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干部包村


從得意樓出來,錢召坐自己的專車走了,臨上車對莊俊生說:"給你岳母帶個好!"

莊俊生愣愣地點頭,心說,哪里還是什麼岳母了.錢召的車消失在夜幕中,吳學軍看看莊俊生說:"小莊,我沒看錯你,要不是錢主任跟我說你是苗主任的姑爺,我還不會注意到你,今晚在樓上,你什麼都沒做,好樣的,現在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我為苗主任有你這樣的乘龍快婿感到欣慰!好好干,我會關注你的!"

吳學軍的車子也開走了,莊俊生一個人走在午夜的縣城街頭.他慢慢理清了思緒,他在路燈下慘然地笑了,他的笑很難看,他心里感覺很酸楚也很無奈,他終于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他們知道了自己是苗敏的女婿,于是就立即示好.

如果他們知道了我已經離婚了,又會怎麼樣?莊俊生嘿嘿冷笑著,這時候如果有人看見他的樣子,一定會以為,這人腦子有病.

第二天上午,鄉里在鄉政府一樓大會議室召集全鄉中層干部和村委會主任會議,安排部署抗洪和防火這兩件當前壓倒一切的重要任務.會議結束前,吳學軍說跟大家通報一個人事安排,任命莊俊生為鄉綜合辦副主任,扶貧包干村為大榆樹村.

鄉里的中層干部都要包扶貧村,太平鄉在全縣六個鄉鎮里面屬于最困難的財政補貼鄉,全鄉十四個自然村,十個屬于貧困村.大榆樹村距離太平鄉不太遠,就是土地沙化比較嚴重,不適于種植水稻和玉米等大田作物,全村兩千多人口,青壯勞動力幾乎都外出打工了,村里家家戶戶的承包土地就荒置了一大半,形成了惡性循環,大榆樹也就成了名副其實的貧困村.莊俊生的父母家就在大榆樹村,他太清楚大榆樹的處境和現狀了.

莊俊生坐在下面,心里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自己這個副主任,並非憑著自己的努力掙來的,而是陰錯陽差被人家賞的,得來的不太正當.但是好在吳學軍也許是照顧自己可以借著公事回家看看,而把大榆樹包給了自己,這對自己來講是個機會,如果自己能使家鄉大榆樹村脫貧,那麼就說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不是靠裙帶關系上位的.

散會後,幾乎所有干部都向莊俊生表示祝賀.大榆樹村的村委會主任是個瘸子,五十多歲了,叫康光複,這名字一聽就是抗戰勝利那年生人,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國土光複,當年出生的好多人都取名光複.

康光複的腿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農業學大寨運動中,上山修梯田,被滾落的石頭砸斷了右腳,當時的醫療水平和條件有限,赤腳醫生給他上了夾板,結果沒長好,就落下了殘疾,一輩子走路都是瘸腳的.

"娃娃,你這小歲數就當主任了,你大叔我像你這麼大,正上山背石頭,要不這條腿也不會瘸,我在大榆樹奮斗了一輩子了,地里除了土豆啥都不長,山是禿山,河是干河,脫貧致富?去年農技站包村,也不了了之,回家問你爹,你能行,我就叫你爺爺!"康瘸子沖著莊俊生嚷嚷完了,扭頭就走.

莊俊生看著康光複一瘸一拐地走開,別看他右腳殘疾了,可是走道不用拄杖,還挺快,轉眼就出了鄉政府的院子.莊俊生從小在大榆樹村長大,康瘸子可以說是看著他長大成人的,沒想到,現在,自己竟然成了鄉里的包村干部.

"這個康瘸子!你不用理他,我給你撥一筆扶貧款,你規劃下,看看能不能在大榆樹整個磚廠啥的村辦企業,完了給我個報告,我給你撥款."吳學軍站在莊俊生對身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各村委會的主任們都跟吳學軍握手道別,都大嗓門邀請著吳書記下去村里喝酒.吳學軍應付了幾句,就回身上樓去了.

莊俊生心里說,我才不要你的撥款!我就不信,憑我自己的本事,就不能把大榆樹脫貧致富!讓我下去當個村干部干點實事兒,也比整天混在鄉政府辦公室里面喝茶水看報紙混日子強.關鍵這是個機會,以前自己想要包村,都沒有這個資格.

"莊主任,你上來,來人找你!"小于在二樓樓梯口向下喊他,莊俊生抬頭看到,跟小于站在一起的,還有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的李萍,白樂和來了,莊俊生看到她就有點頭大.

"莊主任,我來向你報到,請你給我安排工作任務!"李萍笑吟吟地對莊俊生說道.

莊俊生走進辦公室,姚忠臉色不大好看地坐在他的位置上抽煙.綜合辦就一間大辦公室,四個人擺了四套桌椅.姚忠跟唐大姐坐對面桌,莊俊生跟小于坐對面桌.

莊俊生走到姚忠的桌前說:"姚主任,這是新來的李萍,做黨務內勤,你看是不是我們給她安排下座位.

姚忠說:"小莊啊,不對,我得叫你莊主任了,呵呵,你安排吧,黨務這一攤以後你就分管了,她是你的人,你安排就行了."

莊俊生感覺到姚忠有點陰陽怪氣的,昨天還好好的,今兒聽到自己當上副主任了,他就有些卦象了,這人咋這樣?至于嗎?莊俊生隱隱感覺到,自己這個最小的副主任,也不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