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意外升職
g,更新快,無彈窗,!

莊俊生走進綜合辦,心里就跟長草了一樣,他坐下又站起來,想想李萍那白胖的身子,再想想吳學軍那扣鍋樣的啤酒肚,不行,好白菜不能都叫豬拱了!不管咋說,李萍是自己的老同學,還是自己的崇拜者,不能見死不救.

打定了主意,莊俊生拿起桌面的文件,這是一早收發送來的,還沒有傳給書記鄉長看,莊俊生就自作主張,本來這種事兒都是姚忠負責辦理的,輪不到他個小小的秘書去給領導送文件.

別看在就是個鄉政府,麻雀雖小五髒俱全,莊俊生在這里錘煉了一年,人情世故,世態炎涼,黑白兩道,長卑尊序,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比如送文件這種小事兒,別看不起眼,其實這可是名正言順接觸領導的機會.

綜合辦的主任姚忠是絕對不會把這種差事輕易放手的,所以每天早上他來得最早,文件分發本來是政務文書小于的事兒,可是,完全由他姚主任一手經辦了.

莊俊生拿了兩份文件,一份是全市抗洪搶險的緊急通知,松花江洪峰預計下旬到達林海市段,要求各級政府緊急行動起來,做好一切防護工作,這份文件直接由市委下發到鄉鎮一級,足見重視程度.另一份文件是縣政府下發各鄉鎮的關于做好夏季森林防火的通知,看似兩份風馬牛不相及的文件,卻都是當前鄉黨委和鄉政府的重要工作任務.

上面動動嘴兒,下面跑斷腿兒.官越大越好當,官越小越受累,還責任重大.上級領導部署下來了,人家就沒有責任了.下面執行不力,把官差辦砸了,一定要追究責任打板子的.抗洪跟防火,都是每年夏季基層工作的重中之重,俗話說,水火無情,馬虎不得.

莊俊生拿著文件走向走廊最里面的書記辦公室,鄉里面盡管也是黨政分立,但是辦公條件所限,就都擠在一起了,二樓總共五間辦公室一間小會議室.最里面是鄉黨委書記吳學軍的辦公室,第二間是小會議室,第三間是鄉長,黨委副書記宋占文的辦公室,接下來是副鄉長孔明禮的辦公室,最後是綜合辦公室和樓梯口的打字複印室.

莊俊生故意走路的聲音很大,他不想撞見什麼不該看到的場面,所以就發出各種能發出的聲音,走路踢踏,大聲咳嗽,只有十來步的距離他好象走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有一次莊俊生跟鄉派出所的所長梁佐喝酒,梁佐酒量一般,喝大了就胡咧咧.他說,我們警察出警,要有眼力見兒,你比如有人報警說哪里有人砸場子,動了獵槍了,有人看見領頭的是縣里哪位縣長的公子,這時候你咋整?不出警肯定不行,有人報警,警察就得出警.但是真去把人家縣長公子抓起來?那你以後這個所長就不要當了.

那咋整?有招兒,就是把動靜整大,從派出所一出來,就拉響警笛,警車慢慢開好了,整個鄉屁大點地場,這頭警笛一響,那頭人就跑了,警察到了跟被害人做下筆錄,立個案,就完事兒了,誰也不得罪,過後找兩個小流氓頂下一下,做個治安處罰就銷案了.上頭的領導就會覺得你會辦事兒,拎得清,就敢重用你!

現在莊俊生就用這一招兒,既可以給李萍解圍,又不得罪領導,兩全其美.莊俊生走到吳書記的辦公室門前,門是虛掩的,他抬手很響亮地敲門,里面馬上就說進來.

莊俊生有些忐忑地把門打開,看見李萍在靠牆的沙發上坐著,衣裙是完整的,臉色有點小潮紅,頭發有動過的痕跡.

吳學軍在大班台的後面腆著肚子危襟正坐,手里夾著一根一看就是剛點的煙卷,對莊俊生微笑說道:"是小莊啊,你留下值班?"

"嗯,是姚主任讓我值班的,他們都去義務勞動了."

"好,你找我有事兒?"吳學軍看著莊俊生手里的文件問道.

莊俊生這才想起來自己來干嘛了,趕緊上前兩步,將兩份文件遞給吳學軍,說:"今早剛來的急件,我看姚主任不在,怕耽誤了,就趕緊給您送來了."

"你做得對,放我這兒吧,小莊,你來鄉里有一年了吧?干得不錯,我想給你加加擔子,你來做綜合辦副主任怎麼樣?主管黨務."

綜合辦是黨政辦合在一起的,鄉里衙門小,就沒有必要細分,所以黨政在鄉里是不分家的.莊俊生感覺到很意外,就下意識看了李萍一眼.

李萍站起來說:"那啥,吳書記有事兒了,我就不打擾了,我先回去了."

吳學軍看看李萍說:"嗯,你要是沒啥其他要求,明天就來報到吧,找莊主任幫你辦下手續,就先跟著莊主任做黨務內勤."

"謝謝吳書記!"李萍臉上露出甜美迷人的笑容,對吳學軍鞠了一躬就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