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究竟惹了什麼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只是,當吳熊推開門的那一瞬間,他傻眼了,整個人都僵在那里.

只見自己的四名手下躺在地上,渾身是血,臉上充滿了恐懼.

"熊……熊哥,快救我們……"

看見吳熊,那四個人仿佛看到了救兵,痛苦的喊著.

吳熊下意識的朝著李小春看去,只見他悠閑的坐在沙發上,戲虐的望著他.

"麻痹的!居然敢在這里撒野."

吳熊怒罵了一句,也沒有考慮李小春是如何把他的四名手下放倒的,從地上撿起鐵棒就沖了上去.

陡然之間,李小春動了,邁開腳步避開了吳熊的攻擊.

呼呼呼!

吳熊連續幾次揮動著鐵棒全都落空了,頓時氣急敗壞地喊道:"混蛋,有種你別躲,和我單挑."

"如你所願."

李小春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抬起右手,一巴掌扇向吳熊.

"哈哈,我還以為你有什麼手段呢?我……"

看見李小春反擊的方式,吳熊輕蔑的笑道,話還沒說完,整個人頓時被一巴掌拍飛了出去,撞在了牆上,發出轟的巨響,牆面上呈現出蛛網狀的裂痕.

"啊!"

吳熊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艱難的扭著頭看著身後的前面,一股恐懼在他的心里蔓延,眼前這個人太恐怖了,那種力量絕非普通人所能擁有的.

"你用鐵棒的姿勢不對,我來教教你."

李小春淡淡一笑,撿起吳熊的鐵棒對著他的雙腿狠狠的砸了下去.

吳熊痛得連一張臉都扭曲了起來,他用手撐著地面往後爬,驚恐地看著李小春道:"你……你別過來趕快出去……"

"怎麼?剛才不是你請我過來的嗎?我來了,你還不樂意?"李小春一臉戲虐的說道.

吳熊退到了牆角之後,退不可退之際,一股尿騷味傳來,他一個中年大漢竟然被一個青年人嚇得尿褲子了,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膽子這麼小,算了放你一馬."

李小春捏著鼻子停了腳步,說完之後徑直走向愣在門口的黃磊和陳燕.

聽到他的話,吳熊松了一口氣,自己的命最起碼保住了.

而剛走進辦公室的黃磊和陳燕看到這一幕早就傻眼了,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陣勢,他們眼里小農民出身的李小春竟然這麼狠.

"磊……磊哥,他過來了,我們快走……走吧."陳燕最先反應過來嚇得臉色煞白,拉著黃磊顫抖的說道.

"你你你,你別過來……"

見識到李小春的恐怖,黃磊一張臉被嚇得同樣煞白無比,他也想走啊,可關鍵是雙腳根本無法挪動分毫.

那是被嚇得,嚇得連步子都挪不開了.

"怎麼?你剛才不是挺威風的嗎?"李小春漫不經心的走著,隨手將手里的鐵棒捏彎了.

見此,黃磊恐懼之色更濃,他終于支撐不住了,整個人一下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來:"唔唔唔……求求你放過我,我錯了……."

"你錯了,你錯在哪里?"李小春似笑非笑道.

"我……"

黃磊啞口無言,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呯!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緊接著,十幾個人一起闖了進來.

黃磊扭頭一看,頓時心中一陣狂喜,尤其是看到錢日天之後更是激動不已.

"錢少,快把這個人抓起來,他在這里無法無天,還打傷了吳熊他們."

聽到黃磊的話,錢日天沒有任何動作,卻一臉厭惡的看著他.

不過黃磊並沒有注意到錢日天的表情,他冷笑著看向李小春:"臭農民,你打我呀,有本事你當著錢少的面打啊,我保證今天你走不出這里."

"呵呵,我還沒見過有人這麼賤,竟然提出如此變態的要求.既然如此,我好心幫你一下不客氣了."

李小春走到黃磊的面前,抓住他的胳膊,稍微用力就聽見咔擦一聲,他的手臂立刻被掰斷了.

"啊……你這個臭農民"

黃磊疼的直叫,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小春竟然這麼囂張,竟然當著錢少的面子動手,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只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他心里的救星錢日天竟然沒有任何動作.

黃磊以為錢日天沒有聽見,忍著劇痛大喊道:"錢少,快把他抓起來."

吳熊也在一旁指著李小春怒道:"是啊,錢少.你可要給我們兄弟做主,我們這幾個兄弟都是他出手打得,他太狠了."

"蠢貨,閉嘴!"

錢日天立刻怒罵一聲.

黃磊和吳熊一愣,頓時傻眼了,他想不通,怎麼錢日天會幫助這個臭農民?

就在此時,錢日天說了一句把在場所有人都嚇趴的話:"李小春,我父親在辦公室等你,請你過去."

錢少的父親?那不是大老板嗎?他來請李小春,這是怎麼回事?

吳熊一臉的茫然,這小子居然和大老板有關系,就連錢少都如此恭敬,如果這樣的話,那此人就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

死了,死定了,自己剛才竟然幫著黃磊對付他,還向錢少告狀,這完全是自己作死呀,這里恐怕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黃磊心里更是驚駭的要死,特麼的這到底什麼情況?

他不就是一個臭農民嗎?為什麼他心里敬若神明的錢少會對李小春如此恭敬?

而這時,李小春更迸出了句更驚人的話來:"你父親請我?沒點誠意,讓他自己過來見我."

聽到這話,吳熊更是面如死灰,這尼瑪是惹到了什麼人,大老板請他去辦公室見面,他竟然說別人誠意不夠.

黃磊已經徹底絕望了,就在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錢日天忽然冷聲的開口道:"黃磊,你好大的膽子,從此以後錢家的產業不准你們再踏入一步."

臥槽!

黃磊和陳燕心中有無數草泥馬呼嘯而過,簡直比日了狗還要酸爽.

須知這松川市有三分之一的商鋪都是錢家的產業,特別是松川市最頂級的娛樂會所,根本就叫錢家一家獨占了.

想想以後再也不能去松川市頂級會所了,黃磊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