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裝十三遭雷劈
g,更新快,無彈窗,!

"嗨,你又胖了,真香,是香水兒味兒?"莊俊生誇張地用鼻子嗅.

李萍瞪了莊俊生一眼道:"真不會嘮嗑兒,哪有見面就說女生胖的,嘻嘻,莊俊生,不過你長得越來越帥了,上學的時候你就是咱一中的校草,可是那前兒你不稀的不搭理咱,便宜了胡雨蝶了,你是去縣城看你媳婦了吧,怎麼樣,她對你好不好?"

"呃……好,你怎麼樣,你還沒有對象?"莊俊生把話題轉移到李萍的身上去.

李萍也不回答,突然伸手摟住了莊俊生挨著自己的胳膊,小聲說道:"俊生,我跟你打聽個人,咱倆是老同學了,這事兒你可得為我保密!"

莊俊生對李萍突然的曖昧舉動搞得有些心猿意馬,說心里話,他剛才一見到豐滿的李萍就心動了,腦子里面就出現了自己抱著李萍求歡的畫面,現在,李萍挨著自己坐在長途大巴的最後一排,主動把胸脯貼上自己的胳膊,軟乎乎,喧騰騰還香噴噴的,他有些不能自持道:"嗯吶,你說,我給你保密……"

李萍高中畢業後就參加工作了,在東風鄉政府當編外辦事員.因為她沒有大學文憑,五年了,也沒有被轉正,還屬于編外臨時工.

"我問你,你們鄉委書記吳學軍人咋樣?"

"人咋樣?人家是書記,我都很少接觸的,從去年到現在,沒跟我說過三句話,不過他人品不錯,在太平鄉口碑很好,你想問他的情況?為什麼問他?"莊俊生沒頭沒腦地問道.

"呵呵,跟你說了要給我保密呀!我告訴你,上周你們太平鄉的書記和鄉長來我們東風鄉,我負責做的接待,你們的吳書記就偷著給我個名片,叫我跟他聯系,昨天我打電話給他,他叫我今天過來找他……"

莊俊生聽了,有些懵懂,就說:"吳書記叫你來的?啥意思,沒明白."

"切,裝啥呀,你姓莊,也不能真的裝呀,裝十三遭雷劈,呵呵!"李萍有些傻大姐,她上學的時候就有些神經大條,沒想到現在還這樣.

莊俊生已經有些明白了,傳言吳學軍很好色,見到性感的小姑娘就要上,李萍剛好符合條件,可是,李萍圖稀啥呢?

"不是,我意思是,他給你許願了?"莊俊生問道.

"嗯吶,他答應我,把我調到太平來,給我轉正,你說我能信他不?"李萍把莊俊生的胳膊摟得更緊了.

"不好說,吳學軍四十多歲了,都說他是老資格鄉委書記了,很牛,知道自己歲數大了,難以升上去了,也許只能在書記的位置上養老了,所以他倚老賣老,就連縣里的領導也給他面子,他在太平鄉說一不二,他答應你的事兒,估計不會有問題."

"嗯吶,他跟我說話很溫柔的,要是我能調到太平鄉來,那可挺好,咱倆就是同事了,呵呵!"

莊俊生心里說,傻丫頭,遇到色狼了!但是他不知道該怎樣提醒她,就說:"你也要小心點,別讓人家占了便宜!"

"去你的,人家是書記,我叫他叔的,你咋這樣想!他女兒都上大一了."

莊俊生就不再說話,李萍卻沒有松開他,而是靠在他的肩膀上,幽幽道:"靠著你真好,你都不知道,上學的時候,咱班多少女生都暗戀你,我老崇拜你了,你都不理人家!"

"不會吧,呵呵!"莊俊生被傻大姐弄得心情好起來,他發現自己也是個好虛榮的自戀的凡人,也愛聽好話.

只可惜,好景不長,東風鄉到太平鄉只有半小時的車程,車到站了.兩人隨著五六個老鄉下車,車子繼續前行了.

時間是八點多一點,李萍就問他吳書記辦公室在哪里.莊俊生看看手表說:"時間還早,要不你去我宿舍呆一會兒,我換身衣服,褲子髒了,呵呵."

"好,我看看你的狗窩兒啥樣兒!"李萍大大咧咧,跟著莊俊生走進了鄉政府很小的宿舍樓.

莊俊生的房間在二樓靠近樓梯,整兒個二樓,只住著莊俊生一戶,鄉政府其他人都是有家有口的,不住宿舍.兩人上樓來,莊俊生走在前面,一眼就看到林雪站在二樓的走廊里.

宿舍樓二樓里面有間資料室,打字員有時候也會上來找些資料.可是這麼早林雪就上來,顯然是在等莊俊生回來.

林雪的臉色不大好,她已經看見了莊俊生不是一個人上來,他身邊還有一位穿著連衣裙的性感女子,看上去很豐腴妖豔,而且看上去跟莊俊生很親近,她心里突然就有些受不了.

"林雪?你怎麼在這兒?"莊俊生明知故問.

"沒事兒,我來資料室,忘帶鑰匙了!"林雪板著臉,快速走下樓去,經過李萍的身邊,故意撞了她的胳膊一下.

莊俊生搖搖頭,打開自己的寢室門,李萍在他身後吃吃笑,小聲道:"這孩子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