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你們男的都是嘴上花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會吧?這你也看出來了?"莊俊生臉一紅,閃身就進了洗手間.

李萍在後面說:"女生看女生看得最仔細,這孩子是在等你的,看見我了,就莫名其妙地吃干醋,嘻嘻,我還行,在小女孩兒面前還有殺傷力!"

莊俊生速度極快地換好了一件蘭格襯衫和一條牛仔褲,腳上蹬了一雙仿匡威的球鞋.李萍看見莊俊生換了衣服出來,又說:"你這家伙,難怪小女孩兒會喜歡你,你越來越帥了,要不是你有老婆了,我肯定追你!"

"別這麼說,你這樣說話我會犯錯誤的,你長得越來越豐滿了,男的見了你這樣的都稀罕,我都不敢看你."莊俊生實話實說道.

"切,你跟我犯錯誤又怎麼樣?你情我願,誰也不說,沒人知道,你這狗窩還不賴,我還真想跟你犯一次錯誤,就怕你不敢!"李萍走過來,把莊俊生逼在床邊,他再往後退一步,就被床沿隔住坐下了.

李萍就笑了,伸手在莊俊生的額頭一點道:"你們男的,都是嘴上花,沒幾個敢動真格的!"

莊俊生抬頭就看見李萍碎花衣裙里面包裹的鼓鼓囊囊的胸,領口處一大截的白肉,正對著自己的臉.莊俊生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就聽樓下有人說笑的聲音.莊俊生連忙說:"他們來樓下領工具了,今天鄉干部都要上街義務勞動,清理垃圾,估計吳書記也來了."

李萍這才放過莊俊生,兩人走出來,站在樓上的圍欄往下看,鄉綜合辦的主任姚忠正在張羅著打開樓下庫房的大門,綜合辦的唐大姐和小于正往外搬掃把和鐵鍬.

莊俊生就跑下來說:"姚主任,我來了."

"好,你們三個在這兒負責發放工具,我去前邊看看領導都來了沒有,我過去問問吳書記參不參加."

聽到姚忠提到吳書記,李萍跑過來說:"我就是來找吳書記的,你是姚主任,你好,我是東風鄉的李萍,你帶我去見吳書記吧,他讓我來的!"

姚忠看看李萍,又看看莊俊生,臉上露出一絲旁人不易覺察的壞笑.姚忠三十幾歲了,本來可以升上去做副鄉長的,可是兩年前因為在扶貧包村點跟一個小寡婦搞破鞋,被人家鬧到縣里,這姚忠的政治前程就算徹底毀了,只能止步于綜合辦主任這麼個耗子拍巴掌小股長的級別上.

"啊,吳書記叫你來的,那你跟我來吧!"

李萍就沖著莊俊生揮揮手說:"那我先過去了,你忙你的."

莊俊生看著李萍搖擺著肥碩的屁戶婀娜多姿地跟著姚忠走了,使勁咽了口吐沫.小于在一旁說:"嘖嘖,看看咱吳書記,豔福不淺!"

唐姐瞥了小于一眼道:"你就是這張嘴太臭!這話要是傳到領導耳朵里,你就別混了!"

小于抬手撓撓頭道:"是是,唐姐批評的對,你看我就是管不住這張嘴,嘿嘿,小莊,來咱倆把這幾把鐵鍬拿前頭去,大伙估計都來了."

宿舍樓前面就是鄉辦公樓,鄉黨委,鄉政府都在一個小樓里面辦公,有個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面兩輛八成新的桑塔納車,一輛是吳書記的座駕,一輛是宋鄉長的座駕.還有兩輛吉普車,一輛切諾基,是鄉派出所的警車.

唐大姐四十歲了,是綜合辦的統計員,全鄉的各類數據都在她這里彙總,是老辦事員了,也是庫房總管,喜歡張張羅羅的,刀子嘴豆腐心.小于比莊俊生早來兩年,是文書兼秘書,負責全鄉的文檔管理,由于經常不分場合吐槽發牢騷,一直沒有得到領導重用,于是就越發的自認為懷才不遇,屬于憤青一族.

"這大熱天的,竟整這些沒用的啊,走形式,拍照上網,這就算領導的年度十大惠民政績之一了,我靠!"抱著一摞子鐵鍬,小于也管不住自己的臭嘴.

莊俊生笑笑,不搭茬,這話也沒法接,他就來回多跑兩趟,把掃把什麼的都抱到前院,自己也一身熱汗了.

各部門的同事來得差不多了,姚忠從樓上下來,大聲說道:"今天大掃除,就是鄉政府門前這條主道,從大院門前往兩邊清理,要求街道上的垃圾清理乾淨,兩邊的垃圾堆的垃圾都運出去,鄉糧站贊助了兩輛大板車,一邊一輛,下面我宣布一下分工……"

太平鄉在上月底的全縣鄉鎮衛生大聯查中排名全縣六個鄉鎮倒數第二,吳學軍沒當回事兒,鄉長宋占文年輕氣盛不服輸,從縣里回來就召開全體干部大會,部署了今天這次義務勞動,把治理鄉環境的髒亂差當作太平鄉年度十大惠民工程之一.

姚忠講完了分工,宋占文和副鄉長孔明禮也出來了,宋鄉長講了幾句動員的話,大家伙就按照部門分工,說說笑笑地分領了工具走出了大院.

莊俊生扛了一把鐵鍬正往外走,姚忠從後面喊住他,說:"莊俊生,你留下,綜合辦沒有個接電話的也不行,書記也在辦公室,有點啥事兒身邊沒人,你就留下值班,把鐵鍬給我."

莊俊生覺得疑惑,以前這種好事兒可是從來輪不到自己的,一般都是姚忠或者唐大姐留下的,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莊俊生就放下鐵鍬回身上了二樓,二樓就是綜合辦和書記鄉長的辦公室,還有個小會議室,其他幾個部門都在一樓.

他剛上摟,就聽見最里面的書記辦公室里面有女人的叫聲,就一聲,接著就沒動靜了.莊俊生想起來,李萍應該在吳學軍的辦公室,女人的叫聲?莊俊生一下子就有股熱血往頭上沖,他立即就明白了咋回事兒,可是,自己該怎麼辦呢?是過去還是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