就是不聽,鬼迷了心竅了,現在你知道歎氣了,這要是娶了屯西頭的老楚家的美玉,興許現在娘都抱上胖孫子了!"

"娘,"莊俊生喝了一大口水,"美玉現在干啥呢?"

"這孩子苦啊,到現在也沒嫁人,家里承包了二十畝地,去年他爹下地干活把腰閃了,半身不遂躺在炕上下不了地了,他娘一股火兒,尋了短見了,扔下美玉一個大姑娘家家的,又要伺候爹又要侍弄地,趕明兒個你去他家看看你楚大爺,人家可是一直念叨你!"

楚美玉,是家里在自己上大學前就定下的親,可是莊俊生上了大學就跟同學胡雨蝶搞上了對象,說啥不要人家美玉了.要說長相,楚美玉當然趕不上胡雨蝶,楚美玉比莊俊生小三歲,今年也二十二了,印象中的美玉就是個極其普通的農村女孩子,上學到初中畢業就回家務農了,也算是完成了九年義務教育.

莊俊生努力在想楚美玉的樣子,卻覺得美玉的形象有些模糊了.他打定主意,明天一定抽空去看看.

早上起來,莊俊生喝了兩碗玉米面糊糊,一個人上山去了.大榆樹村建在半山腰兒,北面一個緩坡上去,是一座光禿禿的土石山.莊俊生坐在山上往下看,整個兒大榆樹村盡收眼底.家家戶戶的煙囪都冒著白煙,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沿著山坡都是莊稼地,大部分種的還是土豆,有些老人和婦女已經起早在田里勞作了.莊俊生正看著,身後一個女聲響起:"生子哥!還真是你,你咋一大早跑山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