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惡人惡報(求推薦求收藏)
g,更新快,無彈窗,!

眼前這一幕太詭異了,西瓜刀也沒有人抓著,就這麼平白無故的飛向了鐵毒蜂.

這一切根本就違背了科學,除了神話傳說中神仙妖怪的法術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所有聯系在一起,都分明把矛頭指向了李小春,證實了他是妖怪的事實.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李小春並不是妖怪,而是使用了隨心驅物符.

不過,有一點他們說對了,神話傳說中的神仙妖怪確實存在.

正揮著拳頭奮力轟向李小春的鐵毒蜂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本能的轉過頭,看見西瓜刀悄無聲息的刺向自己,他也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

此時他也沒有多余的功夫去考慮李小春是不是妖怪,他知道自己再不做出防禦,就要被西瓜刀捅死了.

于是,鐵毒蜂停住了腳步,雙腳用力蹬地,想借著反彈之力側空翻.

然而,下一秒他臉色忽變,發現自己的衣服好像被什麼拉住似的,無法動彈.

抬起頭看見李小春嘴角的笑容,他知道一定是他搞的鬼.

眼看西瓜刀捅向自己,鐵毒蜂連忙運力震碎了自己的衣服,這才躲過了這一劫.

見識到李小春詭異的手段,鐵毒蜂哪里還敢繼續留在這里,不然命都沒了.

他連黃磊都不管了,連忙朝著門外沖去.

"鐵叔,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別丟下我?"

看到自己眼中實力強悍的鐵毒蜂竟然拼命的逃走,黃磊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來,連忙忍著腿上的痛哭著喊起來.

他知道自己一旦落到李小春的手里,必死無疑.

"少爺,你自求多福吧!我會為你報仇的."

鐵毒蜂的聲音遠遠傳到黃磊的耳朵里,讓他充滿了絕望.

"跑得了嗎?"

李小春殺心已起,怎麼會讓鐵毒蜂跑掉.

隨心驅物符的能力下,李小春直接控制住了鐵毒蜂的鞋子,立刻將鐵毒蜂牽引到了半空中.

"可惡!"

鐵毒蜂太憋屈了,明明有一身的武功,可被李小春這麼操控著,浮在半空中,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

"死吧!"

李小春冰冷的聲音落在鐵毒蜂的耳朵里,讓他忽然感到通體冰涼,他低頭一看,只見地上的西瓜刀閃爍著寒光刺向自己.

"啊……"

鐵毒蜂不甘的低吼一聲,眼睜睜的看著西瓜刀貫穿自己的胸膛.

一刀殺掉鐵毒蜂,李小春眼中沒有半點波動,此人作惡多端,他這也是替天行道.

叮--

手機傳來震動,李小春打開手機一看.

鏟除惡人,獲得五千功德!

"果然是個惡人."

李小春暗暗歎道.

殺了鐵毒蜂之後,李小春轉身走向了黃磊.

"你……你要干什麼?你別過來……"

觸及到李小春冰冷的眼神,黃磊連忙顫抖的說道:"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

"放過你?黃磊,我三番兩次放了你,沒想到卻助紂為虐,這次差點害死了我和納蘭若雪,這次我不會再心慈手軟了.我要你死!"

李小春說完之後,控制住黃磊的衣服,把他從鐵柱上拉了下來,摔到了地上.

汪汪汪!

那些狗齜牙咧嘴前仆後繼撲了上去,張口就咬.

"別咬我……"

黃磊驚恐萬分,拼命的踹著眼前的那些狗,可是無用.

"還有你們."

與此同時,另外幾個人也被李小春拽到了地上,被一群狗咬住了.

一時間這廠房里全是淒厲的慘叫聲.

"小春,小春……"

被撞暈的納蘭若雪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呼喊著李小春的名字.

忽然,她目光一凝,看見滿地是血,黃磊他們被狗活生生的咬死了,甚至那群狗都在吃他們的尸體.

"啊……"

血腥的場面,嚇得她連連尖叫,臉色蒼白,雙眼一閉再次暈了過去.

毛球走到納蘭若雪的身邊叫喚了幾聲,都沒有把她叫醒.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到而是時候未到."

看著地上被啃得只剩下骨頭的尸體,李小春沒有任何憐憫.

因為這些人作惡多端,就在剛剛他又獲得了一千功德.

"毛球,走吧."

李小春抱起了納蘭若雪帶著毛球離開了這里.

臨走之前,他也吩咐了毛球讓它的那些小弟們見到警察來的時候再走.

這可是命案,一定會驚動警察的.

不過警察們看到這群狗作案,也只會無可奈何.

……

不久之後,警車的鳴笛聲響起,幾輛警車停在了工廠里.

趙明帶著一幫警察下車之後走進了這間廠房.

嘔!

聞著濃濃的血腥味,剛踏入廠房之中,趙明他們感到一陣嘔吐.

慘!

實在太慘了!

現場慘不忍睹,幾具尸體只剩下骨頭了.

"趙隊,根據現場的分析,這應該是一起綁架案."

一名警察把從現場得到的結論彙報給了趙明.

"綁架案?那些人是……?"趙明問道.

"趙隊,死者面目全非,已經無法辨認死者的身份,不過根據我們多年的經驗可以確定這些人應該是綁匪."那名警察繼續說道.

"綁匪?你的意思是被綁架的人被人救走了,反而綁匪全軍覆沒?"趙明驚訝道.

"是的,確切的是應該是狗."那名警察點點頭.

"什麼?被狗救走了?"

包括趙明在內的那些警察們聽到一愣一愣的,覺得這太匪夷所思了吧.

"嗯,你們看現場都是狗的爪印,不是一條狗而是很多狗."那名警察指著地上狗爪印說道.

"一群狗?難道這狗還成精了嗎?特麼的,這說出去誰信?"

趙明他們明顯不相信.

可就在這時,汪汪汪的狂吠聲響了起來.

只見一大群狗從廠房里躥了出來,它們的嘴上都沾著血,更有甚者還咬著骨頭,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看到這一幕,一大群警察頓時懵逼了!

尼瑪!還真是狗做的.

若是不親眼所見,誰會信啊!

"趙……趙隊,這事該怎麼做記錄?"

雖然他們相信了,但像這種特殊事件不可能寫在檔案上.

"你們先調查取證然後把現場收拾一下,我回去請示一下局長."

趙明皺了皺眉頭,這事他也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