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錢日天的阻攔
g,更新快,無彈窗,!

嘶!

眼前這慘烈的一幕沖擊了這些保安的視角,所有的保安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看向李小春的目光都變了,沒有了先前的不屑和鄙夷,而是充滿了畏懼.

他們沒想到這個青年竟然如此厲害,力大如窮.

"若雪,沒事了,你就放心吧."

李小春回過頭沖著納蘭若雪笑道.

"嗯.小春,我沒想到你竟然還這麼厲害,再次讓我刮目相看."納蘭若雪點點頭,眼里的震驚沒有絲毫掩飾.

自從經曆了上次歹徒的事件之後,她已經不是膽小的女生了,學會了堅強,不然今天這場面換做其他女孩子早就哭了.

李小春冷漠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保安,走到那保安隊長的面前冷聲道:"你們這群敗類,如果現在躺在地上的是我,你們打算怎麼辦?"

"大……大哥,我們錯了,求你放過我."保安隊長連忙求饒.

"放過你,那被你迫害的女孩子你怎麼不放過她們?"

李小春說完之後,一腳狠狠的踩在了這保安隊長胸口的傷處.

"啊……"

頓時,保安隊長發出了慘烈的哀嚎聲.

"殺人了,殺人了……"

那些保安見到這一幕,嚇得驚恐的喊了起來.

這恐慌聲很快就吸引了小區里的其他保安,他們紛紛趕了過來,看見保安隊長他們被人打了,立刻將李小春和納蘭若雪圍了起來.

見狀,李小春歎了一口氣,看來又要動手了.

"大吵大鬧,成何體統?"

就在這時,一個白發老者人群中走了出來,干瘦的身子,卻能給人穩如山岳的感覺.

"老……老伯,這個賊子想要對老先生不利."

見到這位白發老者,那保安隊長眼珠子一轉,仿佛看到了救星立刻指著李小春叫道.

他知道這位白發老者住在3棟別墅,是那大人物的貼身管家.

"什麼?"

果然,這位白發老者聽到之後臉色大變,身上爆發出一股怒氣.

"哼哼……小子,你死定了."

保安隊長心里哼哼得意,似乎已經看到李小春悲慘的下場了.

"風伯,別聽他們胡說,這群保安惡人先告狀,不僅誣陷我們是小偷,還想輕薄我."

納蘭若雪見到這位白發老者立刻哭道.

風伯?

聽到納蘭若雪對這位白發老者的稱呼,就知道她真的和那位大人物認識,那些保安全都臉色大變.

特別是那保安隊長,一想到自己剛剛信誓旦旦的話,不僅誣陷她還要輕薄她,他頓時面如死灰.

完蛋了!

納蘭若雪已經把話說出來了,他們這些人一定會被開除的,嚴重點甚至連松川市都混不下去了.

"好好好!你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風伯一愣,目光如刀掃過這群保安之後便明白了過來,頓時火冒三丈.

"你們立刻給我滾,滾出松川市,從此之後若是讓我在松川市看到你們,你們自己知道是什麼下場?"

一道暴怒聲如同驚雷般在人群中炸起,風伯的話直接宣布了這群保安的死刑,讓他們渾身直哆嗦.

直到風伯他們離開了,這群保安還是滿臉呆滯的躺在地上,他們明白從此松川市再無他們的立足之地.

這一路上,風伯一直在打量著李小春.

剛才李小春可是一人就把那群保安都打趴下了,出于直覺,他總感覺李小春就像一只沉睡的洪荒巨獸,一旦爆發,就連他都有可能不是對手.

"若雪!"

就在風伯准備詢問納蘭若雪身份的時候,一道驚喜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三人抬頭望去,就看見一個英俊的青年滿臉歡喜的跑了過來.

"錢日天,你不是在外地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納蘭若雪見到這個青年,想到他那越來越大的大少爺脾氣,柳眉皺了皺.

"爺爺病情加重,我就請了幾天假."

錢日天看著納蘭若雪,他的目光越來越炙熱.

現在的納蘭若雪比幾年前還要出落得漂亮,完美火辣的身材,絕美的容貌,簡直就是他心中的女神.

錢日天那露骨的目光讓納蘭若雪感到不舒服,她不由自主的朝李小春這邊靠了靠.

噗嗤!

聽到這個名字,李小春一時沒忍住輕笑了出來.

錢日天,這是要日天啊,怎麼會起了這麼一個奇葩的名字?

"若雪,他是誰?"

直到現在,錢日天才發現納蘭若雪身邊還站著一個陌生的男子,而且兩人還靠著這麼近,讓他非常不爽.

要知道錢日天還是第一次發現納蘭若雪和陌生的男子親密接觸.

"他是我請來給錢爺爺看病的醫生,叫李小春."納蘭若雪淡淡的說道.

什麼,醫生?

風伯和李日天頓時一呆,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李小春看起來最多二十歲,穿著也十分普通,說句不好聽的話就連騙子最起碼在賣相上也比他強,納蘭若雪竟然相信他能治病,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若雪,不是風伯不相信這位小伙子,你這次有些莽撞了,就連許多專家都拿錢老的病情沒辦法,這小兄弟如此年輕,醫術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風伯暗自搖搖頭,顯然不相信李小春能治好李老的病.

"風伯,我相信小春,你要是見識到他那神奇的醫術你就明白我說的話."

納蘭若雪沒有在意風伯的懷疑,將李小春在大街上救人的一幕說了出來.

風伯聽到後,眉頭微皺,不由的多看了李小春一眼,畢竟納蘭若雪說的太過神奇,沒有親眼所見,僅憑一面之詞他還是無法相信.

可是讓他失望了,他沒有從李小春的臉上看出任何波動,李小春一直都很平靜.

倒是,錢日天嘴角泛出了一絲嗤笑.

"若雪,你別被這個鄉巴佬給騙了,就他一個鄉巴佬能治什麼病?也許你看到他用醫術救人的一幕根本就是他為了討好你,找人合演的雙簧,專門用來騙你的."

"錢日天,請你嘴巴放尊重點,不要隨意侮辱別人."

納蘭若雪聞言後厲聲嬌喝,然後走到李小春的面前歉意道:"小春,對不起."