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傀儡符(求推薦求收藏)


司命星君一下子送給自己這麼多紅包,李小春現在身上也沒有功德,他心里有些過意不去,正在考慮如何回複,畢竟這恩情比較大.

不過,他沒想到司命星君卻連忙說道:"小春仙友,你就不要再給我功德了,所謂無功不受祿.這些符咒都是仙界沒人要的東西,我都不好意思收你的功德!"

李小春微微一愣,這司命星君太給力了,旋即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氣了."

"小春仙友,千萬不要跟我客氣!"司命星君回複道:"我先去忙了,就不打擾仙友了,等有時間再去討要一些符咒."

"那就麻煩星君了."

說完,李小春便立馬點開了百寶箱.

傀儡符

說明:可將任何生靈變成自己的傀儡,忠心不二.

讀心符

說明:心境通明,通心聽聲.

天眼符

說明:開眼萬里,明辨善惡.

這個社會,不是武力就能解決一切.

沒人會嫌自己技能多,這些符咒雖然不能增加自己的戰斗力,卻讓自己多了一些技能手段.

就比如這讀心符,使用了之後不就相當于擁有一種讀心術嗎?

"不錯不錯."

李小春看完這些符咒的說明,心里很滿意,激動的右手不知不覺加大了力氣.

他高興了,可把飛豹害苦了,他的右邊肩膀直接被李小春抓碎了,頓時痛的慘叫起來.

"春……春哥,人我已經放了,你就饒我一命吧!"

"呵呵,抱歉!一時之間沒控制住力道."李小春笑道.

可這笑容卻把飛豹嚇破了膽,以為他是那種笑面閻羅,立刻連節操都不要了.

"春哥,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還請您放我一馬,我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要是李小春知道了飛豹此時內心的想法,他真的哭笑不得.

少年,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很單純!

我真的非常抱歉!

可惜,飛豹不明白,不然非得氣得吐血,也正是他這句話讓他的命運發生了改變.

"當牛做馬?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提議."

李小春一聽,頓時樂了.

剛好他從司命星君那里獲得一張傀儡符,正好派上用場.

"來來來,我們到里面談談."

李小春可不能讓其他人看見自己詭異的手段,拽著飛豹來到無人的地方.

飛豹跟在李小春的身邊,一臉的懵逼.

有仇報仇,把自己拖到無人的地方做什麼?難道李小春有某種惡趣?

想到這,飛豹下半身一緊,看著李小春的目光更加恐懼了.

李小春可不知道自己此時在飛豹眼里已經是一個變態惡魔了.

他打開手機的百寶箱,選擇傀儡符點擊提取.


只見靈光一閃,手里頓時多出了一套子母符咒.

這子母符正是傀儡符,顧名思義母符控制子符,那被子符控制的人自然就是傀儡了.

而且,這傀儡符除了母符之人主動解除,否則沒有任何解除的辦法.

李小春默念了三聲口訣,下一秒母符融入了自己的身體,而子符飛入了飛豹體內.

母符融入李小春體內,他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

而飛豹卻不同,只見他木訥抬起頭的望著李小春,眼中充滿虔誠的崇敬,然後慢慢的跪在地上恭敬的說道:"主人!"

"臥槽!這效果太逆天了,根本就是無敵粉加腦殘粉!"

李小春一陣狂喜,他現在有一個特別的感覺,自己和飛豹之間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線聯系在了一起,自己一個念頭就能決定飛豹的生死.

"很好!不過,你不要叫我主人,要叫我春哥."

"遵命!春哥!"飛豹點點頭.

"哈哈,太牛掰了."

李小春心里那叫一個激動啊.

現在飛豹成了自己的傀儡,那就變相等于這整個飛豹坊都是自己的了,要知道這飛豹坊的生意加起來可有好幾千萬,無形中自己又增加了一筆財產.

算一算,自己現在大概有上億的身價了.

李小春心情大好,看著飛豹身上的傷勢,取出了逆仙回魂針,在飛豹受傷的地方紮了一針.

在飛豹震驚的眼神中,他右肩膀的傷立刻好了.

"多謝春哥!"飛豹連忙拜謝,自己這個主人太厲害,簡直就是神仙下凡.

"小事一樁.我們出去吧,別讓他們等太久了."李小春擺擺手道.

"嗯."

飛豹點點頭跟在李小春的後面.

回到辦公室之後,李小春指著薛佳湘的父親說道:"飛豹,讓你的人把他帶下去洗個澡換一身乾淨的衣服,然後派兩個人專門陪他賭."

聽薛佳湘的意思,他父親以前並不喜歡賭博,相反還特別討厭,而如今喜歡上了賭博,還是那種不要命的賭法.

加上,李小春之前用火眼金睛觀察的情況,他總覺得這中間有些蹊蹺.

可是現在又沒有解決的辦法,反正這飛豹坊現在是自己的,只好采用這緩兵之策.

"知道了,春哥."

飛豹應了一聲,立刻安排了兩個人並且說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一定要好好款待這位老先生,老先生在飛豹坊的消費全部免費.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現在這里的老大已經變成了李小春.

連飛豹都認慫了,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是李小春的對手.

薛佳湘的父親薛度成聽到後,臉上立刻露出了喜悅.

這話的意思完全可以理解成他可以天天在這里賭博了.

"女兒,你不是一直沒有男朋友嗎?這小伙子也就比你小兩三歲,現在不是流行師生戀嗎?不如你就考慮一下吧."

薛度成越看李小春越滿意.

薛佳湘俏臉一紅,跺跺腳連忙走到李小春的身邊說道:"小春,你明知道我父親喜歡賭博,怎麼還這樣做?"

雖然不明白飛豹為什麼會聽李小春的話,讓自己父親在這里的消費一切免費固然是好事;但是,李小春這樣做,反而會讓自己父親在賭博上越陷越深.

對薛佳湘來說,最大的心願就是讓自己父親能回到以前的樣子,哪怕傾家蕩產她也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