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女人難惹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是我看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太快!莊俊生完全有些懵掉了.以前從來都沒有正眼兒看過自己的牛逼烘烘的吳大書記,今兒這是咋地了?給自己笑臉不說,還封官許願,這是神馬情況?

莊俊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吳書記的辦公室出來的,出來被外頭的小風一吹,才清醒過來,低頭一看,手心里面全都是汗!

李萍還沒走,在綜合辦等著莊俊生.莊俊生進來,說:"你的事兒辦成了?恭喜!"

"應該恭喜你吧,我剛才聽見一句,提升你為副主任了,還讓我跟著你混,嘿嘿,你是我的領導了,咋樣,今天我請領導吃飯!"李萍的樣子實在太嬌媚了,莊俊生有點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啥領導啊,副主任,就是副股級,啥也不是!"莊俊生在自己的辦公桌後面坐下來,臉上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是心里卻是沸騰不已,自己是副主任了,哈哈!大小也是個"領導"了.

農村人有句話,叫做有苗不愁長!今天當上副主任,這就是開頭了,接下來就是主任,然後就是副鄉長,鄉長,書記!完了就有機會升上去做副縣長,縣長,縣委書記……

莊俊生真想大喊一聲,把自己離婚的晦氣去掉,也許,今後自己的面前就是一條康莊大道了,去他媽地胡雨蝶吧,老子若干年後就是省長了,到時候,我看你胡家怎麼對我!

莊俊生志存高遠,可是路還要一步一步走,他完全不知道這樣的一條官路,對于他來講意味著什麼,到底能不能走得通,能走到多遠,一切還都是未知數.

"喂!也不請我坐?明天我才是你的部下,今天我還是你老同學,有沒有搞錯!給老同學倒杯水啊!"李萍自己大大方方在莊俊生的對面辦公桌坐下了,那里是小于文書的位置.

走廊里面有腳步聲,莊俊生知道是吳學軍從里面出來了,就連忙起身說:"你先坐著別出來,我看看吳書記有啥事兒不."

莊俊生走出辦公室,吳學軍剛好走到綜合辦的門口.吳學軍笑笑說:"小莊啊,我去縣里辦點事兒,頭午咱這邊沒人,你就辛苦下盯著點兒."

"是,吳書記放心吧."莊俊生還不大習慣跟吳學軍說太多話,語氣也很僵硬.

吳學軍就往樓下走,莊俊生看到樓下的司機小田已經等在桑塔納的車前了.吳學軍突然在樓梯的一半站住了,回頭向上面看莊俊生還站在樓梯口,說道:"晚上我們坐坐,你不要安排別的事兒,等我電話."

莊俊生更加受寵若驚了,坐坐的意思就是一起吃飯,這里的口頭語叫"坐坐",一般朋友見面都會說:"啥前兒一起坐坐!"就是一起吃個飯的意思.

莊俊生都還沒有答應,吳學軍就消失在樓梯拐角了,接著院子里面就響起來桑塔納的引擎發動的聲音.

"呵呵,吳書記這人有點意思,對你還蠻好的嗎!"李萍站在莊俊生的身後說道.

莊俊生回頭走回了辦公室,他有些亂,一時間理不清這到底怎麼了,從昨天自己早上被人撞翻的飯桌灑了一褲子辣椒油,被胡雨蝶的高官老媽退婚,到今天吳書記沒頭沒腦的提拔自己並約了晚上吃飯,一切都像做夢一樣,這是真的嗎?

李萍走過來搥了莊俊生一杵子道:"你咋地啦?沒魂兒一樣,中午我請你吃個飯,一來咱們老同學多長時間都沒見了,二來明天我就要靠著你罩著我了,所以,我今天得賄賂賄賂領導,本來我想晚上的,可是趕腳不行了,吳書記約你了,那咱倆就晌午吧!"

莊俊生心亂如麻,既興奮又覺得一切都太突然,就說:"不地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反正要一起工作的,你還是先回去,把手頭工作交接下,不然明天你過來也不消停."

"我沒啥交接的,在東風鄉,我就是個打雜的,有我沒我都沒事兒!對了,剛才謝謝你啊,要不是你及時出現,吳書記真就對我下了黑手了!"李萍神秘說道.

莊俊生笑笑說:"不會吧?吳書記怎麼會對你下黑手?"

"切,你們男的沒一個好東西,嘿嘿,你還行,要不你也對我下黑手吧,我認可給你辦了,也不願意讓吳書記那樣的碰我."

李萍說得越來越露骨了,莊俊生如坐針氈,這以後還得在一起工作的,這可如何是好?尤其是今後還要面對林雪,有點亂啊!要不人家都說,當公務員,最難過的就是美人關,最難纏的就是情人債!多少高官因為女人落馬,自己才僅僅是個副股長,都沒有進入正兒八經的官員序列,就已經趕腳到了女人惹不起,紅顏禍水,必須狠下心來,遠離誘惑才對.

"嗯哼……"李萍突然走到莊俊生的跟前撒起嬌來,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