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命不久矣
g,更新快,無彈窗,!

納蘭若雪是請李小春過來幫忙的,要是因為自己的原因使得他受到了侮辱,她心里上很過意不去.

見李小春沒有生氣,納蘭若雪便拉著李小春朝著陳老的房間走去.

"給我站住!"

錢日天看見這兩個人如此親昵,面色瞬間陰寒下來.

"錢日天,你干什麼!"

納蘭若雪看到錢日天攔住去路,厲聲嬌喝道.

"若雪,你可以進去我不會攔著你,但是他不行!"

錢日天面色陰寒的看著李小春冷笑道:"你一個鄉巴佬土郎中,竟然敢來給我爺爺看病,你知道我爺爺是什麼人嗎?"

"難道你爺爺不是華國人?"李小春撇撇嘴道.

錢日天海愣了下,瞪著李小春:"鄉巴佬,你竟然還敢還嘴,我爺爺可不是一般人能見到的,也是什麼人想見就見的,今天你能來到別墅見到他已經是你的榮幸了,趕緊滾蛋,別在這里礙眼."

"錢日天,你太過分了,李小春是請來的,我看你們誰敢把他趕走."

納蘭若雪氣得夠嗆,俏臉上滿是怒火,伸手把李小春推開,拉著他就往別墅里走.

"若雪,你竟然為了這個小子和我動手?"

看見自己被納蘭若雪推開,錢日天氣得咬牙切齒,臉上的陰寒之色更濃了.

"少爺,也許這位小伙子真的有辦法治好老爺的病,即便是治不好,也沒關系!"

風伯知道自家少爺的脾氣,一定是見納蘭若雪第一次維護一個陌生男子,兩人的動作又十分親昵,心里才會十分的憤怒.

不過,若雪這孩子做事沉穩,沒有一定的把握是不會胡來的,說不定眼前這小伙子真的有過人的本領呢?

再說了,假如李小春真的能治好李老的病,要是將他趕走了,那就得罪了納蘭若雪,以後想請人就不可能了.

"算你運氣好有風伯替你求情,就姑且讓你進去試一下."

錢日天目光冰冷,盯著李小春森然的說道:"你要是真將我爺爺治好了,我們錢家自然不會虧待你,但是如果被我發現你是個江湖騙子的話,哼哼,我保證你無法走出這個別墅的門,而且你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見錢日天威脅自己,李小春就算脾氣再好,心中也不由泛出一絲怒火.

他看向錢日天,冷笑道:"我今天能來這里,完全是看在若雪的面子上,並不圖你們錢家的報酬,否則你們以為能請動我?其次,我李小春想走就走,沒有人能夠攔得住."

說到這,李小春忽然眯起了眼睛道:"最後警告你們,誰要是再唧唧歪歪,要我救命的話,下次就必須求我了."

"大膽,你說什麼?"

聽到李小春的話,錢日天面色驟變.

他們錢家在松川市底蘊深厚,誰見到錢家人不是恭恭敬敬,可眼前這年輕人說出的話,卻是完全不給錢家面子,出言不遜,實在是囂張至極.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請你給我爺爺看病.若是治不好,哼哼!"錢日天都被氣瘋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的家伙.

說完,錢日天立刻朝別墅里面走去.

見鬧得如此局面,納蘭若雪面色陰沉無比,打起了退堂鼓,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李小春到底有沒有把握治好錢爺爺.

"小春,不行咱們就別去了,如果治不好,這幫人可是真的會對你下手."納蘭若雪低聲對李小春道.

她知道錢日天的性格,當真說得出做得到,萬一出現了意外,他真會對李小春不客氣.

"放心,我知道怎麼做."李小春淡淡一笑,給了納蘭若雪一個放心的眼神.

這里是私人別墅,不過別墅里卻擺放著各種先進的儀器,設施齊全.

李小春二人在風伯的帶領下,來到了病人李老所在的臥室.

"錢爺爺!"

剛一進門,納蘭若雪欣喜的喊了一聲,然後朝著軟床上躺著的老人撲了過去.

"若雪,你來看爺爺了."

那老人看到納蘭若雪之後,蒼白的臉上頓時露出開心的笑容.

納蘭若雪和李老很熟絡,很快的功夫,房間里便充滿了兩人開心的笑聲.

站在這個老人的情況,李小春開啟火眼金睛,發現這個老人體內的器官早已枯竭,要不是靠著先進儀器維持著體內的生機,早就進棺材了.

"鄉巴佬,你看出什麼了嗎?"

錢日天一臉陰鷙的盯著李小春說道.

"是啊,小春.錢爺爺的病能治好嗎?"

納蘭若雪也不由的轉過身問道.

李小春眉頭微微一皺,看向在場表情各異的幾個人,淡然道:"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一聽這話,錢家人頓時就炸鍋了,緊接著紛紛對李小春怒目而視.

"你個鄉巴佬胡說八道什麼,是咒我爺爺死嗎?"

錢日天的反應最大,他怒不可揭,看著李小春的目光中充滿了狠辣.

"原來真是個騙子,現在露出了馬腳吧,我看你還能有什麼好說的,我告訴你,你死定了."

"小伙子,說話注意一點!"風伯的臉色也極為不善.

錢老聽到這話,也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李小春.

"錢爺爺,他是我請來給您治病的!"

納蘭若雪沒有想到李小春會突然說出這種話來,當下面色有些尷尬,她走到李小春的面前問道:"小春,難道情況真的不容樂觀?"

"嗯."李小春點點頭.

"混蛋,你還敢詛咒我爺爺!"錢日天頓時火冒三丈.

"是你讓我分析病情,我說的是就是事實.可我又沒說他的病我治不了,遇見我算是你們的幸運."

李小春鄙夷的看著錢日天,淡淡的說道.

你妹的,能治你早說,干嘛不一次性把話說完,逗我們玩你很開心嗎?

房間里給錢老看病的醫生卻是眉頭緊皺,沒好氣的說道:"小伙子,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講,錢老的病連我都束手無策,你一個小青年怎麼能治得好?"

這講話的人正是董醫生,是松川這片地醫學界的權威,錢老的病情正如李小春說的那樣的確病入膏肓,以現代化的醫學手段也無法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