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金身符之威
g,更新快,無彈窗,!

"小貓紋身?"

飛豹聞言,氣得老臉漲紅,他背上刺那滿口獠牙的獵豹紋身就如同他的名字飛豹一樣是他最得意的.

很多人光是見到這獵豹紋身就已經膽怯了,可現在它竟然被這小癟三說成了小貓.

"麻痹的!小癟三你死到臨頭還敢裝逼,特麼的找死!"

飛豹火冒三丈揮了揮手,下一刻一直站在兩側的幾個壯漢滿臉凶狠的將李小春圍了起來.

"小雜碎,竟敢對我們飛豹哥出言不遜,還想把我們打趴下,今天我們就讓你知道我們的厲害,把你打到跪地求饒!"

這幾個壯漢摩拳擦掌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他們都是飛豹坊的精英比之前那幾個大漢強多了,可在李小春絕對力量面前仍然是個渣渣.

啪啪啪!

他們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李小春一巴掌橫掃一圈全都甩在了臉上.

李小春巴掌所到之處,必定傷筋動骨!

他們全都側飛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牆上,直接昏迷.

一巴掌解決他們,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天啊!他的力量怎麼比上次還要恐怖,這怎麼可能?"

陳天被嚇得目瞪口呆,上次也沒見他如此厲害.

他不知李小春那次是第一次大力符,比較生疏,並不能發揮大力符更多的威力.

"小癟三,沒想到你真的力大無窮,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這樣更好,就拿你來祭奠我的寶刀."

飛豹站了起來,將寶刀杵在地上裝逼的說道.

"破銅爛鐵也好意思說成寶刀?"

李小春雙腳蹬地,整個人借著反彈的力道沖向飛豹.

"找死!就讓你試試我寶刀的威力."

飛豹提起寶刀,看著飛奔而來的李小春,一刀劈下.

感受到一股凌厲的刀風,李小春心中大驚,連忙抓起旁邊的鐵質椅子擋住自己的面前.

咔擦一聲,鐵質椅子被那寶刀一刀劈成了好幾截.

"削鐵如泥!"

看見那椅子,李小春滿臉震撼,沒想到這寶刀竟然真的這般厲害.

"小癟三,你不是說老子的寶刀是破銅爛鐵嗎?"

飛豹揮著寶刀不斷的劈向李小春.

見識到這寶刀的威力,李小春哪敢用身體硬抗.

他是力大無窮,可肉身終究只是肉體凡胎,別說這削鐵如泥的寶刀了,就連家用菜刀也能戳破自己的身體,他又不是傻子.

唰唰唰!

只是這飛豹刀法了得,出刀的速度又快,加上他本身的實力就非常厲害,再配合這削鐵如泥的寶刀,產生的刀風,相當于幾千斤的沖擊力,扯動勁風呼嘯!

看著呼嘯而來的刀風,李小春只能連忙躲避.

不一會的功夫,這房間已經變得面目全非,到處都是刀痕.

"哈哈哈……小癟三,你剛才狂妄的氣勢跑哪去了?這下你傻了吧!"

看到李小春狼狽的一幕,陳天等人覺得揚眉吐氣,大笑了起來.

"小癟三,現在知道怕已經晚了!"

飛豹眉梢挑起,一臉囂張的表情:"告訴你,只要老子願意一刀就能砍下你的腦袋!"

"飛豹哥霸氣!讓那小子裝逼,現在就把他劈死!"陳天興奮的笑著.

"劈死我?哥先劈了你."

李小春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從地上撿起一截被砍斷的椅子的扶手扔向陳天.

"不好!"

陳天和飛豹臉色驟變.

他們沒想到如此狼狽的李小春居然還敢主動進攻!

李小春本來就力大無窮,這扔的扶手奇快無比,而且如此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嗷……"

伴隨著一聲慘叫,陳天的大腿被那扶手砸傷了,痛的他渾身顫抖!

"小癟三,竟敢偷襲?"

飛豹面目猙獰,竟然眼皮底下讓李小春偷襲得手,實在太丟他這個老大的臉了.

話音未落,飛豹揮著寶刀,雙腳快速的移動,好似施展某種步法,速度快到李小春的眼睛都無法看清他的身影.

"這是飛豹哥的幻影刀訣,看來飛豹哥真的怒了."

"哈哈,飛豹哥終于使出絕招了,這幻影刀訣不僅刀法奇快,而且無影無蹤,尋不到蹤跡,出刀之時讓人防不勝防!"

"飛豹哥最喜歡用這一招慢慢折磨敵人了,他不一刀斃命,偏偏喜歡在別人的身上砍上十幾刀,慢慢折磨."

"不過今天這小子走運了,飛豹哥拿的是削鐵如泥的寶刀,一刀下去直接將那小子斬成兩半."

……

飛豹的那些手下驚呼不已,全都已經認定,李小春必定要被虐殺一刀斬殺.

"不好!"

李小春聽到他們的話也是心中一沉,看不到飛豹的影子根本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攻擊自己,也就沒法對他的攻擊提前進行防備.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防禦.

防禦最強的莫過于金身不壞的金身符了.

眨眼間,一道冰冷光芒在李小春的眼前折射而出,只見飛豹提著寶刀不知從何處瞬間殺至李小春的腰部.

可就在這危機關頭,李小春卻是一臉氣定神閑之色,全然不當一回事兒.

"瑪德!這小子明明怕的要死還裝出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拿生命裝逼的人老子還是第一次見."

看到李小春的樣子,他們滿臉獰笑,只是下一秒集體傻眼了!

鏗鏘!

只聽一聲脆響,那削鐵如泥的寶刀斬在李小春的身上就仿佛斬在金屬上,發出了鏗鏘的聲音.

"這怎麼……怎麼可能?"

飛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須知這可是削鐵如泥的寶刀,李小春怎麼會毫發無傷?

"臥……臥了個去!我該不會是眼花了吧!那小雜碎竟然沒事?"

"他居然不是裝逼,而是真的牛逼!"

"誰能告訴我,那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不科學啊!"

……

陳天他們各個目瞪口呆,驚詫萬狀.

"怎麼會這樣?我不信."

飛豹喃喃自語,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不信?那我站在這里給你砍."

李小春語氣平淡,卻透著一股無比的自信.

他這金身符號稱金身不壞,完全發揮作用就連神仙的仙器都不一定能打破,區區凡人的寶刀有個屁用!

鏗鏗鏗!

飛豹不信邪,使用全身力氣再次朝著李小春的腦袋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