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明知有毒卻會上癮


莊俊生也沒說什麼,起身走出來.現在他是副主任,沒有必要出來進去的都要打報告了.他剛出來,姚忠就進來,姚忠臉上也不大好看,用手遮掩著耳朵下面,莊俊生還是看到了,那里有一厘米長的新鮮的紅色檁子.

莊俊生來到鄉東頭的公路邊上,這里是等候過往長途車的地場,有一棵大槐樹,遮擋著夏日的陽光,樹下很是陰涼.

李萍一身的白色連衣裙,微風一吹,緩緩飄動著,離遠看,很飄逸.

"咋地了李萍?"莊俊生走過來,看看樹下沒什麼人,不遠處的另一棵大樹下,有兩個瓜農擺了瓜攤兒在招呼路上的車停下來買瓜.

"哼!那個姚忠什麼東西?我給他點陽光他就蹬鼻子上臉了,我去檔案室,他也跟進來了,你猜他跟我說啥?"李萍氣鼓鼓地說著,鼓溜溜的胸脯也劇烈起伏著,這讓莊俊生又是一陣悸動.

"說啥了?"莊俊生想,果然是這種事兒,唉,都說紅顏禍水,李萍也是長得太耐人了,正常的男人見了都會咽口水的,更別說姚忠本來就是個大色狼了.

"他說他老婆有病的,不能跟他做那事兒,要我跟他做一回,完了就從後面抱住我的腰,摸我胸和腿,我把他給他撓了,他就跑出去了."

"呃……會有這事兒?姚主任是黨員……"莊俊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說,他總是覺得,黨員不能干這樣的壞事兒,可是最近新聞曝光的不少性賄賂和貪汙腐化的案子,都是黨員領導干部犯下的,怎麼會是這樣?

"黨員咋地啦?黨員也是人,你不也是黨員嗎?你還是大學就入黨了,也沒耽誤你搞女人吧!"李萍還是氣鼓鼓地說著.

莊俊生哭笑不得,"我啥前兒搞女人了?你這咋說我身上來了!"這女人真是碰不得,滿嘴跑火車,還是要跟她保持距離的好.

"你都結婚了,還說沒搞過女人,我就不信你跟胡雨蝶婚前就沒搞過!"

莊俊生不想跟她胡攪蠻纏,就說:"好了,李萍你回去消消氣兒,他不是也沒把你咋地嗎,明天准時來上班,就當這事兒沒發生過."

"嗯,不然怎麼辦?我就是叫你出來找你商量的,你說我要不要去跟吳書記反映這事兒,萬一他以後再對我動手動腳咋整?"李萍有些急切地問道.

"不會的,你都把他撓了,他不會有下次了,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咱們的大主任,你剛來,別鬧得太尷尬,就這樣吧,沒事兒了,開心點兒!"莊俊生說完這句就後悔了,果然被李萍抓住了話把.

"開心點兒?呵呵,還是老同學關心我,莊俊生,要是你想辦我,我肯定樂意,關鍵是你不敢,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老同學!"李萍看到車來了,伸手摸了下莊俊生的手,轉身跑過去上了車.

莊俊生站在老槐樹下,看著車子遠去了,抬起手里聞聞自己的手背,那里被美女摸了一下,還留有余香.這女子真是長得好,肉多,這要是摟著盡情摸摸也好.他這樣想著,胯間就支棱起來了.

唉!這是咋地了?燥熱的苦夏,自己的欲望似乎異常的旺盛,得找個妹紙滅滅火才好,不然會燒壞腦子的.

莊俊生胡思亂想,頂著午後的驕陽往回走,心里更加的躁動不安,回到鄉政府,上樓來不由自主就走進了樓梯口的打字室.

林雪還在打字,鄉政府樓上樓下共有四個部門,二樓是綜合辦,主要是為領導服務的,一樓有農業辦,鄉企辦和計生辦.幾個部門和幾位領導的打字材料都由林雪一個打字員承擔,所以她基本上上班就沒有閑著的時候,可以說,全鄉政府,數她最忙.

"白樂和咋走了,晚上不吃飯了?"林雪抬頭看了莊俊生一眼問道.

"嗯,她家臨時有事兒,請假回家了,估計晚上吃不成了."莊俊生假裝拿起一份材料看,畢竟現在是上班時間,打印室的門永遠都是敞開的,隨時都有人會進來的.

林雪說:"那咱倆出去吃飯咋樣?我都跟家里說了,晚上辦公室吃飯……"

莊俊生想想說:"那也好,這樣吧,我們去縣里吃飯,我有個大學同學過來請我吃飯,你跟我一起去!"

"去縣城?不好吧,你家我嫂子不是在縣城嗎?"林雪不抬頭,臉有點紅了.

"不在,回省城她娘家了,你不敢跟我去縣城?"

"切!有啥不敢的,你不怕被你老婆認識的人看到就好,我怕啥,縣城沒人認得我!"林雪紅著臉抬起頭看著莊俊生說道.

莊俊生很想親吻她,他心里無比的矛盾,本來吧自己下了多少次決心不想再沾惹林雪了,這種事兒,早晚會出事兒的.可是一見到林雪,就把持不住.唉,這種事兒,還真是罌粟花,明知有毒卻會上癮,上癮了就戒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